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女總裁的超牛兵王
女總裁的超牛兵王 連載中

女總裁的超牛兵王

來源:掌文 作者:陳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若冰 都市小說 陳陽

世界的傭兵之王剛回歸,女總裁的女兒就喊他叫爸爸.........我去,難道五年前,他在華夏,犯下了一個美麗的錯誤?展開

《女總裁的超牛兵王》章節試讀:

第三章 神的操作


陳陽一見秦若冰臉色有點不對,頓時抱着保鏢對僱主負責的態度,認真的詢問向秦若冰道:"咋了?"

秦若冰異樣的目光看了陳陽一眼,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道:"你跟我來。"

她講完,便轉身上樓離開了。

陳陽見秦若冰神神秘秘的,心裏還奇怪:"她要幹嘛?"

不過想到秦若冰剛才那凝重的表情,肯定是出事了。

講真,秦若冰出事,他心情本來也應該跟着不好,只是陳陽現在倒是挺興奮的。

倒不是他幸災樂禍,人品有問題,而是作為一名保鏢,要是僱主連事情都不交代給做的話,豈不是太無聊了。

陳陽連忙站起來,就要跟着秦若冰上樓,只是就在他正欲邁步之際,忽然看到了茵茵正用一絲驚慌的眼神看着他。

陳陽明白,小丫頭肯定是被秦若冰剛才的凝重的臉色給嚇到了,所以心裏有點害怕。

陳陽現在對茵茵,講真的,有點拿他當自己的女兒看待了。

所以,當他看到茵茵那害怕的眼神,他也有一絲的心疼,便連忙溫柔的摸了摸茵茵的小腦袋笑道:"有你陳陽叔叔在,不要害怕哦。"

茵茵一臉認真的點了下腦袋,表現的特別的懂事。

陳陽見此,心裏也是有點複雜,不過他並沒有想太多,沖茵茵笑了笑,便快速的朝樓上衝去了。

陳陽很快便來到了秦若冰的卧室門口,她的卧室門是敞着的,在門口朝屋裡看,很乾凈,為了避嫌,陳陽並沒有走進秦若冰的卧室里,就站在門口,聽到秦若冰正在很生氣的講道:"不要拿我女兒說事。"

緊接着,也不知道手機那頭的人講的什麼,秦若冰忽然再次憤怒的講道:"是不是我朝你卡里打五十萬,你就可以保證我和我女兒安寧。"

"好,我打,我打。"

"我不會報警,你放心。"

後面,秦若冰在講了這兩句話後,便掛斷了電話。

而陳陽此時心裏已經是怒不可遏。

原來,秦若冰是遭遇到了威脅,而且對方竟然還拿茵茵說事,真是卑鄙無恥。

陳陽憤怒了一陣後,旋即便輕輕的敲響秦若冰卧室的房門,心裏帶着尊重的問道:"我能進來嗎?"

此時,正坐在床邊的秦若冰,正紅着眼眶,眼淚也在眼眶裡打轉。

她畢竟只是一個女人,這六年來,和劉媽一起配合著,把茵茵養大成人,很不容易。

她白天還要管理有着五百多人的企業,晚上還要回家照顧茵茵,秦若冰她也是人了,她也想在自己累的時候,能擁有一個厚實的肩膀依靠。

可是,這厚實的肩膀在哪?

現在她又遇到了社會人不明人士的威脅,說要是明天中午之前,不朝他的卡里打五十萬的話,茵茵就會出事。

她秦若冰再是總裁,也只是一個普通女人,遇到有壞人拿她的女兒說事,她心裏怎麼能不傷心呢?

秦若冰正傷心着,聽到了陳陽在門口的詢問,她心裏有點羞愧的連忙擦乾淨眼淚,就是不想在外人面前,展露她的淚眼。

秦若冰待眼淚擦乾,心情也恢復平靜之後,才沖門口,輕聲喚道:"你進來吧。"

陳陽心裏帶着一絲怒意的走進了秦若冰的卧室里。

當他看到秦若冰通紅的眼眶時,不禁眉頭一擰的問道:"剛才你哭了?"

"我沒事。"秦若冰故作堅強的講道,也是不想在陳陽這個剛認識一天的陌生人面前,表現出她內心的脆弱。

講完,秦若冰想了想,便認真的看向陳陽,道:"剛才我打電話,你都聽到了吧?"

陳陽倒是沒有隱瞞,腦袋一點,道:"當然。"

"你說該怎麼辦?"秦若冰隨後問道。

陳陽想了想,嘴角迅速的勾起一抹不羈的笑,道:"這劫匪也真膽小,躲在背地裡,盡干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算什麼?劫匪剛才是不是對你說,要是你不給錢,就要對茵茵下手是吧?"

秦若冰不置可否的點了下腦袋。

陳陽想了想,忽然認真的看向秦若冰,問道:"你相信我嗎?"

秦若冰沒有講話,不過滿臉困惑的表情,卻表明了她內心的想法。

陳陽冷冷的笑笑,道:"如果你要是相信我,就來一個引蛇出洞,茵茵的安全我來保護,你就不要給劫匪打錢了。"

"可是......。"秦若冰欲言又止,不過緊鎖的眉頭卻表明她的心裏根本就放不下。

劫匪剛才都在手機里講了,要是秦若冰在明天中午之前,不朝他指定的銀行卡里打款五十萬的話,他們就會把茵茵給毒死。

陳陽可以在上學,放學的路上,保證茵茵的安全,可是萬一劫匪真的在茵茵的午餐里下毒呢?

