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凰
嬌凰 連載中

嬌凰

來源:掌文 作者:榮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榮嬌 榮芙

厲鬼轉生,十惡不赦?榮嬌表示,人家才不是呢,人家只是個嬌滴滴的小女子呢
靈力低微,天生廢材?榮嬌表示,本宮分分鐘能把你天靈蓋擰下來
這大概就是一個轉生厲鬼攪弄風雲,最後被一隻黑心狐狸打包帶走的故事?展開

《嬌凰》章節試讀:

第八章 洛水


"若是我不知道王爺的用意,估計會以為你要將我賣了,或者拋屍荒野。"

"這是洛水之湄,是南河原先的古戰場,在南河富庶之後,這裡就被閑置了。"

墨桓丞笑了笑,眼中卻有幾分諷意。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一將功成萬古枯,這個地方不知道埋了多少冤魂忠骨,統治者們嚮往安寧,怎麼會重視這裡?"

墨桓丞眸中皆是驚喜,好一個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一將功成萬具白骨,這個女子看上去冷心冷情,心中卻也有仁人之心。

"阿彌陀佛,施主有仁人之心,是天下蒼生的大幸,老衲拜謝施主。"

榮嬌回過身,看到一身袈裟的老和尚站在不遠處,聲音卻就像是在耳邊一樣,看樣子是個高手,無端的,榮嬌就越來越想知道自己恢復能力之後,是怎樣的高手。

"凈源大師,墨桓丞有禮了。"

"小友來此老衲本應遠迎,只是小友戾氣又重了一些,怕污了佛門清凈之地,衝撞了佛祖。"

這老和尚說話還真是不客氣,難得的是墨桓丞還一副虛心受教的樣子。

"大師說的是,墨桓丞今日帶着朋友來,是來向大師求一樣東西的。"

"老衲早就算到有這麼一天,在這位施主出生之時老衲就曾算過,今日也該是時候了。"

那大師緩緩的點頭,微微一笑慈眉善目,還真是佛家人,榮嬌的重點卻不在這裡,他說從自己出生就算過,那麼阮時絮說的那個大師難道就是這個和尚?

"你,就是當年的那個大師?"

"阿彌陀佛,看來那位女施主已經告訴了施主,不錯,老那就是那個大師。"

墨桓丞有些不解,也識趣的沒有詢問。

關於榮嬌的事情,他會一一查問明白,不急於這一時。

"那你也知道我的能力的事情,怎麼解?"

"關於施主的能力恢復問題,命由天定,施主不能逆天而行,老衲也不能,施主能遇見老衲的這位小友,大概就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憐憫施主從前的苦楚,讓施主尋到老衲,拿這個靈丹妙藥。"

榮嬌微微一笑,語帶譏諷。

"命由天定,它定的了世人的命,定不了我的命,若是我認命便不會出來尋找這靈丹妙藥,至於憐憫,我想我更是不需要,天欲憐我,我滅天。"

濃重的威煞,連墨桓丞都有些驚訝。

天欲憐我我滅天,此間滄海換桑田。

"施主心比天高,但是天命不可逆,施主年輕氣盛少年輕狂自然是可以不信,但是這世間萬物芸芸眾生,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有自己的意義,很多人是為了成全施主而生的,所以,老衲不求施主能廣施善德,只是希望施主能看在今日老衲的薄面上,不要妄添殺戮。"

"這一點大師儘管放心,我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你?"

"斬草除根。"

墨桓丞問了句,榮嬌含笑答了,兩個人都心知肚明,一樣都是一片暗沉的人,一樣都是可以隨心所欲毀天滅地的人。

"老衲言盡於此,施主善自珍重,小友,老衲就不請你進去喝杯茶了,這是你們要的東西,從今往後這世間風雲變幻就與老衲再無關聯,阿彌陀佛。"

那老和尚抬手一揚,一個錦盒就飛向榮嬌的方向,墨桓丞還沒來得及攔下,榮嬌就憑着本能反應接下那個高速運動的盒子,一氣呵成行雲流水。

身法很快,快如鬼魅,完完全全不用靈力支撐,能做到這樣快的身法,墨桓丞自認自己怕是都沒有這種能耐,榮嬌的身上,還真是有太多讓他感興趣的東西。

"老和尚,雖然你的話我不大喜歡,但是榮嬌今日在此立誓,有朝一日人人逼我不得已之時,我定不會將殺戮引到這洛水之湄,如違此誓,人神共棄,心魂盡毀。"

榮嬌輕描淡寫的說出這番誓言,可是所有聽見的人都知道,她是當了真的。

雖然稱呼不大文雅,但是這樣的榮嬌真的是耀眼之極。

"眾生萬相,因緣際會皆有定數,老衲信施主。"

漫漫風沙之中,滾滾洛水波濤洶湧,那個和尚輕輕的話語消散在風聲水聲之中,但是榮嬌聽見了,聽得很真切,沒有看見什麼寺廟,但是那個和尚卻消失在這裡。

"凈源大師很欣賞你,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和王爺本是一路人,只是王爺太會偽裝罷了,才引得那老和尚以你為友。"

榮嬌看出那個和尚在今天,看出了墨桓丞的黑暗和威煞,所以才不讓他進去喝茶,才不是因為那些虛無飄縹緲的理由。

"眼光很毒,這錦盒裡裝的,就是藥引,血玉冰蟾。"

"那就證明可以開始解毒了么?"

墨桓丞看了看平息下來的洛水,眼波迷離,就像這浩渺的江水,一眼望進去就再也走不出來。

"恐怕沒這麼簡單。"

榮嬌微微一愣,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點點異樣的聲音,但只是轉瞬之間就消失了,快的似乎是一種錯覺,但是榮嬌的敏感告訴她,這不是錯覺,一定有人就等在這四周。

"茗朝,你先回宮吧,回去和母妃說一聲,我大概要晚一點回去,或者不回去了。"

墨桓丞眸中閃過一點欣賞,他知道,榮嬌是察覺出了周圍的異樣。

"殿下要做什麼去?"

"殺人。"

墨桓丞低眉淺笑,在銀元的耳邊吩咐了幾句話,茗朝也不再多說,跟在銀元的身後兩個人一起走出洛水之湄,礙事的人走了,榮嬌的眼中泛起了一點點冰冷的殺意。

她的手中,有一把從宮中帶出來的小刀,削鐵如泥,劈金斷玉,手裡沒有趁手的兵器這是榮嬌絕對不允許的。

"你說,有可能是誰派來的人?"

墨桓丞雲淡風輕的樣子完全不像是一個,將要開始殺戮的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這樣的冷靜,當真是難得。

"不知道,如果是衝著你來的,我一點頭緒也沒有,本來就不了解你,誰知道你和什麼人結怨,但如果是衝著我來的,除了被降為妃的北珏娘娘,還能有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