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修真太子爺
修真太子爺 連載中

修真太子爺

來源:常讀 作者:面紅耳赤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侯大少 武俠修真 秦大少

他是煉丹、煉器、煉符、陣法……無所不能的全能妖孽大宗師! 他是一坨插了鮮花的牛糞
他囂張跋扈,牛逼衝天,縱橫花都,開啟了無敵模式的彪悍人生……展開

《修真太子爺》章節試讀:

第三章 殺了你,我就不用死了


「庄二少……」

當滿臉淚痕的少女,見到一個走路虛浮,氣焰囂張,二十齣頭的青年和一個管家模樣的老頭走進來時,她激動的叫了一聲,直接撲到了青年的懷裡。

「啊,是庄少啊。」被侯子畫指着鼻子大罵的葉岸然,也是眼前一亮,屁顛屁顛的走上前,點頭哈腰的說道:「庄少,您怎麼親自來了?您有什麼事,給小弟打個電話,小弟立馬就給你辦妥了,哪需要您親自出面啊?」

「你誰啊?」摟着少女的庄二少,撇了葉岸然一眼,皺了皺眉頭。

「庄少,您真是貴人多忘事,小弟是秦道一的表哥,葉岸然啊,我們見過的啊。」葉岸然連連說道。

「哦,是你啊。」庄二少點了點頭。

「不就是小弟我嗎?」葉岸然激動的連連點頭,一臉的討好獻媚,「庄少,都是小弟照顧不周,讓您的女人受了驚嚇,等會小弟安排一場,給您賠個不是,還望庄少能賞臉。」

此時的葉岸然,擺出了一副以庄二少馬首是瞻的模樣,讓人看着噁心。

「呸,吃裡爬外的東西。」侯子畫對着跟哈巴狗一樣的葉岸然吐了口唾沫,然後,用着充滿戾氣的雙眸,死死的盯着庄二少,怒聲吼道:「庄仁,你竟然敢耍秦大少?!」

「耍了就耍了?有什麼大不了的?你他么的還能咬我不成?」庄二少,庄仁將少女拉到了一邊,臉上充滿了譏諷和不屑,「一個傻子也想染指本少爺的女人?本少爺只是讓他裸奔而已,簡直是太善良了。」

庄仁很囂張,很狂妄,根本就沒將侯大少放在眼裡。

「庄仁,你他么的別太過分。」侯子畫眉頭緊鎖,咬牙切齒,真恨不得狠狠的揍庄仁一頓。

可他揍不過啊。

就他這小身板,哪裡是庄仁的對手?

讓保鏢動手?

不是侯子畫不想,實在是不能。

這個庄仁,可是實力不弱於他侯家,以及秦家的**,庄老爺子的孫子,就連侯子畫輕易間也不敢招惹。

當然,他倒不是怕這個庄仁。

庄仁在侯大少眼裡,連個屁都不算一個,讓侯大少害怕的是庄仁的大哥,庄凡。

庄凡,乃是**的天才人物,是下一任家主,毫無爭議的唯一繼承人,深受庄老爺子的重視,也是**的驕傲。

因為一些變故,庄凡對他的弟弟庄仁,無比的寵溺。

在整個京城的年輕一輩中,愣是沒有一個敢挑釁庄凡的,哪怕是京城三太子之一的吃貨太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侯大少。

當然,傻子秦大少是一個例外。

他是傻子嘛。

「過分?本少爺就他么的過分了,怎麼了?」庄仁冷笑連連,一臉嘲笑,譏諷道:「一個傻子,一個吃貨,能把本少爺怎麼了?打我啊?你他么的打我啊?你他么的敢嗎?只要你敢動手,本少爺保證揍的你滿地找牙。」

「你……」

侯子畫臉色鐵青無比。

動手?

那絕壁是找揍的。

人家莊仁一巴掌就可以把他侯大少抽的找不到北。

侯大少的那兩名,全身都是食物的保鏢們,臉色也都難看不已,咬牙切齒,怒火中燒,殺氣橫衝……恨不得把庄仁活活吃了。

但……

連侯大少都不敢把庄仁怎麼樣,他們只是小小的保鏢,又能怎麼樣?

再說了,侯大少動手可以,畢竟,那不過只是小孩子打鬧,根本就沒什麼太大的影響。一旦保鏢插手,性質可就變了。

小孩子互掐可以,保鏢卻不能插手。

關鍵是,就侯子畫這小身板,根本就不夠看。至於秦大少這麼一個傻子,也直接被眾人直接性忽略掉了。

一個傻子,還學人家打架?

別開玩笑了。

「怎麼?很不服?不服你打我啊?就你那小樣,你敢動手嗎?」一臉鄙視之色的庄仁,頗有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樣,那叫一個囂張。

「庄仁,你知不知道,就你現在這幅德性,真是他么的讓人噁心?」侯子畫咬牙切齒的說道:「在三年前,秦大少還沒變傻之前,你怎麼不敢囂張?」

「嗯?」被無視掉,不知道什麼時候從病床上下來,並且抓起了一把木質板凳的秦道一,不留痕迹的皺了皺眉頭,「不是天生的傻子,而是三年前才傻的?只怕……這秦大少變傻,並沒有那麼簡單,必然有人對他做了什麼手腳。」

「三年前本少爺是不敢,但你也說那是三年前。而現在,他就是一個傻子,廢物。」庄仁眉頭一挑,終於想起了秦道一,而當他看到秦道一手中拿着板凳,先是一愣,隨即,一臉譏諷的說道:「你拿板凳幹什麼?想打我不成?你他么的會嗎?本少爺就站在這裡,要不要本少爺教你?哈哈……大家都看看,這個傻子,廢物,竟然想打我……」

