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史上最強修仙者
史上最強修仙者 連載中

史上最強修仙者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玉清 武俠修真 秦風

秦風得了一種病,一種青春永駐,長生不老,不死不滅的病!
他,曾見盤古開過天,曾見妲己惑過國!
他,曾是帝王之師,教導秦皇滅六國,也曾徒步萬里,和唐僧去取經!
曾見滄海化桑田,也曾見那高山化平原!
千載悠悠終一夢,萬丈紅塵我長生!展開

《史上最強修仙者》章節試讀:

第2章 你命由我不由天


第二章 你命由我不由天眾人憤怒的叫罵聲戛然而止,甘願充當老神仙警衛的兩個男子朝那個不守規矩的年輕人走去,一開口卻是引起更大的嘩然。
老神仙定於今日接客,因為他算準了今天會有貴客登門,如果你是貴客,通過考驗,我們自然會放行,如果不是,那可別怪我們兄弟兩個不客氣了!」
眾人這才明白老神仙一年只算一天的原因,原來他一直在等一個人。
而老神仙未卜先知的能力,讓眾人驚訝的同時又無比的興奮。
無所不知,無所不能近乎於神。
只是這個冷漠、狂妄的年輕人會是老神仙的顧客嗎?
眾人心裏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甚至人人都覺得自己才應該是老神仙嘴裏的貴客,至於那個年輕人,自然應該被兩個警衛亂拳打下山。
眾人心頭篤定,因為他們肯守規矩的原因一半出自對老神仙的尊重,另一半則是對兩名警衛的忌憚。
兩人並不是普通的保安,而是大有來頭。
兩人都是百戰沙場的戰士,曾經的職責是警戒和保護某軍區的負責人,其身手自然不用懷疑。
有傳聞說中州地下有一座殺神陣,就是出自老神仙的手筆,由此而獲得極為特殊的待遇。
加上這些年受到老神仙恩惠的達官貴人數不勝數,涉及各個領域行業,也是眾人不敢冒犯老神仙的原因之一。
而眼前這個年輕人不但冒犯了,而且在警衛出聲警告之後,竟然理都不理,還繼續向前走去。
秦風低着頭向前走着像是在思索,在以往歲月的長河中,他經歷過太多的事情,早已看透了世態炎涼、人情冷暖。
有些人可能為了利益,有些人則是為了權勢。
他唯一不能原諒就是最親近的人對自己的背叛!
看來這個世人眼中的老神仙,曾對自己感恩戴德的毛頭小子,也選擇了拒絕相認自己。
能確認自己身份的方式有很多,哪怕是一副簡單的畫像,這兩個警衛也不會阻攔自己。
至於所謂的貴客和考驗,無非是想要驗證下自己現在所剩能力而已。
秦風的憤怒並沒有體現在臉上,只是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很多。
站住!」
兩名警衛大喝一聲,上前試圖攔住秦風。
秦風只是冷冷的看了兩人一眼,根本不去理會,就這樣與兩人擦肩而過。
看熱鬧的眾人迷茫了,兩名警衛明顯要動手收拾這個狂妄的年輕人,為什麼全都呆立不動了?
兩名警衛心裏面特別鬱悶,他們想教訓秦風,可在那麼一瞬間兩人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秦風飄然遠去。
那種感覺就像周圍的空氣突然凝固,加重了幾百倍,那是一種無形的威壓。
回過神的兩人只覺得心底發寒,後背**一大片。
兩人也算是高手,可在這個年輕人面前根本沒有絲毫反抗能力,對方想殺自己易如反掌。
詭異的一幕讓人群安靜下來,不等秦風走到茅草屋前,房門『吱呀』一聲打開。