秦若冰想了一會後,還是把她心裏面的擔憂給講了出來。

只是,陳陽心裏又有他的自信,在國外當了傭兵七年,他什麼事沒有經歷過,像是這樣上不了檯面的劫匪,他還不放在眼裡。

"放心,相信我的話,就不要給劫匪打錢了,我既然拿了你的錢,就肯定會保證你和茵茵的安全,放心。"陳陽自信而又輕鬆的講道。

他輕鬆的心情也影響到了秦若冰,秦若冰最終答應和他配合。

陳陽見此,不禁微微一笑。

可是就在他剛轉過身,離開秦若冰的卧室時,眼睛裏頓時浮現一抹濃濃的殺意。

現在陳陽他視茵茵為己出,他是不會准許任何人傷害茵茵的。

翌日清晨。

秦若冰還如往常一樣的開車上班去了,而送茵茵上學,和接茵茵放學的任務,自然落在了陳陽的頭上。

陳陽開着秦若冰另外一輛藍顏色的寶馬3系送茵茵去五里路外的雙語國際幼兒園。

當陳陽把茵茵給送進幼兒園門口的時候,茵茵忽然轉身,沖陳陽擺擺手道:"爸爸,你要累了,就到車裡躺躺。"

"我去,真的好暖。"

陳陽的心裏,情不自禁的一陣暖流划過,心裏感覺好暖。

而就在陳陽目送着茵茵走進幼兒園的時候,就在距離雙語國際幼兒園門口不遠的馬路邊,停放着一輛黑色的豐田凱美瑞,車裡坐着兩個劫匪。

這兩個劫匪都是身強力壯,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劫匪方臉,小耳,而另一個劫匪,光頭,一身的腱子肉,像是健美教練的身材。

兩人在小聲而又認真的議論着。

方臉劫匪先對光頭劫匪冷笑道:"那姓秦的女人中午之前要是不打錢過來,咱們就把那小女孩給撞死。"

"一個寡婦,她會打錢的,她不怕她女兒出事啊?"光頭劫匪好像對秦若冰打錢這件事,格外的自信,輕笑着講道。

"她敢不打錢嗎?"

方臉劫匪冷笑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眼看着中午時間已經到了,兩名劫匪竟然沒有收到秦若冰打錢過來的短訊。

光頭男頓時怒極,咬牙切齒的從兜里掏出手機,撥通秦若冰的電話吼道:"寡婦,你不給錢是吧?好,你就等着給你女兒收屍吧?"

秦若冰一聽對方對她的稱呼,俏麗的臉龐,頓時浮現一抹濃濃的寒氣。

她唰的一聲從老闆椅子上站起來,緊接着便眉頭緊鎖的呵道:"你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

"你個臭寡婦,你給我等着哈。"光頭咬牙切齒的道,講完,還不待秦若冰回復,便掛斷了電話。

秦若冰也氣的不行,把手機朝桌上一扔,想了想,可能是心裏越想越委屈,趴在桌上,低聲的抽泣了起來。

而在劫匪這邊。

光頭剛掛斷秦若冰電話,就對旁邊的方臉男子道:"撞殘那小女孩,給那臭娘們一點教訓。"

"猛哥,萬一我們撞殘了那小女孩,那女老總再報警怎麼辦?"方臉壯漢頓時有點害怕的問道。

"沒事,我就不相信她連她女兒的安危都不顧了,撞。"光頭倒是一臉堅定的講道。

方臉壯漢接着也沒再講什麼。

很快,中午,雙語國際幼兒園放學了。

茵茵背着小書包,伴隨着下課的鈴聲,歡呼雀躍的從幼兒園門口跑了出來。

此時,就在幼兒園門口對面的不遠處,陳陽正微笑着沖茵茵招手,同時朝茵茵走來。

茵茵心裏掩飾不住對陳陽的喜愛,奔跑起來猶如人間精靈一樣,一邊跑,還一邊沖陳陽叫道:"爸爸,爸爸。"

陳陽心頭也被茵茵的稱呼給融化了,他張開雙臂,迎接茵茵的到來。

只是,讓陳陽和茵茵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茵茵衝到中間的水泥路上,繼續朝陳陽跑過來的時候,劫匪忽然開着黑色的豐田凱美瑞,一臉瘋狂的朝茵茵衝擊了過來。

一邊撞向茵茵,光頭還一邊一臉猙獰的怒道:"你個臭寡婦,我叫你不聽話。"

茵茵要傷。

光頭眼看着就要撞到茵茵,心裏極度瘋狂的吼道:"臭寡婦,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場。"

光頭心裏被瘋狂,喜悅給填滿。

只是,就在他陷入極度狂喜,並且眼看着車頭就要撞到茵茵時,一個黑影,忽然快如閃電一般的抱着茵茵在地上滾了兩個圈,躲開了他開車的撞擊。

光頭一愣,朝後方一看,就見一個男子抱着茵茵,快速如閃電的衝上了路邊停放的藍色寶馬3系轎車裡,關上車門,那個剛才滿臉怒火的男人,正以高超的駕駛技術,朝他的車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