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劍,可護山河五千年
我有一劍,可護山河五千年 連載中

我有一劍,可護山河五千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太國誠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太國誠主 奇幻玄幻 秦堅

【傳統玄幻+重生+穿越+扮豬吃虎+殺伐果決+掌控一切】 一個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熱血少年; 一個是異界因偷學功法即將被處死的武院勤奮雜役; 一個是活了十餘萬年的劍仙聖祖
他們是三個人? 不,他們是一個人,——秦堅
本書又名《萬古帝師》: 講述萬年老怪秦堅重生少年時,為了找回十二親傳弟子和宗門三萬弟子逆襲再戰的故事; 復興華族,掃除霸權,君臨天下; 化除黑炁,集齊四大,建永恆仙國
威震九天,劍鎮蒼穹
展開

《我有一劍,可護山河五千年》章節試讀:

第5章 遙知封城


「想不到我鄒豹,莫名其妙死在了這樣一個石林迷陣中!」

鄒豹慘然一笑,高大的身子,撲通一聲跌倒在地。

緩緩閉上了眼睛。

心中有些後悔,不該說出汪高明的名字,壞了行規。

「草,狗日的竟然自己撞死了!」

石林迷陣之外的山石上,看到鄒豹自己撞死了的秦皇之老眸圓睜,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在他的預料中,至少還有一番慘烈的廝殺。

最後哪怕能勝,也必然是慘勝。

想不到贏得如此輕鬆,兵不血刃。

秦佳三人,也是張大了嘴巴,半晌回不過神來。

驚喜過後,齊齊回頭看向秦堅。

發現秦堅坐在山石上,閉目養神。

自始至終都沒有動過。

彷彿一切盡在掌握。

四人相視一眼,秦堅,果真變了。

變得神秘,強大,讓人捉摸不透。

半天的工夫,就展露了針灸,獸語,預測和陣法。

秦家有此天才,應該能挺過眼前的難關吧?

至少打獵會佔着極大的優勢,如魚得水。

石頭和瘦猴,驚喜交加中,迫不及待衝進了石林迷陣,把鄒豹還未僵透的屍體拖了出來。

摘下了他身上的儲物袋,遞到秦皇之的面前。

「哈哈,不錯不錯,今天收穫不小!」

秦皇之掃了一眼,忍不住放聲大笑,臉上的皺紋,也徹底舒展開來。

摸出了大煙槍,吞雲吐霧猛吸了幾口,才細細盤點。

鄒豹的儲物袋,有一百立方米左右的儲物空間。

這是二級儲物袋,價值至少是三千金幣。

秦皇之的儲物袋,只是一級儲物袋,裏面只有二十立方米左右的儲物空間,都花了一千金幣。

鄒豹的儲物袋中,有五千多金幣,兩千多斤糧食和數十件兵器。

秦佳三人見狀,也是喜不自勝。

雖然沒有說感謝,但是看向秦堅的眼神中,都充滿了感謝和欣喜。

今天,要不是有秦堅。別說搶到那麼多戰利品,他們小命都可能掛在這裡。

石頭興緻勃勃道:

