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劍鳴亂世
劍鳴亂世 連載中

劍鳴亂世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依依 武俠修真

一位從神界降臨的少年,苦練武功數年後,投靠了在新野當縣令的劉備
他來到人世間的目的是什麼,又如何在這個亂世生存......?展開

《劍鳴亂世》章節試讀:

第2章


第2章而岩此刻卻仍然在考慮面子問題,在考慮是否要接受一個玩具的指揮。
鬼魅眼見遠處的追殺之人在快速接近,而眼前這隻醜陋的傢伙還在猶豫不決,不由大急,忽然將手伸入頭顱,片刻後取出豆粒般大小的一粒靈性盎然的白色光團,遞給了岩急切的交流道:這粒精魄是從我的元神割下來的,可以幫助你學會一種強大的本事,不過要進入旁邊滿是洞穴的山脈之內,才能學會這種本事。」
這白色光團看起來十分的奇異,單純的岩愛不釋手的擺弄了幾下,卻交流道:這個……學會……什麼……強大本事?
為什麼……用這個……就能學會?」
鬼魅見岩捧着自己割捨下來的,珍貴異常的元神,一付仍然不肯馬上離開的模樣,不由大為鬱悶,恨不能打他幾下,只可惜自己又打不過他,只好強行按捺住心中的焦燥,耐心的交流解釋了起來:在荒原的中心區域,有個叫亂葬崗的人類修仙門派,我和丫丫都是亂葬崗培養的靈祭,就是重大祭祀時用來貢奉的祭品,我們兩個都是主祭,他們對我和丫丫進行了極為霸道的強行改造,將我們的元神精魄和體質精華都強行剝離了出來,修仙者的祭品不僅要求極度純凈,而且對靈性要求也極高,所以我的元神精魄靈性也極強,可以與任何有靈性的東西輕易的溝通上。
我割下來一點元神精魄送給你,便可以讓你擁有強大的感應靈性的能力。」
鬼魅這廖廖數語,雖然話中內容不多,但對於靈智未開的岩理解起來也是有些難度的,鬼魅只好強忍着越來越強烈的打岩一頓的衝動,耐着性子又詳細解釋了片刻。
當岩花費了些時間,弄明白了這段話中每一個詞彙的含義的時候,不禁大為憤怒,他實在不明白人類為什麼要殘忍的將這麼漂亮的鬼魅,和那麼可愛的小女孩,做為祭品犧牲掉。
感應靈性能力……什麼用?」
單純的岩繼續衝著幾乎快要暴走的鬼魅交流詢問道。
在修仙界,萬物皆有靈性,哪怕是一塊普通的玉石,都是帶有強大靈性,極其通靈的,所以這感應靈性的能力,是修仙者幾種最強大的能力之一,你先將這粒精魄納入到屍珠上。」
鬼魅飛快至極的解釋完畢後,用潔白柔軟的鬼手,托住了岩的大手,猛的一抬,將手中那粒光團托到他的鼻端,岩鼻孔猛的一吸,便將豆粒大小的鬼魅精魄吸入了頭顱,粘在了頭顱內的屍珠之上,鬼魅的這番解釋終於還是打動了岩,岩抱起小女孩,牽起鬼魅便直奔不遠處洞穴密布的山脈狂奔了過去。
沒過多久,便來到山脈腳下,這裡礦洞極多,又挖得極深,坑道錯綜複雜,確實是個便於隱藏的好地方。」
近距離的觀察了一下眼前的山脈之後,鬼魅不由喃喃道。
丫丫來過,丫丫來過這。」
只有四五歲大的小女孩,忽然望着眼前的黑色山脈奶聲奶氣的說道。
鬼魅顯然沒把這個還沒懂事的小女孩的話當回事,從岩懷中接過丫丫,抱着她向前快速行去,山脈腳下有着不少廢棄的礦工石屋,鬼魅在其中一間石屋內,花了極短時間搜尋到了一些被丟棄的刀鏟之類的工具,裝到一個袋子里,交給了岩。
大約半個多時辰後,岩和鬼魅出現在了山脈極深處的一處礦洞之中,這種人類修仙者開採的礦洞之中,還有着不少沒完全耗盡的夜光石,一路之上岩收集了不少,所以礦洞之中並不十分昏暗。
鬼魅顯然是個極愛乾淨的,清理了一下礦洞中的碎石,而岩卻有些迫不急待的問道:感應……靈性……學習。」
而好不容易將岩弄進礦坑的鬼魅,此刻也在考慮,是否要訓練岩,將他變得更強些?
還是隨便的糊弄他,想辦法將這頭蠢笨的殭屍甩開。
