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惡女難寵王爺和離吧
惡女難寵王爺和離吧 連載中

惡女難寵王爺和離吧

來源:asp1 作者:藝沫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竹長樂 蕭亦寒

一次旅行的途中,竹長樂遇到了一個道士說她有大富大貴之命,而前提是讓她嫁給一個傻王展開

《惡女難寵王爺和離吧》章節試讀:

第2章 小九


翌日,竹長樂頂着黑眼圈,爬起來穿上衣服。
在經過一夜的思想鬥爭,她決定既來之則安之,憑自己是現代人這種身份,創個業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小九……伺候本王更衣。」
蕭亦寒帶着起床氣,又傻乎乎的聲音,讓竹長樂再次認清了事實,吼他也哭,打就更不要說了。
吃過早膳,就有其他側妃,來給她請安。
她一一見過後,在她們那些人口中得知,蕭亦寒是七王爺,六歲的時候得過一場天花,命救回來了,但卻燒傻了,自己卻是王相國的女兒趙若瑜。
昨夜的婚禮,是皇帝親自賜婚,趙若瑜不從以死相逼,結果死了還得帶回王府來安葬。
要不是中途死而復生,婚禮就成了葬禮了。
她心思道:「合著我是穿在相國府千金的身上?
代替她嫁了?
那她真死了?
可我怎麼和她長得一模一樣?」
思緒未完就被一人打斷:「姐姐,妾身先行告退。」
接着,又有很多妾室退出了堂。
竹長樂猛的拍了拍扶手:「管他幾個人吃飯,一個傻子王爺,一群鶯鶯燕燕,我一個正室是時候當家做主了。」
當下就叫來了賬房,預支的銀兩,換上了便裝,自行出門而去。
由東街逛到西街,腿腳酸痛歇息了一會兒,又起身逛到了北街。
勘察了地形,回府路上一直在思索,一不留神就撞在一個人後背,連忙道歉。
那人回頭,直勾勾的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讓她一眼就覺得這個人肯定認識趙若瑜。
定睛一看,眉宇之間又有些像蕭亦寒,不由自主的望痴了思道:「要是蕭亦寒是個正常人該多好啊……」 那人露出調笑的表情:「既然你嫁給了皇叔,那我們的海誓山盟就此作罷。」
說話間,那人拿着玉扇挑着她下巴,朝她露出輕蔑之氣。
竹長樂一臉怪異的看着他,移開他的扇子,淡淡道:「你是誰家的公子?
我是死過一回的人,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
言罷,轉頭就看見蕭亦寒一臉不高興的站在門口,傻傻的喊道:「要是小九喜歡被人這樣,本王也可以這樣調戲你。」
那人聞聲,異常高興,大笑着,朝蕭亦寒行了個禮便離開,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
竹長樂用對小孩說話的語氣道:「說什麼呢?
你傻啊!
哪有這樣說自己妻子的?
還有,我不是小九,我叫竹長樂,也不是什麼趙若瑜。
這件事,以後再解釋吧,反正我不是趙若瑜。
你就把我當成死而復生,失憶了吧,能明白嗎?」
蕭亦寒挽起她的手,高興的走進去:「本王明白,你不是小九,你叫竹長樂是本王的妃子。」
竹長樂努力摸摸他的頭笑道:「你也不傻嘛。」
晚膳期間,蕭亦寒像是多了一個新玩伴,特別的粘竹長樂。
「長樂,給本王夾這個……」 「長樂,餵給本王吃……」 「長樂,本王喜歡吃這個,記下來……」 在手忙腳亂中,總算喂他吃完了飯,伺候他去睡覺。
她偷偷的跑去廚房,偷了些點心吃,結果聽見有人在門外悄悄的說話,亦發出嬉笑之聲。
她剛進王府,並不知道。
因為蕭亦寒心智不全,全王府上下都很看不起他,偷偷摸摸的事情比比皆是,府中的幕僚和家室有着數不清的亂七八糟關係。
待那一男一女離開,她才敢偷偷探頭出去。
卻被人從府上,劫走了。
「喲呵~趙若瑜,你竟然維護一個傻子。」
說話這人正是白日之人。
「你是誰?
我不認識你。」
那人微感詫異,隨後靠近她耳邊輕聲笑道:「那晚你可不是這麼說的,還要本宮替你回憶嗎?」
竹長樂聞聲:「本宮?
難道是太子?
我這是穿到什麼人身上?
怎麼那麼多屁事?
我就想好好結婚談戀愛怎麼那麼難?」
接着那人拿出劍,挑下她脖子上的絲巾,露出一道很深的痕迹,嘴角一揚:「本宮知道你的忠心了,交代你辦的事,定要替本宮辦好,到時候母儀天下的位置,便是你的了。」
「什麼?
什麼忠心?
你說的什麼和什麼?」
竹長樂被迫跪在地上,完全不知他所言何事。
似乎這句話,惹怒了他,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臉上露出巴掌印,冷哼一聲:「趙若瑜,本宮可沒有時間和你玩猜謎,沒找到玉印,本宮剝了你的皮!」
說罷,手一揮,她便被人套上黑布,送回了王府。
蕭亦寒見不着她,一直差人在尋,她卻從門口進來,兩眼通紅,臉上還現着手印,捂着臉就奔向房間。
她竹長樂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一時間,所有的委屈湧上了心頭。
許久,蕭亦寒伸手拍拍她的背稚氣道:「長樂,你不要哭了,你要什麼本王都給你。
母后說過,要是以後本王娶妻了,一定不能讓她哭,要是她哭了,本王就要給她買很多漂亮的衣服很多好玩的東西…….」 「你懂什麼啊!」
竹長樂有氣出不了,只能朝他出:「全府上,誰把你放在眼裡?
就連你那些幕僚也都亂七八糟的,鶯鶯燕燕各種亂套,虧得你是個傻子,要不然不得氣死,頭上都長出了一個大草原了,還在上面自由奔跑。」
她這一吼,蕭亦寒也跟着大哭起來。
他並不是哭自己頭頂草原,而是哭她又吼罵自己。
兩人哭作一團,半個時辰後,都止住了哭聲,看着對方狼狽的模樣,相互笑了起來。
「我也是個傻子!
哎"' 半月無話,竹長樂把府里的事情全部了解了一遍,又陪着蕭亦寒玩了半月。
發現他並不傻,只是心智只有六歲罷了,如若有人教他琴棋書畫,士農工商,他還真能慢慢學會。
但偶爾他也有犯傻,心智不全,胡言亂語的時候,那時候就比較難控制,逮誰就沖誰傻笑個不停。
竹長樂翻看賬本:「府上一月一千銀,我和王爺拿五百,其餘的分給他們。」
賬房有些犯難:「這……」

《惡女難寵王爺和離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