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崛起
寒門崛起 連載中

寒門崛起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周大番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妍 李公子

穿越第一個月,被架去縣府任女人挑選怎麼辦? 一個素未蒙面的女人,竟然要當我老婆?還要給我生猴子,還要給我納小妾?這麼開明的老婆哪裡找? 朝代混亂,時局動蕩,身在鄉野指掌千里之外又怎樣? 外敵入侵,想搶我的錢?做夢!展開

《寒門崛起》章節試讀:

第4章 岩鹽礦脈,發家致富!


  讓老婆餓肚子,他干不出來。
  好歹是個穿越者,掌握着不少現代先進的技能,總不能在古代餓死!
  這山後頭,有個野熊嶺。
十年前原主還是個十來歲的小娃娃,曾經跑進山裡,瘋玩三天三夜。
在野熊嶺的某個低矮斷崖,發現了一條裂縫。
  那條裂縫中有鹽!
  原主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可穿越過來的他卻是清楚,這是裸露地表的岩鹽!
沒有被地表雨水沖刷,已經十分難得,這也意味着地下有豐富的岩鹽礦脈!
  說起來發現這條裂縫還頗為神奇,當時他見到附近常有大型動物出沒,經常去那條裂縫舔石頭,他也跟着舔了一下。
  鹹的!
  多年來那條裂縫無人知,興許還能靠着記憶找到。
挖些岩鹽回來,不難掙到第一桶金!
  吃飽飯過後,劉妍看了看他,俏臉羞紅,不知為什麼格外緊張,雙手抓着衣角都在抖動。
  「李~哥哥,休息吧?
!」
  看那一張床,李豐年瞬間就明白了,道:「今晚你睡床,我在堂屋弄個板子就行!」
  「那~那怎麼行?」
劉妍一下子急了,「我已經是李哥哥的人,怎麼能分開睡?
要是傳出去,村子裏的嬸嬸們該笑話李哥哥的,不能讓外人寒磣了李哥哥!」
  二八少女體如酥!
  李豐年還是經歷過硬盤裏面幾十個老師傾囊相授,學習了許多奇門技藝的,怎麼可能不動心?
但是對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子動手,他干不出來。
  難不成事後給些銀兩,就說是談一晚上的戀愛?
  反正已經是他老婆,什麼時候都不遲!
  「你先去睡吧!
你我相識,總得有一個互相了解的過程。
有些事情,以後不遲!」
李豐年笑了笑,轉身去準備一塊大門板。
  劉妍看着這個男子,心中很感激,臉色潮紅,她自己也還沒準備好呢!
  懷着忐忑的心情,李豐年熬過了一夜!
  次日清晨,劉妍燒好了熱水,煮了粗糧粥,貼心的喊他起來,又把家裡家外打掃了一遍,打理的僅僅有條。
  李豐年收拾了一下,拿了把柴刀進山。
  目的很簡單,找到那條岩鹽裂縫!
  劉妍靠在門口,痴痴的看着他,「李哥哥,山裡多蛇鼠,要早些回來!」
  李豐年擺擺手,早先跟她解釋過,這一趟只是碰碰運氣,如尋到好東西便是,尋不到也不會勉強。
  一抬頭,就是一望無際的野熊嶺!
  好歹是有老婆的人,李豐年說什麼也不忍心讓老婆挨餓!
  金水村裡有個獵戶陳老頭,經常上山打獵。
這個年代一隻野兔能換二十文錢,一文錢能買一個饃,三文錢一斤粗糧。
粗糧是由黍、稷、稻、小麥、大麥、菽、麻等等糧食作物混合而成。
說是這麼多,其實就是些最差的穀物。
  有點像南方種植水稻,收割之後稻田裡殘留的穀物,殘次品。