「要是在平時,五千多金幣,至少能買到一百五十萬斤糧食,現在行情不好,不過買個幾十萬斤糧食,應該沒問題。」

平時,一金幣能買到三百斤大米。

現在黑炁肆虐,食物的價格暴漲,糧食更是難買。

「還是按照老規矩,戰利品一半上交家族,一半參與者按功勞分配。」

秦皇之長長吐了個煙圈,收起了儲物袋。

在場眾人之中,只有他有儲物袋。

瓜分戰利品,也肯定得回去再分。

現在分了,眾人也沒地方放。

在四人興奮的談論中,秦堅已經站起身來,走向了鄒豹乘坐的火眼飛雕,艱難爬到了它的背上。

秦佳見狀,慌忙衝上前勸阻,「哥,你身體有傷,這樣裸騎太危險!」

「我要去一趟大荒森林。」秦堅道。

秦皇之聞言,心中微微一疼。

這孫子表面冷漠,心中卻時時把家族的事放在心上。

馬不停蹄,帶傷上陣,就要去苦任務。

他上前吩咐道:「再急也不急在一時,先回家,明天再組織人手去。」

「東陽城,今天進不去了。」

秦堅看向東陽城的方向,眼神悠悠,彷彿洞悉一切,「我勸你們也別去了,省得白跑。」

知道秦皇之四人不信,沒有多說。

「怎麼可能進不去呢?」秦皇之四人詫異,覺得秦堅有些莫名其妙。

見秦堅執意要獨自去大荒森林,秦佳上前道:「哥,那我陪你。」

哥哥有傷在身,獨自外出,她實在是不放心。

秦堅沒有拒絕。

秦佳向秦皇之要了一套野外生活用品,背在背上。

爬上了火眼飛雕的脊背,坐到秦堅的身後。

火眼飛雕衝天而起,很快就變成了一個黑點,消失在天際。

「唉,這渾小子,怎麼變得那麼固執,聽不進話呢。」

秦皇之黯然長嘆,憂心忡忡。

有汪家這個大敵,現在又乾死了黑龍傭兵團的三當家鄒豹,招惹到了黑龍傭兵團。

又是黑炁,又是強敵。

秦家人單獨外出,可以說極其兇險。

可惜,秦堅固執,老人也實在是無奈。

無奈也沒辦法,細細處理了現場,坐上火眼飛雕,繼續趕路。

天黑時分,三人回到了東陽城。

城門口處,簇擁着兩三千人,密密麻麻,鬧哄哄。

「秦老爺子,出大事兒了。」

「城主府頒佈法令,從今天開始,出城隨便,想要進城得排隊等醫師檢查,檢查沒有沾染黑炁,才允許進城。」

秦皇之畢竟是武者九階的實力,在東陽城有很高的知名度。

他們才跳下火眼飛雕,就有人上前打招呼並介紹詳情。

黑炁洶洶,嗅之暈倒,感染即死,無藥可救。

而且,還能傳染。

要是被發現感染了黑炁的,立即驅逐出城,任其自生自滅。

東陽城,自然早就創建了防護大陣,抵擋黑炁入侵。

至於城外的村莊,小鎮,那就管不得了。

各憑命運。

現在值班的醫師,十個還不到。

兩三千人排隊,檢查到明天都檢查不完。

「竟然又被小子算中了!」

聽完了眾人的介紹,秦皇之老臉一紅,面露尷尬之色。

原本計劃找點關係,插個隊的,又碰見汪家親戚從中作梗。

任何人都得老老實實排隊,等候檢查。

三人無奈之下,只得放棄了排隊,跳上火眼飛雕,連夜趕往大荒森林。

與其把時間浪費在這裡,還不如去打獵湊糧食。

碰上黑炁會死。

沒飯吃,更得餓死。

所以,哪怕黑炁洶洶,也沒選擇的權利,只得冒險上。

鎮華王國,皇家神武院的一處內院之中。

汪高明像打了雞血似的,手中長劍翻飛,練得滿頭滿臉是汗。

一口氣練了三個小時,渾身沒有一點力氣,才坐下休息。

「三少爺,剛才東陽城那邊傳來了消息,說是在城門口看見了秦皇之三人,鄒豹也聯繫不上,可能失手了。」

心腹見他停下,才敢上前彙報。

汪高明翻身而起,一把掐住心腹的脖子,滿臉猙獰,「消息確定嗎?」

五千金幣,可不是小數目,而且已經付了。

「咳咳,三少爺,我已經反覆確認,千真萬確,不會有假。」心腹惶恐。

汪高明滿臉不甘,微微思索,咬牙切齒吩咐道:「傳信給鄒虎,告訴他鄒豹可能已經被秦皇之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