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極品狐狸精被冷冰糙漢嬌養了
八零極品狐狸精被冷冰糙漢嬌養了 連載中

八零極品狐狸精被冷冰糙漢嬌養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月桃花a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瑤 現代言情 陸長

宋瑤穿越了,不光容貌極品,性格也是個極品
人人都知村西老宋家的大閨女是個狐狸精,容貌妖嬈,就愛勾引男人,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禍水、破鞋」
宋瑤一穿過來就被抓姦,原身媽性子貪婪愛貪小便宜,原身爹老實憨厚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家裡窮的叮噹響,宋瑤還要面對時時惹禍的弟弟,毒舌的小妹
宋瑤望天,問題不大! 不就是操起傢伙幹麼,她就不信換了個時空她就闖不出一番事業! 至於那些時不時招惹的桃花債,宋瑤微笑,再見!男人只會影響本姑娘掙錢的速度! 宋靜重生了,發誓要比上輩子當了一輩子闊太太的堂妹宋瑤過的好! 為此她搶了宋瑤的男人,搶了宋瑤的工作,原以為逼的堂妹這輩子只能擺地攤了,然而她眼睜睜看着宋瑤的小地攤變成了小飯館,小飯館又變成了連鎖大酒店
宋瑤比上輩子更有錢了! 最關鍵的是,為什麼她找的男人都比上輩子的好?摔!展開

《八零極品狐狸精被冷冰糙漢嬌養了》章節試讀:

第2章 膚白貌美狐狸精


原主出生在北方原平縣一個極普通的小山村。

說她普通,是紅家窯村老宋家這一支,從祖上起都是根正苗紅的農民。

這一家子從祖爺輩起都是從土裡刨食的,就算在村子裏,都是極普通的人家。

然而這姑娘的長相可一點都不普通。

這小小的山村裡,也不知怎麼就孕育出了她這樣一朵嬌花。

打小起,這姑娘就長的膚白大眼,樣貌精緻。

隨着年齡越大,越發不得了了,這姑娘越長越美。

瓜子臉,水蛇腰,皮膚極白,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旁邊還生着一點艷紅色的淚痣,微微一笑就瀲灧生光。

這樣一副打眼相貌,就算是在後世,也是一副標準的禍水長相。

但在這個村子裏,不,確切的說是在這個年代,顯然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村裡人哪見過這樣的尤物,覺得她一顰一笑都在勾引人。

原主的性子也不是個安分的。

她是家中第一個孩子,尤其又長的這麼好看,她媽王招娣把她看的跟金疙瘩似的,從小就寵的厲害。

原主性子被寵壞了,不光在家裡什麼活兒都不做,從小她就很懂得利用自己的相貌優勢,從小男孩手裡騙東西吃。

雖說這年頭也沒什麼好吃的,無非就是烤個馬鈴薯紅薯,村裡的孩子常常上樹下河,摸個魚烤個鳥蛋啥的。

原主從小就會在男孩子中間左右逢源,惹得他們為她吃醋打架,她的名聲自然就好不了。

及至長大,原主越長越好看,惹得十里八鄉的小夥子和遊手好閒的賴漢們有事沒事就在她家門口晃蕩。

漸漸的,她「狐狸精」的名聲就傳了出來,這姑娘被冠上了個「不正經」的名頭。

不過原主這時倒收斂了起來,不再隨意撩撥別人,倒不是她改了性子,而是村裡那些後生她都看不上!

她被父母寵大,又深以自己相貌為傲,一門心思就想找個城裡對象,村裡那些土裡土氣的男娃她自然看不入眼。

她長的美,從十七歲後媒人就快踏破宋家的門檻了,給她說了不少親,裏面也不乏縣城裡的。

但她一個都看不上,一門心思嚮往着大城市。

她心氣這麼高,漸漸連媒人都再懶得登她家門了。

原主就這樣每天在家好吃懶做,眼瞅着就快二十歲了。

這時候,村裡被爆出一個姓於的知青家裡是京市的。

這些年,村裡好多知青都陸續回城了,原主也打過找個大城市知青的主意。

但知青能回城的,哪個想留下來娶個鄉下媳婦?

