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醫尊在世
醫尊在世 連載中

醫尊在世

來源:pinsuu 作者: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劉崎 武俠修真 沈翊

「許飛!你居然敢打我!我可是你小姨子!信不信我告訴我姐!」 江雪晴眼泛淚花,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要揍你!」 許飛欲哭無淚看着已經成了焦炭的太乙神針,心疼得如同刀割! 「我警告你不要過來!啊......「展開

《醫尊在世》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詭譎刺殺


第1章 詭譎刺殺大盛開國即將滿六百年,都城永昌漸漸熱鬧起來,都在為大盛這個特殊的日子做準備。
家家戶戶,比過年的氛圍還要熱鬧一些。
而永昌之外百里的韓家溝卻沒有這樣的氛圍,而且還很平靜,就如同它存在的歷史一樣,平靜而默默無聞。
沈翊書從夢中幽幽轉醒,走到了門口,看着那日復一日的在那裡鞣製皮貨的韓老頭道:老韓,你能不能讓我多睡一會,不要每天早上起來的這麼早?」
韓老頭笑道:我們跟你不一樣的,你是不用勞作的人,我們每天起早貪黑才能有飯吃。」
沈翊書是幾月前來的韓家溝,租下了韓老頭家的一間房子,在韓家溝住了下來,整天過着閑適的生活。
雖然看起來他已經是個十足的懶漢,也不像是來京城尋找機會的年輕人,但是他出手一直都很闊綽,似乎並不缺錢財。
韓老頭的家裡只有自己和一個孫兒,所以家裡有空閑的房子。
聽說,他的兒子死於戰亂,而兒媳早就已經跑了。
村裡的人認為,韓老頭是個苦命的人,所以對他也很照顧。
韓老頭為人很有意思,喜歡喝酒,儘管是很差的酒,喝起來有點酸,但是他從來不會吝嗇,會把自己買來的酒,送給家裡的客人飲用。
就算是沈翊書喝過很多有名的美酒,也覺得他這口酸澀的酒,是天底下最美味的酒。
韓老頭的孫子韓小陶,是個只有七八歲的孩子。
沈翊書剛來的時候,他還很怕生,但是很快他就發現沈翊書也是一個很會玩的人。
比如,他會做柳笛,也會抓魚和小兔子。
孩子最容易和別人做朋友,也最慷慨,所以小陶每天會把韓老頭做好的飯菜端給沈翊書,有時候家裡有一些好吃的,也不會藏着掖着。
這一切都看在韓老頭的眼裡,他卻也不甚在乎。
安貧樂道,不貪不佔,這是難能可貴的品質。
但是,這種難能可貴的品質在這種地方,實在是俯仰可得,並不稀奇。
沈翊書要出門去京城,這是昨晚就說好的事情。
儘管沈翊書早就已經說過自己不需要送,但是韓老頭依然堅持要送上一程,並且把自己已經鞣製好的皮貨準備好,一起去京城裡賣掉。
小陶特別的高興,因為京城是個很熱鬧的地方,而且每次去京城,總是能有一些收穫。
韓老頭會給他買一些新鮮的吃食,甚至是漂亮的玩具。
車裝好之後,小陶爬到了車頂上道:沈大哥,你也爬上來吧,上面可舒服了。」
沈翊書笑道:你是小孩子,爬上去也沒事,但是我要是爬上去了,恐怕你爺爺的皮貨,都會被我壓壞了吧!」
韓老頭笑道:快些上去吧,這些東西又不怕壓,你坐在上面,我趕車。」
沈翊書拗不過老頭子,只能和小陶一起坐在了皮貨上面。
到了京城之後,韓老頭就去找了皮貨商,把皮貨買了出去,等分別的時候,小陶手裡拿着兩個糖葫蘆,並送了沈翊書一個。
沈翊書摸了摸小陶的頭道:快則一兩日,慢則三五日,我即回去。
等我回家,也給你買冰糖葫蘆。」
韓老頭和小陶回去了,沈翊書看着小陶坐在馬車上回頭張望的樣子,笑着告別。
入夜,韓家溝外,一個手裡拿着一把傘的老人,身邊跟着一個身材高大的劍客。
這老人,是最近入京的梁成功,以前的吏部尚書。
而這個劍客已經跟了他幾十年了,名叫典豐。
典豐凝神靜聽,突然睜開眼睛道:大人,他來了。」
梁成功點了點頭道:好,他來了,那你就去吧!」
典豐轉身離開,沒有任何的猶豫。
二十年的經驗告訴他,該走就走,最好不要有什麼猶豫。
過了一會,梁成功的身後,一個身穿蓑衣的人飄然而至,而且,他是真的飄了過來,而不是走過來。
這就說明,這個人的輕功非常的了得。
但是,那大盛幾十年的官員梁成功,偏偏負手道:好功夫,來得驚天動地,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對方笑道:來了便是來了,藏頭露尾本來就沒有任何意思。」
梁成功笑道:你一再的顯示你的愚蠢,實在是沒有任何的意思,我看,你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
最近,京城裡雖然是熱鬧,但是天神府在外地的紅衣校尉已經回京了不少。
如果你不慎碰上個紅衣校尉,你就算是有來無回了。」
那穿斗笠的人道:多謝梁尚書提醒,但是我最好奇的事情就是,你梁尚書這樣的人,怎麼會來這種地方?」
梁成功道:此地距京城百里之遙,而且偏僻至極,這樣的地方,有什麼不好?」
穿斗笠的人笑道:難道你就沒有想過,這樣的地方,可能也正是一個由你親自選的,葬身之地。」
梁成功緩緩的回頭,看着他道:你很喜歡說笑話?」
那人點頭道:不錯,人如果要是不喜歡說笑,那恐怕日子過得有些太過無聊了。」
梁成功冷冷道:可是,你今天講的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那人吃了一驚,梁成功的生意就像是一塊萬年寒冰,冷的像是讓人在三伏天里驟然墜入冰窖之中,冰寒徹骨。
梁成功不僅僅是大盛的吏部尚書,而且年輕的時候還是一個武者世界的人,他可從來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不管是在武者的世界,還是在朝堂上,都有死在他手裡的無數冤魂。
那人識趣的賠禮道:是我不該開這樣的玩笑,還請尚書大人見諒。」
梁成功這才熄火,看着對方道:東西給我。」
那人點了點頭,突然眼中閃過一絲的厲色道:那就要看看,馳名天下的梁尚書,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本事。」
說完,手突然從懷中伸出來,但是掌中空無一物,向梁成功的面門一掌拍了過來。
梁成功冷冷的看着他,突然抬起右掌,一股**的氣息突然湧現。
兩掌相對,對方驚呼道:離火掌!」
梁成功這一掌帶給了對方太多的驚訝,以至忘了自己此時此刻,正在最危急的時刻。
突然,梁成功面上露出一絲驚駭,驟然加大力道,將對方逼得退開數丈,口中就出一口鮮血。
緊接着,那本來處於上風的梁成功好像面色變得更加難看,今天雙唇緊閉,但是嘴角依然可看到鮮血流出。
第二天,平靜的韓家溝不再平靜了,因為這裡發現了一具屍體,但是他們還不知道的是,這具屍體的身份,就是梁成功梁老尚書。
韓家溝的村長很快就去報案了,畢竟這裡死了人,如果不去報案,恐怕對韓家溝來說,是一樁禍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