「砰!」

沒等庄仁的話說完,秦道一果斷掄起板凳,直接砸在了庄仁的左臂上,都不帶有任何猶豫的。

下手那叫一個狠。

「噗通!」

原本還氣焰囂張,牛逼哄哄,吊炸天,誰都不放在眼裡的庄仁,直接被秦道一一板凳掀翻倒地。

「啊……」

被掀翻的庄仁,慘叫了起來,痛的他臉上全都是冷汗。

這……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病房內所有的人都瞪大了雙眼,張大了嘴巴。一個個的臉上都充滿了濃烈的震驚,齊齊用着不敢相信,不可思議的目光,看着秦道一。

秦大少,又犯傻了?

傻的更厲害了?

那可是**天才人物,庄凡的弟弟,庄仁啊。

他竟然都敢打,還下手如此狠?

「秦……秦大少,打得好!」一開始被氣的發狂,卻不得不忍氣吞聲的侯子畫,用着一雙空洞的眸子,激動無比的看着秦道一。

秦大少實在是太彪悍了,太牛逼了。

「別人都說我傻,你竟然比我還傻,竟然沒事找揍。」看着被掀翻的庄仁,秦道一的臉上,充滿了鄙視和嘲諷。

這表情看在別人的眼裡,真的很傻很天真。

秦大少動手了。

為什麼?

因為庄仁一直想要被別人打,雖然那是挑釁,那是叫囂,但人家智商有些低的秦大少,根本就不明白啊。

你想挨打,作為一個助人為樂的好孩子,秦大少就果斷滿足了你。

人家秦大少是在做好事。

「你……你竟然敢打我?竟然敢打我?」倒在地上,感覺自己的胳膊都快要斷了的庄仁,惱羞成怒,面目猙獰的對着秦道一嘶吼,「狗雜種,你再打老子一下試試?!」

庄仁萬萬沒有想到,秦道一這個傻子,竟然敢對他動手,導致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他認為如果有所提防,秦傻子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當然,這也只是他自己認為的。

就以秦道一的神經反應和速度,縱然庄仁時刻防備着,也難逃被秦大少一板凳掀翻的命運。

庄仁太弱太弱!

「砰!」

庄仁的嘶吼剛落,手持木質板凳的秦道一,又狠狠的給庄仁來了一下,一板凳砸在了庄仁的腹部。

試試?

真是靠了。

你他么的叫人耍秦傻子,讓老子裸奔,敗壞老子的名聲,讓老子丟人,現在還挑釁老子,老子不打你,能對得起自己嗎?

「嗷嗚……」

腹部被襲,庄仁發出了一聲慘叫,雙手捂着腹部,全身都抽搐的厲害。

太他么的疼了。

不過……

這怪誰啊?

都被一板凳掀翻了,竟然還跟人家秦道一叫囂,挑釁人家秦道一,讓人家秦道一再打你一下試試。

試試就試試,誰怕誰啊?

「狗雜種,本少爺要殺了你……」再次被砸,庄仁已經憤怒到了極點,怒火中燒,殺氣橫衝,對着秦道一咆哮。

不過,他想要爬起來反擊,卻爬了幾次,都沒爬起來。

傷勢不輕。

「你要殺我?」手持木質板凳的秦道一,撓了撓頭,像是在想什麼。很快,他像是突然想通了什麼一樣,搖頭說道:「可是……我不想死啊。」

「不想死?」庄仁冷哼了一聲,無比殘忍的說道:「你他么的一個傻子,竟然也有怕的時候?可惜……晚了!」

「不晚。」秦道一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你要殺了我,我又不想死,那我只要殺了你,你死了,也就不能再殺我了,這樣的話,我就不用死了。我說的對不對啊?」

你要殺我,我就先殺你。

這又傻又天真的殺人借口,實在是太好了,我簡直就是一個天才。

秦道一得意不已。

「你……你敢,你……你別過來……」看着秦道一又要砸過來,庄仁忍着劇痛,瘋狂的向後挪動,臉上也充滿了驚恐,整個身子都在劇烈的顫抖,還有一種想尿尿的衝動。

他差點被嚇尿了。

「秦大少……」管家模樣的老頭,想要上前阻止,但卻被侯大少的兩個保鏢擋住了,急的他衝出了病房,快速撥通了一個電話。

開始求救。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秦大少是絕對敢殺了庄仁的。

為什麼?

人家秦大少,就是一個傻子啊。

一個敢跑到騰雲山山頂裸奔的傻子,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再說了,就算是秦大少把庄仁活活的打死了,那又如何?是他庄仁要殺了秦大少的,雖然那只是憤怒時說的話。

但人家秦大少聽不懂啊。

而為了不被殺,智商低下的秦大少,當然要殺了想要殺他的人了。

還有……

傻子殺人又不犯法!

更何況,在秦道一的背後,還有牛逼哄哄的秦家罩着。只是殺一個紈絝子弟,殺了也就殺了,都不帶有任何後遺症的。

而一旦庄仁被打死,跟着庄仁一起來的老頭也休想活命,這老頭能不急嗎?

「砰!」

管家模樣的老頭,剛跑出病房,一聲悶響就響了起來,而庄仁的腦袋,則被秦道一砸出了一個口子,鮮血也快速湧出,頃刻間,庄仁的臉上已經全都是血。

恐怖非常。

這讓管家模樣的老頭,心頭一凌,拿着手機的手都在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