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全村眼中釘的她要光宗耀祖
全村眼中釘的她要光宗耀祖 連載中

全村眼中釘的她要光宗耀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剪秋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溫故 趙百合

趙百合,一朵生長在大山裡的野百合
她剛毅不認命,為了保護家人一直和家裡的親戚、村裡的毒舌婦們爭鬥,哪怕她只有八歲
  日子越苦,趙百合念書越用功
她以鄉里第一名考上了縣中學,又以文科狀元考入了政法大學,後來又成了一名維護女性權益的律師
  母親生了三個女兒被家人和村裡人看不起,趙百合用實際行動打了所有人的臉,告訴他們女兒也可以光耀門楣,女兒也是父母年老的依靠
  靠着趙百合,趙家過上了安穩的好日子,甚至全村都跟着沾了光
  人人都誇讚趙家養出了一個好女兒,也漸漸改變重男輕女的傳統思想
就像肖申克的救贖里說的一樣:有一種鳥兒是永遠也關不住的,因為它的每片羽毛都沾滿了自由的光輝
百合就是這樣 一種鳥,她堅毅、頑強,打破了種種世俗的隔閡,從一個農村娃一飛衝天,翱翔在燦爛的藍天
展開

《全村眼中釘的她要光宗耀祖》章節試讀:

第4章 老三還是個女兒


趙老三壓着心中的苦悶,勸慰妻子:「紅梅,你累了先回去休息會,剩下的事情我來做。」

田紅梅不想看見趙家人的嘴臉,自己躲屋裡去了。

趙老三和杏花,一個劈柴,一個燒火不得閑下一刻。

天色漸漸暗下來,卻不見百合回來,趙老三一家三口都着急。

趙老太黑着臉道:「百合從小就野,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一點也不聽管。這會說不定又要哪裡摸魚捉泥鰍呢!咱們不用管她!」

趙家沒分家,一大家子人都在一個灶里吃飯。

田紅梅讓杏花偷偷給百合留了一份,免得她回家餓肚子。

可是等啊等,等到天都黑盡了,也不見人回來。

田紅梅急着要出去尋,卻被丈夫攔住:「紅梅,你身子不方便,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田紅梅不肯:「大晚上的,萬一百合遇見野狼該怎麼辦?我不放心,我們分頭去找!」

