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裝太監:帶着公主去修仙
開局裝太監:帶着公主去修仙 連載中

開局裝太監:帶着公主去修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吾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鋒 奇幻玄幻 雪晴

【架空】+【爽文】+【玄幻】 開局救下美女,對方卻是公主殿下,還要以身相許
假裝太監陪公主,沒想到皇帝重病,把女兒託付給他,去尋找那傳說中的兩極仙宗……展開

《開局裝太監:帶着公主去修仙》章節試讀:

第2章 初識修真


雪晴緊張的手心出汗,抬頭看了下天色,隨後微微張口:「天色尚早,等會再去吧。」

雪晴讓葉鋒攙扶着自己,幾人陸陸續續走進別苑。雪晴又吩咐讓青禾,讓她替葉鋒重新找個房間。

葉鋒低頭不語,跟在後面青禾身後,隨青禾走進房間。

青禾指着一個粉色紗帳,跟葉鋒解釋着:「小葉子,暫時沒有房間,你今晚跟姐姐睡。」

明珠別苑本就不大,就她們幾個人,青禾怕公主怪罪,遂跟葉鋒解釋。

葉鋒只想早點擁有實力,冷聲說道:「多謝青禾姐。」

青禾扭着纖細的腰肢,怕葉鋒告訴雪晴真相,用手勾着他的下巴道:「你是太監,不礙事。」

兩人走出房間,青禾忙着其他事情,而葉鋒拎着桶來到熱水房。

只是穿過幾座宮殿,葉鋒就已經迷路。問詢好幾個人,才找到熱水房的位置。

一聽是公主府的太監,熱水房管事也不為難他,讓他第一個打水。

其他的小太監,紛紛露出羨慕的眼神,看着葉鋒。

感受到四周熱切的眼神,葉鋒在心中不屑道:有的東西,你們不懂。

往回走的路上,葉鋒哼着小曲唱着歌,回到了明珠苑。

一邊倒着熱水一邊唱着:「枕風宿雪多年,我與虎某早餐……」

正在唱「盜將行」的葉鋒,絲毫沒發現背後有人,直到有人把他眼睛蒙住。

感受到指尖的溫熱,還有指尖熟悉的味道,葉鋒不慌不忙的放下木桶,抓住她的雙手說:「別鬧。」

雪晴見他如此輕鬆猜到,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不開心。然後她張開雙手,沖葉鋒說:「小葉子,給本公主寬衣。」

葉鋒懶得理他,心裏只想早點回去練劍,便朝門外走了出去。

房間中的雪晴大罵著:「你是不是男人。」

走到門口的葉鋒,幾個閃身來到她身邊,抱着她親了一下說:「夠不夠男人。」

雪晴羞紅着臉,用手指着他:「不夠,再親一下。」

說完這話,便閉着眼睛,等着葉鋒的親吻。

雪晴閉目許久,也沒感受到他的回應,遂睜眼一看,哪裡還有葉鋒的影子。

雪晴氣呼呼的踹了一腳浴桶,「哎喲」一聲彎下腰,用手揉着有些紅腫的腳趾,口中不停罵道:「大騙子,大壞蛋。」

「公主。」青蓮邁着步子,拉開帘子走到雪晴身邊,低聲請示。

雪晴伸出白皙的手,笑嘻嘻的對青蓮說:「拉我一把,疼死了。

青蓮站在她的身後,捂着嘴想笑卻又不敢,便開始伺候起雪晴沐浴。

葉鋒回到住宿,望着粉色的紗帳,臉上帶着苦笑。拿起掛在牆上的寶劍,便要往外走。

說聲音驚醒粉帳的少女,青禾仔細一看,見到來人正是葉鋒。

她將身子往裏面挪動,用手拍着床說:「小葉子,天氣涼,快上來吧。」

葉鋒和她保持着距離,向後面退了兩步,隨即拱手回答:「姑娘自重。」

青禾走下床,跑過來拉着他的手問:「小葉子,你多大了。」

葉鋒甩開對方的手,連連後退道:「十八。」

誰知道青禾又靠過來一點:「你困了嗎?」

葉鋒閉着眼睛回答:「不困。」

青禾依舊不死心,直接將他撲倒道:「小葉子,姐姐會對你好的。」

葉鋒一張臉漲得通紅,抓着寶劍直向外跑去:「你再這樣,我就叫人了。」

葉鋒的扭捏作態,讓屋裏面的少女柳眉倒豎,叉着腰哼道:「好你個小葉子,出去一趟,膽子大上不少啊,敢不聽姐姐的話。」

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牛郎織女星。

葉鋒把寶劍放在石台上,在一旁盤膝打坐,口中念念有詞:「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這是葉鋒從劍印里得到的心法,萬法心經。

一法通,萬達通。

心經的開篇:這個世界有仙人,分別是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分神,合體,渡劫。

渡劫:分為三九天劫,六九天劫,九九天劫。

葉鋒貪婪的吸收着四周的靈氣,可惜只是凡間之地,靈氣稀薄。

再次查探劍印以後,發現劍印居然可以買東西,只是需要用靈石購買。

他才剛到此地,哪有靈石讓他揮霍,隨後又開始練習劍法。

葉鋒練劍經常廢寢忘食,每次都是青禾叫他吃飯,他才收功。

入夜,青禾的閨房。

青禾壓根沒收拾房間,她今夜一定要拿下葉鋒,就等着他自投羅網。

果然,葉鋒還在想着修鍊的事情,拎着一把劍走了進來。

青禾悄悄在臉上一吻:「葉哥哥,你在想什麼?」

葉鋒一把推開她道:「一邊去,我要練功。」

青禾被他推了一個踉蹌,整個人跌倒在地上,她兩隻手錘打着地面道:「起小葉子,假太監,我要去告訴皇上。」

葉鋒聞言大怒,長劍「刷」的一聲,寒光乍現,劍尖指着她的面門。

青禾張大着嘴巴,淚水不爭氣的落下,閉着眼睛哭訴着:「你殺啊,殺啊。」

又是「刷」的一聲,長劍歸鞘。

葉鋒把她從地上扶起來,冷聲的問:「這事你怎麼知道的?」

原來,葉鋒那天請問雪晴時,青禾正好在房間外面,把這一切看個正着。

青禾低着頭,紅着臉小聲說:「還有,就是,你低頭自己看嘛。」

葉鋒低頭一看,哪有什麼還不明白,原來如此,一張臉再也冷不起來。

青禾卻靠了過去,直接抱着葉鋒說:「小葉子,昨晚你……」

葉鋒捏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扔到床上,隨後在地上盤膝打坐。

不死心的青禾跑下來,直接坐在葉鋒腿上道:「你再扔試試,要麼就殺了我。」

葉鋒覺得自己沒法練功,乾脆從地上站起來,想把她放到床上,對方卻死死的摟住他。

葉鋒心想:耍賴是吧。

葉鋒張開雙手,右手還握着寶劍,任她掛在自己身上,往院子外面走去。

「非禮啊,公主。有人非禮小葉子。」

院子里的葉鋒,扯着嗓門大喊大叫,嚇得青禾趕緊跑了回去。

青禾關上門之前,不心甘的看了他一眼,葉鋒卻是一臉挑釁的對視。

待青禾走後,葉鋒盤膝在地。

他剛到練氣一層時,額頭的劍印紅光大作,葉鋒也原地消失了。

只有一絲肉眼放大萬倍,才可以看見的塵埃,掉在地上,不被微風吹動。

「好弱的小子。」高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葉鋒沒好氣的回著:「這破地方本來就沒靈氣,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