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是她,是他
是她,是他 連載中

是她,是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酸菜魚的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印可明 現代言情 白若曉

陽光燦爛,鳥兒歡叫,一年級的課室傳來朗朗的讀書聲,一切是那麼地美好
噼啪!只見傳了一聲刺耳的聲音,只見班主任許老師瞪着一雙大眼睛,手拍桌子,怒斥道:「印可明!白若曉!你們給我站在教室門口!沒有我的允許,不能回座位…」展開

《是她,是他》章節試讀:

第7 章 印可明沒來上學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這天早上,已經上完一節課了,白若曉左等右等,也不見印可明回學校,莫非他請假了?這傢伙請假也不吱一聲,真是的!白若曉心裏嘀咕着!

百無聊賴的白若曉,這裡塗塗,那裡畫畫的,一節課下來,老師講了什麼,她也沒聽入耳。

第二天印可明依舊沒有來上學,可急壞了白若曉,難道印可明生病了?他平時雖然調皮,但很少請假,這次居然請假請了這麼久,莫非病得很嚴重?看來還是得回家問問姐姐白玲!

放學路上白若曉心事重重,腦海里想着這件事,回到家裡未見到姐姐,她就知道她這姐姐肯定又在學校做完作業才回來!她左等右等,左瞧右望,盼星星盼月亮,這時間滴答滴答,一點一滴走得可真慢呀。

終於在若曉的滿眼期盼之下,姐姐白玲哼着小曲,剛抬起右腳準備跨進門檻時,若曉大喊一聲,急忙跑了過去,「姐,姐,你回來了!」這可把白玲嚇得差點摔倒了,白若曉趕緊把她扶穩,「要死的,做事冒冒失失。」姐姐罵罵咧咧的說。這段時間因着野炊這事!白若曉對姐姐白玲,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白玲其實都看在眼裡,只是她不善於表達,就讓一切順其自然!白若曉把姐姐扶穩後,立馬搶過姐姐的書包,諂媚道「我幫你拿着,你辛苦了!」,邊說邊把書包搶過來背在背上,白玲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這小妮子,肯定又有事情要整了,不然怎麼可能這樣?算了,稍安勿躁,靜等放招吧!

回到客廳,白若曉把書包放下,立馬倒了一杯水給姐姐白玲,若不是親眼看着她倒水,白玲都要懷疑水裡放了什麼東西進去呢,這可不怪她亂想一通,誰叫她妹妹突然間轉變這麼大呢!

只見白若曉雙手放在腹邊,手指不斷攪呀攪,攪呀攪,最終還是率先開口「姐,印可明這兩天都沒有來上學,平常他可不會這樣,你有沒有聽他姐姐印小美說過這事呢?」「咋滴?這麼關心可明?」「那可是,畢竟我們是同桌,一天不見,心裏難受得很!」白玲瞧見她這麼沒有出息的模樣,白了一眼,她眼睛盯着水杯沉默了一小會,「她們可能會退學,不在這邊讀了!」白若曉以為自己聽岔了,着急的重複又重複地問了一遍,「印可明和印小美姐姐不在這邊讀書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要搬家了嗎?」看見妹妹這着急,驚慌失措的樣子,白玲心裏很不是滋味,她知道妹妹是感性的人,可能印可明的退學會對她造成很大的影響!向來不善於以及不耐於解釋的白玲,看着妹妹語氣最終還是變得輕柔「小美姐姐的爸爸媽媽吵架,離婚了,他們不住在一起,等他們辦好退學手續,他們的媽媽就會帶着他們兄妹離開這裡!」若是在平常,姐姐這般輕聲細語,猶如清泉般的聲音,白若曉聽到肯定會喜歡,愛得不要不要的!可如今她只聽到,印可明要走了,印可明不在這個學校讀書了,她要沒有同桌了,想着想着,她「哇」的一聲坐在地上就哭了起來,嘴裏呢喃着我不要印可明離開,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走了,我就沒有好朋友了…白玲蹲下身子抱着妹妹,其實她跟妹妹一樣難受,印小美也是她的好朋友,兩人學習成績一樣好,她們經常一起探討學習問題,如今她要走了,她也難受,於是手裡輕輕拍着妹妹背部,一邊輕喃「沒事的,他們還要回來辦退學手續,即使不在一個學校,你們一樣還是好朋友呢。」

白若曉太傷心了,她不想失去印可明這個好朋友,她不懂離婚是什麼來的,為啥印可明父母要分開住!她很想找可明問個清楚,但她想到,印可明比自己應該還要難受吧,畢竟要離開這個從小到大生長的地方,沒有熟悉的人,沒有熟悉的物,這一切的一切都要重新適應一切,他的心該有多難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