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褫奪
褫奪 連載中

褫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文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易 懸疑驚悚 林濤

28歲無業游民的周易,被突然其來的一場爆炸案捲入其中,爆炸、面具人,在周易還沒弄清楚什麼情況下,又莫名其妙地成了網絡通緝對象
直到他打開那個神秘箱子後,越來越迷惑的事件,逐漸浮出水面
一個神秘的組織
展開

《褫奪》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黑衣人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周易瞬間從床上彈起,一臉驚魂未定的表情,看上去異常的慌張失措。

環繞四周,明媚的陽光剛好照進了整個房間屋內,屋內陳設的擺件,雖然有些老舊熟悉,但整體看上去卻有着說不出異樣。

「這裡是…?」周易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事物,大腦努力的拼湊着有用的信息。顯然記憶的讀取速度,還沒有門外的人來得強烈。

穿上拖鞋,一臉怒火的周易對着防盜門就是一腳。

「誰?」周易這毫無耐性的聲音中,帶着一聲沙啞,幾乎是壓抑着怒氣,質問對方的來歷,不過他這一吼,倒是起到了一些震懾作用,門外的聲音一下子安靜了。

不過他這一腳,結果是不錯,可反倒想要借題發揮的周易,鬱悶了不少。這門外究竟是誰啊?突如其來的好奇心的挾持,不由好奇地眯着眼睛對上了貓眼,向外看去。

空無一人的走廊,沒有任何異常,可下一秒,一隻黑乎乎的眼神突然出現,嚇得周易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

接着那瘋狂的砸門聲再次響起,不過這次砸門的頻率,顯然已經很明確,對方這不是找人,這多半是來尋仇的啊!

本能的逃生反應,讓他迅速從地上連滾帶爬的站起來,快步衝到廚房,一把掀開隱藏地毯下的地下室,快速地鑽了進去。

幾乎是同時,伴隨着一聲巨響,防盜門如同紙皮一般,被吹倒在一邊。滾滾濃煙里,慢慢顯現出一張烏黑色面具,他環顧四周,一個手勢下,身後出現數名黑衣人。

而這時躲在地上的周易,早就被頭頂傳來的沉重腳步聲,嚇得大氣都不敢喘,縮在衣櫃里瑟瑟發抖不說,腦子裡更是一百個問號,他不就是欠了3個月的房租,這老陳頭至於這麼要錢嗎?

周易躲在地下室的衣櫃里疑問着,可上面早就被翻的稀巴爛,可能是因為動靜太大,還是因為哪位好事者打了電話,往日都在麻將室內的老陳頭,正好出現在周易家門口。

這一腳剛踏進院子里,就聽到噼里啪啦的砸東西聲,一向好事的老陳頭,蹭地一下就跑進了樓里,只是這腳還沒邁進周易的屋裡,就被屋內的守着門的黑衣人,一巴掌直接拍飛出去。

可憐了老陳這一把老骨頭,直接拍在牆上,一口老血順着嘴角流了出來,整個人直接摔暈了過去。

這一看有人都打出血了,周圍看路過的人,嚇得趕緊跑開,就怕殃及自己。

周易的屋子搜測了一圈,為首的那個戴着烏黑面具的人,見被人發現了,便帶着其他人順着打開的窗戶跑走了。

只是臨走前,看見地上那個被掀開的地毯,眼神中閃過一絲陰狠。但聽到逐漸逼近的警笛聲,丟下一枚鋼珠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熱鬧的人群中,不知道誰報了警,很快**到達了現場,剛進樓里就注意到了,昏迷不醒的老陳。