杏花插話道:「爸媽,我也去!我們三個人找得也快些。」

趙老三道:「不行!杏花你在家好好照顧你媽。她今天生了大氣,飯也沒怎麼吃。晚上外邊不安全,我也不放心你們。還是我去吧!」

杏花看着母親憔悴的臉,轉而同父親一起勸說母親。

趙老三沒有驚動家裡其他人,自己點着火把出了門。

走過一個田坎又一個田坎,爬過一個土坡又一個土坡,足足找了三個小時,趙老三才在一塊玉米地里找到了熟睡的女兒。

百合身上沒有蓋任何東西,倒在地里就睡,懷裡還抱着書包。

趙老三頓時有些心酸。

女兒愛念書他是知道的,都這樣也還不忘完成作業。

感覺到身邊有人,百合警覺地坐起來,赫然看見了含着眼淚的父親。

「爸,你怎麼了?」

趙老三摸着女兒瘦削的臉頰,看着她破舊的衣裳,愧疚得厲害:「百合,都是爸沒用,沒能保護好你們娘仨!」

八歲的百合竟然寬慰起父親來:「爸,你和媽給了我一條命就是天大的恩情,你別怪自己。」

「李黑牛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孩子,是我們屈了你。」

百合道:「爸,你放心。不管媽生的是弟弟還是妹妹,我長大後會掙許多錢孝敬你們!」

「好!我家百合最有出息。」

趙老三摸着女兒的頭,心裏難過。

女兒長大終究是要嫁去別人家的,若是拖累女兒,只怕在婆家的日子不會好過。

趙老三沒把女兒的承諾放心上。

「百合,走!咱回家去!」

父女倆打着火把回到家已經是深夜,田紅梅和杏花還在屋子裡等候着。

百合本以為母親會打自己,誰知母親只是淡淡地說道:「餓了吧?快去把飯吃了睡覺。」

杏花道:「百合,飯我給你留着呢!我陪你去吃!」

兩姐妹來到廚房,一邊吃一邊說著悄悄話。

「姐,謝謝你!」

杏花微笑道:「說啥呢!我是你親姐。小時候爸媽忙,還是我一口一口給你喂飯的呢!等媽生下弟弟,也是我幫忙帶呀!」

百合正色道:「姐,萬一媽生的還是妹妹怎麼辦?」

杏花低下了頭,今年已經十二歲的她知道父母的期盼有多重。

百合勸解道:「姐,我會好好念書考大學,在城裡有個體面的工作,我要讓你們都過上好日子。」

杏花不敢想未來,但還是鼓勵道:「百合,你能幹,姐相信你一定能夠實現夢想!」

「嗯!」

百合重重點頭。

她不想在鄉下呆一輩子,她要努力念書,念書也是她唯一的出路。

趙家的晚飯是馬鈴薯白菜,百合把一個馬鈴薯遞給杏花:「姐,你也餓了吧?咱們一起吃!」

「好!」

哪怕是馬鈴薯白菜,兩姐妹也吃得樂樂呵呵。

******

當計劃生育工作人員出現在象山村村口的時候,消息就暗暗傳遍了整個村子,幾乎所有孕婦都開始躲藏。

還在地里的趙老三匆匆忙忙跑回家對田紅梅道:「紅梅,快走!」

懷孕已經八個月的田紅梅甚至不用問,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八個月里她東躲西藏數不清有多少次。

後山的一個茅草棚,那是趙老三給妻子搭建的臨時休息所。

雖說簡陋了一點,但床、椅子、被子、碗筷都有,這一切都只為了妻子能夠舒服一點。

最近查得是越來越嚴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快出生。

田紅梅和趙老三商量着乾脆不回家,就在草棚里住到孩子出生後,才能安心回家。

畢竟膽戰心驚的日子過得實在是夠夠的了。

從那以後,趙老三白天就給妻子送飯,晚上兩個女兒就來陪母親一起睡。

盛夏一個悶熱的晚上,天上忽然一個響雷,緊接着傾盆大雨就接踵而至,讓人完全沒有防備。

田紅梅被雷聲驚醒後就隱隱感覺肚子痛,隨後疼痛越來越頻繁。

已經生過兩個孩子的她知道自己多半要生了。

該死,這孩子怎麼這麼著急,還有半個月就急着出來!

田紅梅想讓杏花去喊丈夫來,可是大晚上的又下着大雨,根本挪不開一步。

杏花發現母親神情痛苦,慌忙問:「媽,你是不是肚子痛?」

此時,田紅梅已經疼得說不出話。

百合道:「姐,媽一定是要生了!」

杏花更加着急:「這可怎麼辦?百合,你守着媽,我回家去喊爸爸來!」

百合拉住要走的杏花:「姐,來不及了!看樣子,媽馬上就要生了,你要是走了,我擔心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兩個孩子左右為難,田紅梅也忍耐不住發出了痛苦的叫聲,那叫聲被雷聲和雨聲所掩蓋。

在那個雨夜,還是孩子的杏花和百合在母親的指導下,成為了最先迎接妹妹降生的人。

伴隨着晨曦的微光,妹妹的啼哭聲驅散了大雨。

拼着一條命生下來的老三,居然還是個女兒,當田紅梅知道事實的那一剎那,人的精神就垮了。

她不願抱孩子,甚至連看都不願看一眼,還是杏花和百合幫妹妹擦乾身子,用大人的衣服包裹了起來。

而杏花和百合身上早已滿身是血,可她們是高興的,至少母親和妹妹都平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