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極品惡婆婆後我鹹魚翻身了
穿成極品惡婆婆後我鹹魚翻身了 連載中

穿成極品惡婆婆後我鹹魚翻身了

來源:asp1 作者:烏龍蜜桃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蘇眠 陸長文

前世二十六歲,穿越之後,成了三十六歲;前世是千億集團繼承人,穿越之後成了無知農婦展開

《穿成極品惡婆婆後我鹹魚翻身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外面還在下雨,娘又病成這樣,找大夫得花不少錢,咱們可沒錢給娘治病,要不……就這樣?」
「大哥這不行啊,咱爹還在礦山那邊搬石頭,如果回來發現娘沒了,那不好交代……」 「二哥,你別瞎好心了,不這樣,咱能拿出錢來給人看病嗎,沒了就沒了,天要下雨,娘要去死,誰攔得住。」
「那,按照大哥說的,咱就把人給埋了去。」
躺在床上剛有些知覺的蘇眠腦子嗡嗡的發響,外頭下着雨,涼颼颼的風直接穿過破舊的被子,鑽入骨髓。
冷不丁打個寒蟬,蘇眠對當前的情況有了簡單了解。
她是穿越過來的,眼前這四個正在交談的大塊頭,是她這具身體的兒子。
這會兒正商量着要把生病的老娘給活埋了。
胸膛悶悶的感覺襲來,這是屬於原身的情緒。
原身在悲哀,在憤懣,又無能為力。
然而,不管如何,人已經涼涼了,甭管任何情緒都會消散的。
她在穿越之前,她是財閥大小姐,正準備繼承億萬家產,午休睡上一會兒,醒來就來了這麼個鬼地方。
聽着這些人商量,沒有任何抗拒。
活埋?
死了,那就死了吧!
說不準死了還能回去繼續當財閥繼承人。
「走吧挖坑。」
老四說著,推門往外走去。
蕭瑟的涼風穿堂而過,等死的蘇眠突然如翻身的鹹魚坐起來打了個老大聲的噴嚏,在屋子裡發出清脆的聲音。
然而四個兒子腳步一頓,後背一挺,隨即如聽不見一般,繼續往外走。
…… 生子如此,不如掐死。
蘇眠感慨一下,繼續等死,幸好她沒想在這個時代活,不然得氣死好幾次。
迷迷糊糊,有小雨點往臉上滴,睜開眼睛看見古代的天空,空氣很清新,就是漏雨。
「就這裡吧。」
老大開口,拿着草席子給蘇眠裹起來,把人往土坑裡一推。
幾個人開始往蘇眠臉上埋土。
窒息感覺傳來。
要死了嗎?
很好!
希望回到她億萬家產的繼承現場。
肺部氧氣在慢慢減少,窒息感傳來,腦袋暈乎乎的,心臟重重的,眼前似乎白茫茫的,這種感覺並不好受,蘇眠覺得自己彷彿缺水的鹹魚,嘴巴張大想要呼吸,張嘴裏就是濕漉漉的泥巴。
一呼吸,泥巴鑽入鼻腔,難受得要命。
恍惚間還有穿着七綵衣服的仙女來接她。
「哇嗚嗚嗚,你們走開,娘還活着,走開壞人。」
突然一個小孩子哭聲傳到耳朵,臉上的土被一雙小手扒拉開,氧氣灌入肺部。
小崽的哭聲越來越響。
「娘,小崽不要你死。」
小傢伙是原身最小的兒子,說來有些曲折,小孩出生的年歲原身的老頭子不在家,所有人都說小崽是她跟人偷.情生的。
幾個兒子也因為這個抬不起頭。
回憶一下原身記憶。
問題來了,原身確實在那一年沒有接觸過男人。
肚皮是怎麼鼓起來,世界未解之謎了。
難不成原身死老頭的種子還能在她體內活上一年多,再發芽?
這是生了個哪吒?
「兔崽子滾開,如果不是你,咱們日子也不會難。」
「都是你這喪門星,想跟娘一起死,那就成全你。」
埋土行動再次繼續。