鬼魅正猶豫着,岩的眼中卻是忽然再度現出極度警覺之色,他發現有極淡的煙霧飄了進來,據他所知,人類通常是不怎麼喜歡用幽暗的夜光石照明的,而是喜歡打着明亮的火把進入山洞之內搜尋。
有……人類……進入礦洞,來……抓你們的?」
岩眼中現出詢問之色交流道,此時的岩已經隱隱感覺到,自己收藏的兩個珍稀玩具,將會給他帶來極大的麻煩。
能這麼快追到這裡,他們一定是派出了大量人手在搜尋我和丫丫,沒想到我們對他們居然這麼重要。」
接到岩的示警,鬼魅魅眸中露出憂慮和畏懼的神色道,顯然十分害怕被抓回去。
或許是被嚇到的緣故,或許是潛意識中想讓岩保護自己,鬼魅俯身從剛才清理的碎石中,挑出一塊數尺大小的,迅速送到岩面前交流道:你們殭屍用屍珠操控身體,動作呆板僵硬,控制能力差,遠不如人類那麼靈活,亂葬崗也是豢養了不少殭屍守衛的,為了提升他們動作的靈活性和對力道的細微掌控,都是用練習石雕的方式,通過雕刻石頭時,對每一刀出刀方向、力道強弱細微之極的掌控能力,來強化訓練的。」
岩花了點時間終於弄明白了鬼魅要表達的意圖,便在鬼魅的指導下,迫不及待的從袋子中取出刀鏟,從地上劃拉起一塊石頭,便要鑿刻下去,鬼魅卻是攔住了他,交流道:修仙界的石頭和凡人的石頭是不同的,不僅堅韌異常,極難雕刻,雕刻時對力道的掌控要達到強悍至極卻又必須精細至極的程度。
而且這裡曾經是靈石礦,此處的石頭伴生在靈石旁邊多年,已經極具靈性,就象是活的一般,按凡人的法子是雕刻不出來東西的,雕刻時必須要能夠和這些極具靈性的石頭溝通,而最簡單的溝通辦法,就是具備靈性感應能力,直接感應到石頭中的靈性,與其溝通,順着這些奇石的性子和意願,才能慢慢將其雕刻成形。
這就是擁有靈性感應能力的第一個好處,可以幫助你快速提升動作的靈活性和對力道的精妙掌控。」
岩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手中的石頭,確實靈性盎然,便試着感應了半晌石頭內部,卻失望至極的發現,自己什麼也感應不到,忽然想起來屍珠旁邊還粘着一粒鬼魅精魄,便用屍珠控制着這粒鬼魅精魄,和手中的石頭試着溝通了一下,立刻便感應到了這石頭中似乎有着一個活的生命一般,不由大感驚奇。
見擁有了一種奇異的能力,單純的岩不由大為高興,歡喜的一把抓住了鬼魅的魅手,鬼魅卻是不經意的掙脫開來,有些遺憾的交流道:我雖然知道殭屍守衛的基本訓練方法,也可以幫你掌握靈性感應能力,但是我不會石雕,不能傳授給你具體的石雕技法,也不會以武入道,不能教導你象殭屍守衛那樣,用靈力去驅動武技禦敵,無法幫你將實力提升更多。」
雖然明知岩實力低微,面對強大勢力威脅,鬼魅出於保護自己的本能,還是希望岩能變得更強些。
一屍一鬼正交流着,鬼魅轉過頭去,卻忽然發現丫丫不見了……不由大急,急切的交流道:丫丫哪去了?
剛才還在這裡來着?」
岩也是沒有注意到丫丫這個小不點跑到哪裡去了,不過丫丫畢竟也是他的玩具之一,立刻和鬼魅交流道:我……可以……感應到……人類氣息,我……帶你……找丫丫。」
岩交流完,宛若獵犬一般,在地上感應了一下,便循着丫丫殘留在地上的氣息一路飛速的追蹤了下去,大約一刻鐘後,岩出現在地底極深處的一處方圓數丈的地窟之內,原本看起來性子還算柔和的鬼魅,卻是一臉寒霜的望着丫丫,丫丫宛若做錯事的小寶寶一般,奶聲奶氣的衝著鬼魅認錯道:丫丫腦袋有個聲音,召喚丫丫,來到這裡。」
岩此刻卻在觀察着洞窟內一個奇異的巨大圓形金屬環,這金屬環直徑一丈左右,下端有個方形金屬基座,固定在地上,看上去象一個環狀的金屬拱門。
鬼魅顯然也注意到了這個奇怪的拱門,見丫丫認錯,收起臉上的寒霜,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上的絨毛:以後別再四處亂跑了,依依姐姐會擔心你的。」
岩已經開始研究那個神秘的金屬拱門,在拱門的基座上,有着三排共十個按鈕,每個按鈕上各刻着一個岩不認識的符號,丫丫此刻小小的身子正蹲在這些符號前,大眼睛裏充滿了困惑之色。