也有貪圖她美色的,但原主也不傻,三兩語就能套出對方的家境。

一般普通的工人家庭她都看不上,她深信以自己的樣貌,一定能飛上枝頭變鳳凰。

抱着這樣的心思,原主倒也挺「潔身自好」的,直到聽說村裡的於知青是來自京市的。

京市啊,那可是首都啊!

原主聽到於知青的家世,一下子就動了心!

小於知青是幾年前來到紅家窯村的,他性子沉默寡言,長的瘦瘦弱弱,戴着副眼鏡,看着就一副文弱書生樣子。

但他因為家庭原因,自來到紅家窯村後就被分配去打掃茅廁,原主這樣心高氣傲的,以前哪裡看得上他!

也就是這兩年,於知青的處境才漸漸好了起來。

年後,於知青的家世被爆了出來,他不光來自京市,父親還是什麼大學教授,母親是大醫院的大夫。

如今京里有了接收指標,於知青也要被調回去了。

這消息一出來,整個村裡都炸了,任誰也沒想到平日沉默寡言的小於知青居然有這般家世。

相比起村人的興奮和津津樂道,原主則一下子就心動了。

她開始殷勤的製造和於知青的「偶遇」,有事沒事就在他周圍晃蕩,勾引的心思不要太明顯。

但她顯然來遲了。

早些年,於知青剛來村裡的時候看到原主也曾被驚艷,目光像別的小夥子似的忍不住追逐過她的身影。

但他那時候在掃廁所,原主一副躲臭狗屎的模樣,避之唯恐不及。

於知青被村裡人瞧不起,村支書的女兒孫巧蘭倒瞧上了他白白凈凈的模樣,有事沒事就給他送吃的,送溫暖。

也正因為有孫巧蘭護着,於知青在村裡才沒被人欺負。

於知青也是個知恩圖報的,對孫巧蘭不錯,前些時聽說兩人已經在議親了。

村裡的姑娘們都羨慕孫巧蘭眼光好,羨慕她能跟着去京市,以後就是大城市的人了。

然而最眼紅的自然是原主,她嫉妒的發狂,開始更頻繁的跑去找於知青。

村裡那些鄙夷嘲諷的目光她通通都不管了,只堅信以自己的美貌,什麼樣的男人勾引不到!

回想起原主這些天做的腦殘事,宋瑤都快氣死了!

今兒個也是,原主一大早就跑去找於知青,打着還書的名義約他在後山見面。

這本書是於知青父母從京市寄來的,於知青把它借給了其他知青。

原主的妹妹宋蟬今年上高二,從知青所跟相熟的姐姐借回來看,就被原主偷了出來。

於知青也被她這段時間騷擾的煩不勝煩,出來也是想跟她說清楚。

然而兩人到了後山,原主含羞帶俏,撒嬌作痴的還沒說幾句話,孫巧蘭就帶着人怒氣沖衝過來「抓姦」。

兩人爭吵間就打了起來,混亂中原主也不知道是被誰推了一把,一頭磕在了樹上。

原主被撞破了頭,周圍人一看,也怕出事,趕緊把她送回了家。

原主爹媽看到女兒撞昏了,就跟天塌了似的,趕緊找了衛生所的大夫來看。

好在她只是擦破了點皮,然而孫家卻不肯罷休了,孫巧蘭的媽劉二英帶了一幫女人堵着宋家大門就來罵。

聽着外頭傳來的口口聲聲「脫褲子」「滾草垛子」等字眼,宋瑤頭疼的撫額。

「滾草垛子」,原主倒是想呢!

她巴不得生米煮成熟飯,可這不是沒來得及么!

再說人家於知青還得肯呢!

宋瑤聽着外頭嘈雜的叫罵聲怎麼都坐不住了,畢竟現在她穿成了原主,這一聲聲的「狐狸精」「賤人」不是往她臉上甩巴掌?

她利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