世人眼中的老神仙終於露面了,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老頭,白髮蒼蒼,身軀還算筆直並沒有傴僂。
老神仙的目光依然凌厲,望着眼前的秦風一臉激動,身軀微微的顫抖。
看,老神仙生氣了,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肯定要倒霉了......」誰讓他破壞這裡的規矩,老神仙肯定能制住他......」老神仙沒有出手,突然間老淚縱橫,竟是對着狂妄的年輕人緩緩的跪了下去。
罪徒玉清見過老師,今生能再見老師一面,玉清死而無憾了!」
人群再一次安靜了,所有人都被這一幕嚇傻了。
世人眼中身份和地位無比崇高的老神仙,竟然跪在這個陌生的年輕人面前,像是犯錯的孩子一樣痛哭流涕。
你的確有罪,但在回答我的問題前,生死不由你!」
秦風慢慢的開口,他許久不曾開口說話了。
遙想當年,俗名李玉清的老神仙還是一個沒有接觸大道的毛頭小子,熱衷於風水、走穴,星辰、占卜,可惜卻不得門路。
是秦風將他引入這片神秘的世界,成就了世人眼中的老神仙。
是!
這裡人多眼雜,請老師請入內一敘。」
跪在地上的老神仙聲音悲痛的說,臉上滿是痛苦的懊悔,心中百般滋味。
哪怕經歷了無數歲月,眼前的秦風無論音容、相貌都不曾改變一絲一毫,而自己卻是風燭殘年的老頭子了。
越老越怕死這話實在不假,他希望見到老師,又害怕見到老師,這種矛盾一直折磨着他。
在兩名警衛呆若木雕的時候,他終於幡然醒悟。
無人能冒犯老師的神威,哪怕他剛剛出世,依然高凌九天,讓人生出膜拜敬畏之心。
陸霓裳......找過你吧!」
秦風冷冷的開口,唯此能解釋李玉清的背叛和反常。
陸霓裳無疑是他最出色的一名侍女和......弟子,容貌傾城,絕世美人,智計無雙,極其擅長偽裝和布局,而且能說會道,言語能蠱惑人心,容易讓人放鬆警惕博得好感。
秦風沒有想到陸霓裳會背叛自己,甚至至今也不清楚她的野心和目的。
李玉清依舊跪在地上感慨萬分,整理一下思緒後回道:是的,她將囚禁老師之事全盤托出,還請罪徒算了一下老師何日會出世。」
李玉清深深的懺悔當時怎麼鬼迷心竅,急忙又說道:老師,我知道自己罪不可赦,明知老師被困而不曾出力,甚至與叛徒勾結。
不過,我當時只是胡亂說了個日子,並沒有告訴她準確的日期。」
秦風眉頭微皺了一下,嘆息道:陸霓裳並不是傻瓜,肯定能分析出你說的謊話。
你定於每年在今日開山門就是最好的證據,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一會這裡就會來『客人』了。」
李玉清聞言身體頓時僵硬下來,這的確是一個最大的漏洞,而自己卻一直沒有發現。
老師......我......今日又陷老師於陷阱,罪徒萬死難辭其咎,不用老師動手,罪徒一死謝罪!」
李玉清從懷中掏出一把短刃,朝着自己胸口刺了下去。
這時的他擺脫了對死亡的恐懼,只期望從痛苦和懺悔中解脫。
秦風輕輕一揮手,短刃竟發出一聲輕鳴,雀躍般飛到了秦風的手裡。
李玉清面色獃滯,老淚縱橫道:老師,為何不讓罪徒去死!」
秦風搖了搖頭,從容而淡然的說道:你命由我不由天。」
一股柔和的勁力將李玉清從地上扶了起來,李玉清嘴唇顫抖着說:謝老師不殺之恩,罪徒願追隨老師左右,萬死不辭!」
秦風臉上的表情陡然一變,冷聲說道:人來了,隨我出去看看。」
陸霓裳能從李玉清這裡猜到自己今日出世,必然會埋伏下後手,可見他對自己有多忌憚。
在秦風話音落下的瞬間,茅草屋前突然憑空出現兩人。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