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傲嬌總裁,寵妻很囂張
傲嬌總裁,寵妻很囂張 連載中

傲嬌總裁,寵妻很囂張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無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廖一泓 廖氏 現代言情

一場車禍,導致何初語昏迷了三個月,再次醒來後以是物是人非,為了報復她的未婚夫嫁給未婚夫的叔叔
從此便被寵上了天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展開

《傲嬌總裁,寵妻很囂張》章節試讀:

第三章 一個驚喜


第三章 一個驚喜

施玉暖想的簡單,還以為自己能夠憑藉此舉徹底剷除何初語,所以一路上滿心歡喜,哪曾想,當錄像播出,頓時目瞪口呆。

「啊,文峰哥,我好喜歡你......」女人湊上前拉進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寶貝,我就喜歡你這個樣子!」男人眼神沉淪的看着女人,「如果你是何初語多好,可她卻是個木頭美人......」

「還惦記着她呢?」女人冷哼着,惡毒的說道:「我已經安排人去她的車上做手腳了,用不了多久,她就會死在車禍里......而何家,也將會是我爸和我的,就是不知道你,我們兩個之中要選哪一個?」

「當然是你了,如果選她,我以後的日子也太無味了?」

接着,屬於男女之間獨有的聲音絡繹不絕。

宴會上的所有人,都嘩然不已。

而施玉暖也一個沒站位,跌坐在地,整個身子不停的巨抖。

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屏幕上播放的居然是自己和廖文峰愛情大作戰的場景。

明明錄像機是她特意安排放在房間里,用來拍攝何初語不堪的場景的,怎麼居然變成了這一幕......

「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惡俗的喜好,喜歡偷別人老公啊!」何初語內心徹底佩服廖一泓了,沒想到短短的時間內,他居然這麼快就弄到了這麼一個爆炸性的內容,這下子,施玉暖完了!

「什麼叫偷人!」施玉暖在眾人的指指點點中崩潰了,也就不顧及什麼臉面了:「我就是要和你搶怎麼樣?憑什麼你就配得到文峰哥的愛,而我就不能?你不就是仗着天生好命,含着金鑰匙出生在了何家,長得比我好看點,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你連如何伺候男人都不會,自己栓不住男人,還有臉來怪我?」

何初語覺得很好笑,看着如同跳樑小丑一般的施玉暖,她冷道:「我還是頭一回聽到哪個小三把自己說的這麼冠冕堂皇!是,我何初語是不能跟你比,也比不上你,你會的那些功夫,我還真的學不會!」

無形中,施玉暖感覺自己狠狠被打臉,臉一整紅一陣白的:「賤人!」

「你也知道你叫賤人?」何初語將她的話一下子懟回去了:「施小姐你真會為自己取名字,不過,我覺得賤人這兩個字更搭配你的氣質!」

施玉暖氣炸了,衝過去拉過一旁臊得沒臉見人的廖文峰:「今天既然把話都說開了,你站出來,把和她的婚事取消了,然後娶我......」

這一下子,眾人逗樂。

就這智商,也配嫁入廖家?

「你算什麼東西?」廖文峰一把甩開她,然後表情懊悔的來到何初語身邊,裝作一副難過的樣子:「語初,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可是,人難免會犯錯,你也看到了,這個女人心機太深,我之所以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全都是她一手策劃,如果沒有她勾搭我,趁機把我灌醉了,我怎麼會和她扯上關係,並且為了阻止她把這件事捅出來,而選擇一錯再錯......」

好!

太好了!

何初語認識廖文峰這麼多年,還不知道他有這麼好的口才,對他真是刮目相看。

瞧着話說的多好聽啊,一下子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卸到施玉暖身上不說,還顯得他像是被迫無奈的,彷彿是為了怕失去何初語,才會選擇和施玉暖私下在一起。

「初語,如果你要離開我,我也不怪你,畢竟我做了這樣的事,配不上你了,這段時間裏,我一直想和你說,卻又捨不得你......就讓我一個人煎熬,面對這一切。」廖文峰說得聲情並茂,流下淚來,演繹的十分感人。

「車禍的事,你又如何解釋?」何初語冷眼看向他,本來準備發作,卻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讓他萬劫不復。

對待仇人,一下子把他殲滅,只會給他一個了解,何初語偏不。

像廖文峰這樣的人,最好的懲罰,便是一點點奪走他的一切......因為沒有什麼,比讓他失去所有更讓他覺得痛苦的了!

「我沒有想到她真的會說到做到。」

何初語看着廖文峰,緩和下來冷着的臉,半晌才說:「我也相信你不是這樣的人。」

廖文峰破涕為笑:「你相信我就好。」

施玉暖看着曾經對自己甜言蜜語的人,如今卻在為自己最恨的何初語聲情並茂的編故事,不免痛徹心扉到了極點:「廖文峰,你這個混蛋,你對得起我為你的付出嗎?你難道忘了嗎?你對我都說過什麼?你說等除掉何初語之後就娶我,你......」

「賤人!」廖文峰上去就抽了施玉暖幾巴掌,把她打得腦袋發暈,幾乎昏倒過去:「你為我付出了什麼?你的付出就拆散我和語初嗎?害我釀成大錯,讓廖家丟臉嗎?!」

「混蛋!」她施大小姐也領略到了背叛的滋味,哭泣着道:「如果不是為了你,我怎麼會遊說爸爸對付姨夫,害的姨夫死於非命......」

說著說著,施玉暖瞪大了眼睛,彷彿意識到了什麼。

施玉暖的父親施剛也在現場,聽到自己蠢女兒的這番話,差點氣得背過氣去。

「果然父親的死和你有關。」何初語聞聽之後,咬緊牙關,隱忍着壓下了怒火,對其他人說道:「從今天起,廢黜施剛在何氏代掌公司的權利,誰要是還和他一心,不想懸崖勒馬,那麼好,我父親的死,想必然你有參與,一併和他送去**局由**判決吧,免得我一個一個找仇人!」

在場的人之中,有不少是何氏集團的股東和高管,聽完此話,便一致表態沒有和施剛同流合污。

冷掃着那幾個人,何初語何嘗不知道他們當初都曾助紂為虐過,不過處理他們只需要一併發落了就好,現在的她很需要利用一下這些見風使舵的傢伙。

何初語的做法,也引得其他商界的大佬支持,這樣一來,塵埃已定,何氏集團沒了施剛的一席之地,施家父女徹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