片刻後,丫丫突然詭異至極的伸出小手開始有順序的在基座上的三排符號上敲擊了起來,片刻後原本沉寂的金屬拱門,忽然劇烈之極的震動轟鳴了起來,之後忽然光華閃爍,一道道眩目的七彩流光開始在拱門的金屬環上不停的流轉了起來。
拱門發出的劇烈震動和巨響,讓岩不由大為擔心,這礦洞之內,可還有着不少人類在搜尋鬼魅和丫丫呢,雖然這礦道之內錯綜複雜,但岩也絲毫不懷疑這些人類很快便能循着聲音搜尋過來。
此時鬼魅忽然從魅軀內取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白色袋子,將袋口打開,裡邊頓時出現一個足有數丈見方的灰濛濛的空間,見岩好奇的盯着這個袋子,鬼魅簡單的交流解釋了一下:這個袋子是修仙者用的一種儲物空間,可以將大量隨身物品裝進去。
不過只能裝物品和靈物,有血有肉的生命裝進去會死的。」
鬼魅說完迅速從白色袋子裡邊掏出了六張黃色有着無數花紋的符紙,布置在了地窟外邊的礦洞巷道之上。
見岩滿眼探究之色的盯着這六張黃色的符紙,鬼魅交流道:這是六張爆裂符,裡邊封存着大量的爆裂能量,引爆後能炸塌洞窟入口。」
見鬼魅身上竟然藏有如此奇異之物,岩一把抓住白色袋子,便要奪過來據為己有,他的想法很簡單,鬼魅是他的玩具,這袋子當然也應該歸他所有。
鬼魅顯然極看重這袋子,見岩居然來搶她的袋子,立刻牢牢纂住,一付死不鬆手的模樣。
二人正爭執着,岩眼中忽然閃過驚覺之色,急切的交流道:趕快……引爆……符,有強大……人類氣息……在……快速接近。」
鬼魅接到岩的警示,魅眸一閃,便發現數道矯健之極的身影,正出現在洞窟外的巷道之內,驚駭之餘,立刻引爆了六張爆裂符,隨着震耳欲聾的爆裂聲響起,洞窟外邊的巷道迅速被炸塌。
正在巷道內飛速竄行的一道青色身影和緊隨其後的七道黑色身影,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掩埋在了重愈十數萬斤的大量碎石之下,為首的那道青色身影顯然比後面的七道黑色身影要厲害得多,危急時刻,竟然將速度又拔高了數分,差一點便衝進了洞窟,不過還是被大量的碎石僅將其肩部以下的部分掩埋,將其碩大的光頭露在了外面。
岩對於想搶走自己珍愛的玩具之人,是相當之痛恨的,衝上前去,抽出腰間鐵鎚,趁着被牢牢壓住,動彈不得,拼盡全力,一錘便狠狠的砸了下去,只聽得咚」的一聲悶響,鐵鎚被高高彈起,岩只覺得雙手震得發麻,鐵鎚兇猛的一擊,在光頭上僅留下了一個淺淺白點。
那光頭挨了一擊,卻似乎沒受到什麼傷害,見襲擊自己的不過是一隻屍軀脆弱乾癟的小小的野生殭屍,衝著岩獰笑道:小癟屍,等爺脫困而出,爺要將你碎屍萬段。」
岩聽不懂人類的語言,見他面色不善,正要繼續攻擊,一隻輕軟的手臂卻拉住了他,鬼魅滿是懼意的交流道:此人我認得,是亂葬崗所有守衛五大武技總教習之一,一身刀槍不入的橫練以武入道功夫,號稱亂葬崗鍊氣期修仙者第一高手。
從修為上高出你一個大境界還多,便是一百個你加起來一直猛砍,都不可能傷到他分毫的。」
岩見這光頭拚命的在碎石下蠕動着身軀,一付不久之後就要脫困而出的模樣,雖然明知傷不到他,但出於對危險的恐懼,仍然衝過去,掄起鐵鎚一頓猛砸了下去。
然而正如鬼魅所說的,無論砸多少下,也僅是在這光頭身上留下一個個淺淺的白點而已。
到後來這光頭直接在光頭上生成了一個透明的靈力防護罩,岩居然連這防護罩都攻不破。
眼見着一旦這光頭脫困而出,不但自己性命難保,鬼魅和丫丫兩個玩具也要被抓回去生祭,岩徹底沒了辦法。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劍鳴亂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