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
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 連載中

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花無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翠花 現代言情 齊鈺

中科院高材生齊鈺被閻王老鬼戲弄,一朝穿越,成為了大牛村的農女齊鈺
  家有偏心爹,刻薄娘,還有一個極品嫂子,黃花閨女當了娘,帶着小包子備受欺負
  訓父母,斗極品,護兒子,撿個將軍當夫人,小事一樁!  千金方聖手強勢重生,攜手威名赫赫的大將軍,斗渣渣,立威名,不服你就上……展開

《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章節試讀:

第六章 何家人來鬧事


說來,何翠花一家是大牛村裡有名的地痞無賴。

  她有一個哥哥叫何大壯,何翠花是二姑娘,下面還有一個妹妹和小弟。

  何大壯當年傷過人,本來是被下大獄的,誰成想,他運氣好,趕上朝廷大赦,沒坐幾天牢就大搖大擺的回來了。

  大牛村封閉落後,村裡人都以為他在縣城裡有關係,所以連傷人都不用坐牢,更不敢招惹他了。

  何大壯在村裡強娶了一個媳婦張招娣,也是一個潑辣的角色,何家整天雞飛狗跳。

  真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何翠花長的不算漂亮,但在村裡也屬於好看的那一類,倒也不愁嫁。

  但何老太眼睛毒,看準了齊輝是個榆木疙瘩,而齊家人口單薄好拿捏,又是村裡遠近聞名的赤腳大夫,有一門手藝,所以她就讓何翠花纏着齊輝。

  齊輝這個人隨了齊老娘的性子,耳根軟,在外面是個慫蛋,只會跟家裡人耍橫。

  當初被何翠花迷了眼,死活鬧着要娶她。

  但何家的女兒哪是那麼好娶的,齊家為了娶何翠花,將家裡多年治病賣葯攢下來的錢全都拿了出來。

  足足二十兩銀子的聘禮,整個大牛村都是罕見的。

  然而這聘禮花了出去,何翠花嫁到齊家卻是一個子都沒帶回來。

  而齊家將老底掏了出來,看病賣葯的收入將將夠維持生活,誰知道屋漏卻逢連陰雨,齊輝被拉了壯丁不說,齊老爹又病了一場,家境可以說是直轉急下。

 這一切,可以說都因為何翠花而起。

  然而她卻沒有絲毫自覺,將何家不要臉的家風繼承到極致,好吃懶做,還變着法的朝着齊老爹要錢。

  齊老爹沒錢,她就撒潑打滾的要和離回家。

  齊老爹沒辦法,只能讓齊鈺掙錢。

  齊鈺在山上艱難的摘草藥掙錢,買糧之後,還要勻一些錢給何翠花當零花。

  也因為如此,齊鈺在山裡撿了一個奶娃娃抱回家養,齊老爹也沒反對,誰叫齊鈺是家裡的勞動力呢。

  原主齊鈺之所以要養這個奶娃娃,一是因為善心,二是因為她再這個家裡活的豬狗不如,想給自己找個伴,也找一個寄託。

  齊老娘只幹家務活,糧沒了找齊鈺,鹽沒了找齊鈺,連針線沒了,都要朝齊鈺喊兩聲。

  齊鈺再這個家裡,乾的比牛多,吃的比豬差,就像是一個奴隸一樣,賺錢跑腿的活全是她一個人的。

  這個家裡沒有人在乎她累不累,苦不苦,他們看到她只關心一個問題,那就是今天的草藥賣了多少錢,這錢能不能買到糧食,讓他們吃飽飯。

  可是這個奶娃娃不一樣,他會朝着她笑,會要她抱,還會咿咿呀呀的跟她說話。

  可也因為抱回了這個奶娃娃,齊鈺真正的麻煩就來了。

  何翠花到處敗壞她的名聲,說她在外面跟野男人生了野種,是個不檢點的浪蹄子。

  齊鈺走到哪裡都被人戳着脊梁骨罵,她有嘴都說不清。

  齊家人想讓何翠花留下,等齊輝回來,所以處處讓着她,這也讓何翠花更加肆無忌憚。

她哥哥何大壯結識了一個無賴王麻子,想要娶第三房媳婦,而且價錢出的高,願意出十兩銀子。

  何翠花被這十兩銀子迷了心,攛掇着齊老爹將齊鈺嫁給王麻子。

  齊鈺被氣瘋了,她為這個家當牛做馬,然而她爹娘明知道王麻子是個痞子,還打死了兩個老婆,在何翠花提起有十兩銀子的聘禮時,竟然動搖了。

  齊鈺死了心,心灰意了的投河自盡了。

  陰差陽錯之下,換她來到了這個世上。

   齊鈺坐着牛車,走了半天,才來到縣城裡,然後將藥材賣了。

  她心裏把齊家的情況飛快的過了一遍,拿着熱乎乎的銀子,腦袋裡已經開始有了琢磨。

  那些紫藤香賣了六兩銀子,還有一兩多出來的是她偷偷藏起來的靈芝。

  不過這些錢,她一毛錢都不打算交給齊老爹。

  今年藥草行情不好,這些銀子有可能就是他們一年的口糧和開銷。

  而且齊老爹和齊老娘重男輕女,什麼都緊着齊輝,何翠花又是個無賴,她好不容易從灌木叢里摘來的紫藤香換來的銀子,不能白白給了何翠花那個吸血鬼。

  雖然她離開齊家單獨過日子肯定好過,只是這樣一來,齊家爹娘肯定沒活路了。

  原主大概也不願意這樣,不然也不會一時想不開跳河自殺了。

  最最關鍵的是,那個天殺的老閻王也不讓她離開。

  她之所以來這裡,就是那個自稱是閻王乾的好事。

  非說自己和蕭庭有什麼七世情緣,因為第六世的齊鈺早死,她要來替補,否則生生世世都會輪迴,早死沒人愛。

  所以她現在根本沒路可走,暫時離不開大牛村,齊家更是甩不掉。身上背着一個大兒子齊天寶,還有一個一睜眼就視她為敵人的蕭庭。

  齊鈺現在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將何翠花趕出齊家。反正她也不想在齊家過日子,不然也不會背着他們跟有婦之夫在野地里偷情。

  齊老爹和齊老娘,一個迂腐,一個沒主見,齊家只有她來當家作主,日子才會好過。

  等齊鈺回了家,已將傍晚了。

  今天的齊家很熱鬧,不光院子里有很多人,院子外也是里三層外三層。

  「好吃懶做的賴皮貨,就知道滿村裡偷人,一屋子喪門星,我妹妹嫁到你們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剛走進院子,齊鈺就聽到了男人的咒罵聲。

  緊接着齊天寶從屋裡人堆里沖了出來,直接抱住了齊鈺的腿。

  「娘,舅媽帶着她家人來鬧事了。」

  許丞暖揉了揉兒子的腦袋,柔聲道:「有沒有嚇到你?」

  齊天寶搖了搖頭,一臉擔憂的說道:「他們嚇不到我,就是爺爺被人按住了,你快去救救他。」

  許丞暖牽着齊天寶,大步走進去。

  結果就看到,何大壯將齊老爹按在椅子上,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

  齊老爹想要反抗,可是他老了,根本沒力氣站起來。

  齊鈺頓時就惱了,一步衝上去,將何大壯推了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緊接着,她先下手為強,大聲質問道:「姓何的,你想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