江峰指揮這幾個人,將昏迷的老陳抬到救護車裡後,自己一人走上樓查看情況。

走進樓道里,有一股子刺鼻的火藥氣味,江峰大腦快速反應,估算對方十知八九,手裡有炸藥。出於本能反應的江峰,快速從腰間掏出手槍,壓低身體成防備狀態,慢慢向屋內靠近。

還沒有走到現場中心,就看到周易家門口,一片狼藉的樣子,尤其是那扇厚重的防盜門,像張被人揉碎的廢紙一般,丟在地上。

再向裏面走去,屋內陳設的東西,更是有着非常明顯的翻動痕迹。

從客廳到房間內轉到廚房,繞了一圈,確定沒有其他可疑人員後,江楓這才將手槍收回腰間,掏出手機撥通一通電話,示意其他人員儘快上來收集證據。

只是他這電話剛通,話還沒說完,「嘭」的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將整個房間掀開,江楓整個人更是如同紙片一樣,炸了出去。

路過的行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附近震碎的玻璃,嚇得紛紛躲避,待回過神來,就看到不遠處的居民樓正冒着滾滾濃煙。

半個小時後,躲在衣櫃里的周易,意識這才慢慢恢復過來。蹲在牆角看着渾身是血還陷入昏迷中的男人,眉頭微微皺起。

頭頂上的門打不開,人也出不去,眼前這個渾身是血的男人,實在是不知對方是敵是友。

尤其是對方腰間露出手槍,更是讓他心裏不由嘀咕,這人該不會是同夥被誤殺了吧?

正當周易猶豫要不要救他的時候,頭頂便傳來一陣呼喊,「有人嗎?我們是**,下面有沒有人啊!!!」

聽到是**的聲音,周易連忙呼叫着:「這裡.....這裡有人!!」

半個小時候後,急救中心內。

周易坐在急診室內,處理着爆炸時被劃傷的胳膊。待護士將傷口包紮好後,推着醫藥車走出急診室後,接着兩位穿着便服的**走了進來,看見周易後,出示了一下警官證。

「您好,我是市局重案組林濤,這位是我的同事陳警官。」自我介紹好後,兩人便拉開一旁的椅子,一動不動的看着周易。

突然被兩個人**,這麼盯着看,是個人心裏都害怕。更別說他這在外面還欠了不少外債,東躲西藏的人,這心裏總是有鬼,說話也難免有些結結巴巴的。

「你...你們這麼看着我幹嘛?」

「你是叫周易吧!」

周易點了點頭。

林濤盯着周易的臉,隨口問了一句:「為什麼你家房子裏面會有個地下室啊?」

「地下室?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房子是我租的,那個地洞也是前陣子,無意間發現的。」

「無意間發現的?這麼巧嗎?發生爆炸剛好就躲在那裡。」一直沒有開口的陳警官,顯然是不相信周易說的這個理由,來之前他就看了資料,這個周易就是個無業游民,身上還負債不少。

房租都欠了不知道幾個月,像這種年紀輕輕就遊手好閒的人,他真的是實在很難不帶有色眼鏡看他。

周易雖然膽小怕事,但他也不是傻子,一聽爆炸這兩個字,頓時就明白這兩個**找自己的原因,雖然知道了因為什麼,但心裏反倒有些委屈和憤怒。

他不過就是欠了點錢,至於把爆炸這件事和自己聯繫上嗎?

「我說兩位警官,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自己閑的沒事,自己炸自己住的房子嗎?」

說著他將自己纏滿繃帶的手,舉了起來,露出一副苦笑着:「警官,我現在都這樣了,難道你們不該調查一下,莫名其妙闖進我家的那幾個人嗎?」

「等一下,你說有人闖入你家裡?那你記得他們幾個人?有什麼體貌特徵嗎?」林濤一連拋出好幾個問題來,周易露出一絲尷尬地笑容。

「我......不知道,我沒看到對方。」

「得,一問到關鍵,又不知道了。」坐在一邊正低頭做着筆錄的陳警官,將筆記本直接合上,臉上露出一副極度不悅的表情。

看見對方這個表情,周易也是心裏一陣鬱悶,至於嗎?

