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平民也能成為寶可夢大師嗎
平民也能成為寶可夢大師嗎 連載中

平民也能成為寶可夢大師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寶可夢世界的混子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寶可夢世界的混子 遊戲動漫 青岩

在這個寶可夢的世界中,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我只能和我的夥伴抓住任何變強的機會,期待着某一天能變得強大
展開

《平民也能成為寶可夢大師嗎》章節試讀:

第七章 稚山雀與鉗尾蠍


叮鈴鈴鈴———

煩人的鬧鐘響起,我關掉鬧鐘打了個哈欠,我起身抓緊洗漱完畢出了門,這次的公寓我打算租到鉗尾蠍孵化為止。

我站在酒店門外抱着孵化器,掏出寶可夢圖鑑呼叫了迦勒爾車隊飛往了郊外,因為我打算在A市岩石道館附近租間公寓,這樣和大針蜂在道館訓練也方便些。

(歐洲在十五年前改名為迦勒爾地區,在當時著名的迦勒爾車隊應運而生,此後在各聯盟的貿易中發展到了全世界。)

很快我就到了道館附近。這裡說是郊外,可因為這家道館的緣故,這裡早已形成了一片不小的商業區,所以我很快就租到了一間傢具齊全的小公寓。

我付完款,將孵化器放好後,準備出門到岩石道館附近山林的樹果種植區採購樹果,因為我打算給大針蜂自己製作些蟲系能量方塊。

至於我原先那套能量方塊製造器早已和那棟公寓一起變成了碎片,我只好幾天前又從我之前工作的寶可夢培育屋訂購了一套。算算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天,我將新公寓的地址告訴了老闆,他說會給我送到門口的。做完這些後我便出發前往了樹果種植區。

很快,我採購完畢帶着大針蜂走出了種植區,因為是第一次來買,所以老闆送了我一個印有這家樹果種植區標誌的初級空間背包給我裝樹果。

雖然不大只有半立方米,但是給我減少了帶着一大堆樹果走山路的麻煩,並且因為是空間背包,所以重量減少了60%,我很輕鬆就能背着它跑跑跳跳什麼的。

於是我和大針蜂慢悠悠的走在前往道館的山路上,和大針蜂這個話癆閑聊。

這個世界的寶可夢可以輕鬆理解人類現在使用的各大聯盟統一制定的聯盟語,而大針蜂雖然不會說聯盟語,但是它從獨角蟲時期開始就很喜歡跟我對話,所以即使有時候我不能理解它的意思,但它用肢體比劃一番我也能理解個大概。

突然,我看到天空中有一隻稚山雀搖搖晃晃飛過,而它的身後緊跟着十幾隻烈雀不停的對它攻擊,我立刻讓大針蜂飛上去阻攔烈雀,而烈雀看到大針蜂沖向它們便一鬨而散。

而稚山雀看見烈雀被大針蜂攔下,終於體力不支從半空落下,我急忙跑過去接住了稚山雀,但是因為稚山雀從半空落下的衝擊力,我閃了個蹴咧抱着它摔了個狗吃屎……

「嘔,呸呸呸」

我半跪在地上抱着稚山雀,乾嘔着吐出嘴裏的泥土,然後叫回大針蜂查看這隻稚山雀的傷勢。

我看到鮮血從稚山雀的胸前滲出,用手輕輕撥開它胸前的羽毛,發現在胸口的下方有幾個被烈雀啄傷的傷口不斷在滲出鮮血,最嚴重的一道傷口划過整個胸部,透過向外翻起的肌肉和皮膚甚至可以看見它慘白色的骨骼!

