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逍遙小神仙
逍遙小神仙 連載中

逍遙小神仙

來源:常讀 作者:蕭然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吳阿姨 山哥 武俠修真

蕭山盛,被女友母親拒婚,在公王廟偶得一玉瓶,學會行雲布雨法術,護佑一方水土,讓鄉村風調雨順,種啥啥值錢,養啥啥發財,帶領村民發家致富,稱霸山村,娶得美嬌娘,快樂似神仙
展開

《逍遙小神仙》章節試讀:

第0006章 求雨得漂亮老婆


「哥,你胡說什麼呢,我是在這荒田裡摸田螺的時候,看到蕭山盛從山上下來,問了點事情。」謝玉香嘟着柔潤的粉紅雙唇跺了跺腳,有些埋怨地對他哥道。

那迷人的雙唇,和那晃動的雪白小腿,讓蕭山盛看得目眩迷離,暗暗跟雲兒的比較,發現還是謝玉香的小腿更勻稱,不過雲兒的小腿更有肉感,但都是極品**。

謝玉平頓時緊張地問:「蕭山盛,你去公王廟了,得到公王爺的承認沒有?」

蕭山盛對一心想當廟祝,卻又長得五大三粗,像屠夫的謝玉平搖頭道:「沒有啊。」

謝玉平半信半疑,追問道:「公王爺真的沒有顯靈?」

如果喝了毒水產生幻覺,也算是公王爺顯靈的話,那就是有,不過蕭山盛不想把這事告訴別人,堅決地搖頭道:「真沒有,你放心,明天求雨沒人跟你搶。」

謝玉平馬上得意起來:「你要跟我搶我也不怕,我聽你媽說,你今天要回來,所以我把求雨定在明天。」

蕭山盛不解,這求雨跟他今天回來還有關?

看到蕭山盛的傻樣,謝玉平臉上的橫肉直顫,一臉得意地道:「我在村裡已經宣布過了,如果誰能求到雨,我就把我妹妹嫁給他,幾個抽過簽的後生早回來了,就等你回來後大家一起求雨。」

誰能求到雨,就能娶取比雲兒還要漂亮的謝玉香?聽起來好像很不錯,不過蕭山盛知道,這簡直跟天上掉餡餅一樣難。

現在蕭山盛總算明白,老媽為什麼這個月老催着他快回家了,他還以為是太想他了,這才說服雲兒一起回來看他們,順便向她母親提親,卻原來是想讓他娶謝玉香。

只是這謝玉平竟然把謝玉香嫁給求到雨的人,這也太兒戲了吧?

萬一真的有人瞎貓碰到了死耗子,真的求到了雨,難道謝玉香真要嫁給那人?

蕭山盛有些同情地看向謝玉香,只見她**的俏臉滿是無奈,不過無奈之中有一種希冀,好像希望他能求到雨,神情很是迷人,讓他看得有些失神。

謝玉平見蕭山盛一直盯着妹妹看,以為他想娶他妹妹,他不屑地道:「你別想美事了,你以為你能求到雨嗎?大家都沒有得到公王爺承認,可是我學會了我爸求雨的那一套,一定只有我才能求到雨,所以我妹妹是不可能嫁給你們的。」

「哥,你說完了吧,說完了就忙你的事去,別攔着蕭山盛了。」謝玉謝臉紅紅地道,清純之中不失美艷,更顯嬌美,看得蕭山盛直發獃。

蕭山盛暗暗把她跟雲兒比較,不得不承認雲兒還是比不上眼前的女孩,不過雲兒更懂打扮,衣裙能把她身上的優點更加突現出來。

謝玉平頓時像炸毛了的公雞,臉上橫肉顫動更急,大怒道:「我哪有攔着蕭山盛,這是去咱家的路,回他家的路在他後面呢。」

謝玉香看到哥哥發怒了,反而狡黠地笑道:「我有事要他幫忙也不行嗎?」

謝玉平盯着妹妹那如花笑嫣,便知道她在使詭計,堅決地搖頭道:「妹妹,你別想騙你哥,我們家有吃有喝,雖然爸身體不好,但蕭山盛又不是醫生,要他幫什麼忙?你不是看上了他,想跟他約會吧?」

謝玉香又羞又惱,白嫩的臉上滿是紅暈,嬌艷如花,咬着下唇委屈地道:「哥,你瞎說什麼呢,我是讓蕭山盛到咱家拿茶葉和藥材去賣錢給爸買葯,你要是能賣個好價錢,你可以繼續攔着他。」

謝玉平頓時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臉上的橫肉都搭拉了下來,他耕田種地還行,可是讓他賣東西,卻是難為他了,他是真的不是這塊料,所以一心只想繼承他爸的廟祝之位,想弄點錢。

可是謝玉平還是沒有讓路,他搖頭道:「要他幫忙賣東西也可以,不過得過了明天才行,我怕你幫他。」

謝玉香又氣又惱地道:「你是怕我把爸的東西給蕭山盛看吧,怕他學會了求雨,跟你搶了廟祝之位,還要把我嫁給他。」

謝玉平沒有出聲,算是默認了。

有謝玉平在,蕭山盛其實也不想再去謝玉香家,只能遺憾地道:「那就改天吧,我先回家了。」面對純凈絕美的女孩,他實在說不出改日的污話,生怕玷污了她。

謝玉香以為蕭山盛是剛回來要急着見父母,也沒有阻攔,秀美的眼睛一轉,笑眯眯地道:「那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到時我打電話給你。」

說完還有些不安地偷看了一眼蕭山盛,好像怕他看出她心中的小九九。

蕭山盛倒沒有留意謝玉香的小動作,匆匆留下手機號碼就跑了,讓她既不舍又失落。

還沒到家,蕭山盛就看到了像澆過水的菜園,綠油油的,哪裡有一開始的蔫樣,心裏一怔:真的下雨了?

然後蕭山盛便看到了等在路口焦急張望的父母,心中一下子就被親情給溫暖了,眼睛澀澀的,聲音有些嘶啞地叫道:「爸媽,我回來了。」

聽到兒子熟悉的聲音,路口張望的中年男女疑惑地轉過身來,終於看到了久盼的兒子,頓時眼睛亮了起來,在兒子身上不停地掃視着。

雖然疑惑兒子怎麼從後面出現,但是他們的注意力並不在此,而是左看右看,卻沒有見到他們最想見的兒媳婦。

蕭母正要詢問,蕭父卻拉住了她搖了搖頭,用眼神示意:你沒看到兒子強裝歡笑的樣子嗎,肯定是出問題了,你一見面就揭他的傷疤,他能好受嗎,得慢慢來。

蕭母默契地點了點頭,一臉慈愛地道:「阿山,快進屋,一路累壞了吧,媽燉了你愛吃的土雞豬肚煲,已經燉了半天了,老香了,先吃兩碗墊墊肚子。」

雖然父母沒有問他和雲兒的事,但他知道這是父母怕他傷心,一路想了好幾個借口的他,最終還是無法隱瞞,主動說出了事情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