他沒看到對方長相很奇怪嗎?也不想想,他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來。

對他這個兇巴巴的樣子,搞得他好像是那個罪大惡極的壞人似的。

坐在一旁的林警官,眼神中閃過一絲哀傷,但他還是忍住情緒的爆發。心平氣和地向周易解釋道:「周易,我知道您對剛剛發生的事情,還有一些茫然,但我還是希望您能認真地回想一下,剛剛所發生的事的任何細節。」

因為這件事情所造成的社會影響非常嚴重,最重要的是我的同事,就是和你從地下出來的那位,因為這次事故,現在人還在急救室內搶救中。」

「所以我希望您,能積極配合我們的調查,希望儘快抓住罪犯,同時也還社會一個真相。」

周易見他說的真切,顯然擺出一副,今天不說出個結果,誓不罷休的架勢,頓時就覺得這腦袋都大了。

「不是,我上哪說什麼真相,我壓根就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擱家睡了一覺。還沒睡醒就被人砸門,我順着貓眼看了一眼,就看見一隻大眼珠子,嚇得我就跑到那個地下室里。

我上哪知道人長成什麼樣?」 周易說的話,確實不假,可兩位警官對視一眼,再看他時,表情卻有點無奈。

「周易,我勸你還是實話實說吧!你覺得你現在編的這些話,能有幾分可信度?」

你叫一個正常人看到,你說的什麼眼珠子,會嚇得躲在地下室里嗎?」陳警官一臉嚴肅,眼神中更是帶着一絲懷疑的神色。

這讓本就被莫名其妙卷進奇怪事件的周易,心裏更是一陣鬱悶和氣憤,這人一生氣,理智也就出走,說話的語氣更是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架勢。

「不是,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好端端地在家裡睡覺,住的地方被人給炸了,你們不去抓兇手,是在這懷疑我是嗎?」

這一刻周易的情緒,彷彿找到了一個發泄口,一口氣將心中那股不滿的情緒,全部倒在眼前這兩位**身上。

周易的聲音幾乎是越說越大,甚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見事態有些失控,林警官連忙開口,試圖緩解周易的情緒。

「事情還沒有在調查清楚之前,我們有權對任何人產生懷疑,這裏面也包含,你所居住的小區附近任何人。」

當然,如果你不希望成為警方懷疑的人員,那就請你積極配合我們調查,儘快找到犯罪嫌疑人。」

又是這幾句話,怎麼又把事情繞回來了,周易雙手忍不住壓制着不停跳動的太陽穴,他就不明白,他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白說了,怎麼他就不相信自己說的話。

「不是,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我根本就沒看見到對方什麼樣子。為什麼你們就不相信我呢?」

周易還在努力地解釋着,可眼前這兩位**,顯然已經沒有過多的耐性,就連一直都在剋制的林警官,說話的語氣都變得有些生硬。

「周易,不是我們不相信你,我在來之前就調查了附近的監控,說來也巧,就在昨天晚上那個監控就壞了。」

說到這時一直沉默的陳警官,也跟着補充道:「最關鍵的是,我們調查出你最近幾天,又買了大量的意外保險,而且受益人都是你自己。對此你難道沒有什麼可以解釋的嗎?」

監控!巨額保險!這兩次,對周易來說簡直太意外了。

「不是,怎麼可能,你們也不想想,我房租都快交不上了,我上哪來的錢給自己買保險。」

還有監控壞了,這個我上哪知道它會壞啊!」

「周易,如果你還是這樣頑固不化,那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我們也沒有時間和你耗下去,如果不是你自己給自己買的巨額保險,又會有誰能給你買保險,而且受益人還是你自己的名字。」

還有,我們也調查到,你身上可以是背着不少債務,那些賠償金,可不止能讓快速還上債務不說,就連以後的生活都能得到優質的保障。」

面對林警官的這一通分析下來,周易更是鬱悶至極,這事擺在他面前分明就是百口莫辯,他明明就什麼也不知道,他上哪知道誰給他買的保險。

想到這,周易突然眼前一亮,想起昨天晚上遇到那個奇怪的人。

難道這事是和那個大叔有關,但仔細想想這又怎麼可能呢?一個住在天橋地下的大叔,隨口編出的一句玩笑話,怎麼可能就實現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