稚山雀痛苦的抽動身體,強睜開一隻眼掙扎着想要逃離我

現在容不得耽擱了,我將它按在腿上,任由它撓爪我。我快速把身上的短袖撕成一塊塊布條將稚山雀這道胸前傷口合併在一起包紮起來,然後掏出寶可夢圖鑑開始拍攝視頻

「請救救這隻稚山雀,我稍後會趕到!」

錄完後,我將寶可夢圖鑑和稚山雀放入大針蜂的懷中,讓它趕緊去岩石道館找工作的喬伊小姐治療。

大針蜂向我點了點頭迅速飛上天空不見了蹤影,我立刻向著岩石道館狂奔而去……

很快,我趕到了岩石道館,看見稚山雀已經被治療過了,安靜的躺在大針蜂的懷中睡著了。

我向喬伊小姐取回寶可夢圖鑑付清治療的費用,而喬伊小姐也告訴我這隻稚山雀沒有錄入聯盟信息,所以這是只無主的野生寶可夢。

看着再次支出的八千治療費用感到一陣頭疼,而且接下來想要養好傷恐怕一些補劑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我將大針蜂懷中的稚山雀抱出,帶回了我的新公寓。

回到家,我將稚山雀放在床上有些發愁。

「現在大針蜂已經開始訓練,接下來沒有能量方塊和補品補充能量,恐怕身體會落下暗傷。而鉗尾蠍也快要出生,它的營養也不能落下,我現在還有能力收養稚山雀嗎?」

在床上的稚山雀突然蹭蹭了我的手,虛弱的叫了一聲,似乎在感謝我救了它,然後閉上眼睛再次睡著了。

我有些無奈了,稚山雀的最終進化型鋼鎧鴉確實很強,我也十分想收服,更何況如果就這樣不管它,它或許在野外就活不下去了。

「淦,不管了先收養它吧,聯盟貸款反正還有好幾個月到期,等鉗尾蠍出生就帶它們註冊成為正式訓練家吧!」

我使勁揪着頭髮咬牙說到。

………………

一個月很快過去,稚山雀在我的照顧下成功恢復了健康,在此期間我也成功收服了稚山雀。

「寶可夢的身體恢復能力真是強大,換作我受了這種傷,恐怕要休養一年才能完全恢復吧!」

我看着床上活蹦亂跳和大針蜂打鬧的稚山雀感嘆到。

我轉身看向桌子上的孵化器,雖然裏面還有薄薄一層營養液,但這幾天我發現鉗尾蠍蛋有時候會晃動幾下,大概鉗尾蠍快孵化了吧!

咔嚓———

我抱着孵化器仔細觀察突然,我聽到一聲清脆的破裂聲傳來。鉗尾蠍蛋的殼上從原本的裂縫處裂開了幾道口子,一隻巴掌大小藍黑相接的鉗尾蠍從蛋殼裡探出頭。

「嘶叩!」

鉗尾蠍奶聲奶氣的擱着孵化器沖我叫到,我趕緊打開孵化器提起鉗尾蠍放在手心。

而鉗尾蠍親昵的蹭着我的手,發出開心的聲音,似乎把我當成了它的父母。

「嘶痞 叩嘎」

大針蜂和稚山雀飛到我身邊好奇的看着剛出生的鉗尾蠍

鉗尾蠍被突然出現的大針蜂和稚山雀嚇了一跳,鑽進我的衣服里瑟瑟發抖。我輕輕撫摸着鉗尾蠍,低頭柔聲說道

「鉗尾蠍不用怕,它們和你一樣都是我的家人,快出來跟它們打個招呼吧!」

大針蜂和稚山雀朝我鳴叫一聲點了點頭,很是認同我的回答。

鉗尾蠍慢慢從我的領口探出頭看了一眼大針蜂和稚山雀害羞的向它們打招呼。

這時稚山雀飛到我的肩膀上對着我懷裡的鉗尾蠍「嘎啊嘎啊」的叫着,而鉗尾蠍似乎因為稚山雀和自己差不多大,所以並不是很害怕開始和稚山雀交流起來。

我看到鉗尾蠍和稚山雀似乎很投機,便把它和稚山雀一起放在床上讓它們倆玩。

因為孵化後的蛋殼對於剛出生的幼年寶可夢來說是最好的食物,所以我帶着大針蜂將鉗尾蠍的蛋殼與提前準備的大奶罐牛奶混合起來,打算餵給鉗尾蠍。

大約過了半小時,我把磨成粉的蛋殼倒在碗中的大奶罐牛奶裏面混合均勻。

突然稚山雀飛到了我的肩膀上,我回頭看向稚山雀,它用翅膀指了指床上,我扭頭看去,這才發現鉗尾蠍已經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