儘管很難吃,但卻是底層人賴以生存的糧食。
  好的糧食,早就全部上交賦稅!
  打一隻野兔,能買六斤粗糧,拿來煮粥夠一家三口人吃半個月的了!
  這裡的人崇過午不食,早餐是一定要吃的,因為要下地幹活。
午餐不是不吃,是太窮,沒有那麼多口糧吃,所以才不食!
  前世李豐年是個山裡娃,山路對他來說並不難走。
而且後山多竹林,村子裏的人經常上來挖野菜野蘑菇什麼的,小路眾多。
  再遠處,就是野熊嶺了!
  聽說野熊嶺有吃人的灰熊,所以即使是老獵人也很少敢踏足。
裏面猛獸毒蟲,瘴氣橫生,不亞於原始深林。
  李豐年找到一條溪流,洗了把臉,繼續往野熊嶺的方向走去。
依着小時候的記憶,他一直沿着溪流走,倒是不會迷路。
  小半天,李豐年來到一面凸出來的斷崖下方。
斷崖形成了一個凹陷進山體的岩洞,雨水淋不到裏面去。
下方亂石,四周長滿了茂密的灌木。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條長十幾米,寬只有半米,深也是半米多的裂縫。
石壁上和裂縫底下,都是散落的白色晶體。
一個活物杵在裂縫邊緣,正專心舔着石頭。
  這是只鹿羔子,半大不小,後腿被什麼猛獸咬斷了,半條蹄子耷拉着。
  李豐年迅速躲在一簇灌木裏面,這鹿至少有幾十斤肉,要是打回去賣了,起碼半年不用擔心沒糧吃!
  他悄然退走,尋得一條竹竿,竹竿前端削尖,緩緩靠近那瘸腿的小鹿。
  耐心點!
  再耐心點!
  瘸腿小鹿舔鹽時非常警惕,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會瞬間彈射逃跑。
  只有它舔夠鹽,轉身的一瞬間~  咻~  一道竹竿飛射而出,速度快,力度大,猶如標槍一般。
但小鹿反應更快,幾乎彈跳起來。
  嗤~  竹竿洞穿了小鹿另一隻後腿,但並未傷及要害,它下意識的向前條竄,一下子就卡進亂石的石縫中。
李豐年趕緊追了過去,在他眼裡那不是鹿,那是上百文錢。
  來到鹿身邊,他用刀背一刀敲死這野鹿,把幾十斤鹿肉拖了出來。
  鹿肉在手,李豐年臉色大喜!
  鹿皮上沾着些許白點,這種白色晶體大小不一,十分細碎。
李豐年沾了一點,用舌頭嘗了嘗,頓時喜出望外。
  岩鹽!
  李豐年當年上化學課的時候,曾看過岩鹽的模樣,淡黃色或者紅色,黑色的晶體,主要成分就是氯化鈉,也就是鹽的成分!
  這個時代的鹽是朝廷管控物資,還是涉軍的戰略物資。
人可以不吃飯,但絕不能長期缺鹽。
特別是行軍打仗,鹽必不可少。
沒有鹽,就沒有力氣!
  也正是因此,私自販鹽是砍頭重罪!
民眾買鹽,只能去往官府的鹽鋪。
但是官方鹽的價格非常高,達到三百文錢一斤鹽的價格。
很多人別說三百文,就是三文錢也難拿出來。
  通常鹽的價格,是粗糧價格的一百倍!
  但是上有計策下有對策,鹽價居高不下,也有人鋌而走險販賣私鹽。
私鹽的價格低一半,但也要二十文錢一兩鹽。
老百姓還是用不起,就用一種叫做鹽布的東西。
  把布在鹽水裏面煮一遍,晒乾,布上就殘留有鹽分。
做飯的時候,拿鹽布唰一下即可,往往一塊鹽布都要用半個月,直到清淡無味。
  更有用不起鹽布的,在人或牲畜的尿液中曬鹽~  鹽是重要物資,私販被官府抓住,砍頭是沒跑的。
但是好些人窮都不怕,還怕死?
販私鹽的就跟現代販違禁品的一樣,總是打擊,總是不絕!
  李豐年心裏已經起了販私鹽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