不同上次,這次身上還壓着個孩子,幾個人打算連同小孩一起埋了?
蘇眠用力睜開眼皮子。
渾濁的眼睛盯着又黑又高又瘦的幾個兒子。
「住、住手!」
沙啞的聲音從嗓子里發出。
埋土的人聽見她發出聲音,手裡的鏟子挖得更速度更快了,嘴裏還念叨:「娘,您就好好去吧,可別繼續詐屍嚇人。」
說這話,一鏟子一鏟子的土往她臉上扔。
蘇眠這會兒不想死,身邊躺着一個無辜的孩子,她死不安心。
先把小傢伙搞活了,她再死吧。
「我還活着,你們幾個狗東西要死了,趕緊閃開。」
蘇眠用力倒騰土,盡量符合原身人設叫嚷一聲,活動身子,想要從泥巴里爬起來。
然而她腿腳軟綿綿的。
倒騰沒幾下,身體被大兒子按住,如死魚一般再也掙扎不動,小崽也被按在土裡,一動不動的,剩下幾個兒子繼續埋土。
「娘,您好走啊,兒子會給你燒紙了,每年清明寒衣都不落下,不會讓你寂寞的,等爹回來,經過爹同意,再給你燒上十個八個的紙人小叔叔,陪着您在下面過,您可別一個捨不得把爹帶走啊!」
「……」蘇眠心裏一陣寒冷。
原身好大本事,是怎麼生出來五個兒子養出四個都是狼心狗肺的。
難不成是基因的問題?
如果這是她生的,直接掐死算了。
「不孝順的東西,你們就不怕天打雷劈了,連老娘都敢活埋。」
話落,地面突然顫抖起來。
老四回頭,看見遠處奔騰過來的狼群:「大,大哥,山上的狼群下來了。」
喊了一聲哆嗦起來,手裡的鋤頭給扔地上,轉身跑走。
老大回頭看一眼,牙呲目裂,直接嚇得屁.股尿流,攜着陸老、二跟老三,一同朝家跑去。
幾個狼狽的人腦子裡不停回那句,不怕天打雷劈,心裏鬧騰起來,跑路上都不安寧。
狼群靠近,腥燥味在空氣瀰漫。
沒被兒子給活埋,倒要進入狼肚子。
蘇眠抱住小孩,死也罷了,她先就是。
只是可憐的孩子啊!
「滴,宿主面臨危機,強行保護措施啟動。」
迷迷糊糊中,腦子裡傳來一陣機械聲。
風雨如晦,狂風夾雜暴雨,突然一陣電閃雷鳴,轟隆隆響起,山腳下一片林子給雷火劈到,火焰冒起來,受到驚嚇的狼群一鬨而散。
小崽回頭震驚地看着狼群一鬨而散,起身抱着土坑裡的蘇眠,用儘力氣,把人從坑裡挖出來。
「娘,我們去哪裡哇?」
五歲的小崽盯着蘇眠,烏溜溜的眼睛裏帶着迷茫。
活了?
似乎還有金手指?
「系統?」
「在。」
機械聲再次響起。
果然有金手指:「帶我們去安全的地方。」
「系統能量不足,宿主自己解決。」
靠之!
還是得靠自己。
蘇眠回憶原身的記憶,張口,聲音極為沙啞:「去村裡的山神廟。」
有四個不孝子的家暫時不能回,身體太弱會被弄死,想要活着,還得先把身體給搞好。
山神廟是村裡的公共財產,每逢初一十五都會有人燒香,這就給她一個暫時藏身所。
風雨中,小孩拉着蘇眠的手,朝着山神廟走去。
蘇眠腿軟,走了兩步栽倒地上。
小崽烏溜溜的眼睛裏閃過茫然,抓住蘇眠的袖子,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蘇眠聽着小孩哭聲,一陣心酸。
現在盯着小孩無助的樣子,指了指旁邊的樹:「撿過來根棍子,我拄着慢慢挪!」
小崽鼻子抽了抽,點點頭。
從樹下撿個一根粗棍子,遞給蘇眠。
兩人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山神廟挪動。
風雨將衣服打濕,身上一陣冰冷,眼前一片模糊。

《穿成極品惡婆婆後我鹹魚翻身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