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無限:5加2白加黑
無限:5加2白加黑 連載中

無限:5加2白加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傲骨逢傲才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傲骨逢傲才 遊戲動漫 聶遠

一則電話改變了聶遠的生活
「聶遠,你還記得···算了
照顧好我父母
」 ······················· 5加2白加黑 上五天的班,在加兩天
白天的工作結束,晚上的工作接踵而至
喜歡這樣的工作么,理解這樣的工作嗎
聶遠起初也是和多數人一樣,不喜歡,不理解
可無奈,得到的實在是太多
【末日】【動漫】【電影】展開

《無限:5加2白加黑》章節試讀:

第2章 喪屍樂園1


面對副手的威脅,聶遠如是想到。

我果然是個小人,慫就完事了。

疼痛萬萬不能太多,那會痛,會emo,會1000-7。

沒有機會討價還價,那就只有努力,努力避免成為下一個倒霉鬼。

遺憾的是,這間卧室沒有聶遠想要的槍、棒球棍之類的能用來充當武器的東西。

只好將之前王虎看到的『二踢腳』漏出引線用衣服簡單的包裹住。

王虎還在客廳,他窗戶外面對着的是平坦寬闊的道路,透過窗,能清晰的看到道路上正在四處遊盪的喪屍,數量不少。

而聶遠現在呆的卧室的窗戶正好與其相反。窗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遊盪的喪屍,其次是一排相似的木屋,最後是由連綿的山巒填充了畫面的空白。

如果不是畫面中有不和諧的喪屍出現,想必這裡應該是相當不錯的度假養老之處。

「想什麼養老,情報,現在最最需要的是關於喪屍的各類型情報,最好是能活捉一隻。」

信息才是第一要素,雖然這裡的主題怪物是喪屍,可這裡終究不是電影,誰也不能保證喪屍的習性是否能和電影一致,目前手無寸鐵的聶遠想要完成這項任務,無異於左腳踩右腳上天。

想到這裡聶遠眼睛不禁一亮

「那個男人手中的消防斧可是好東西。」

男人也同樣想到了他,男人靜悄悄的出現在卧室門口,像個幽靈一樣。雙手插着褲兜靠着門,一副沒有帶武器沒有威脅的模樣

「這裡的環境太壓抑,給我來根煙放鬆一下。」他說話的語氣很輕,溫和的笑容令他像個鄰家哥哥一般,很容易讓人不自覺放鬆警惕。

副手,他帶武器了嗎。

副手並沒有理會聶遠,聶遠也沒有太過於在意,畢竟這玩意功能有限也正常。

可如何讓對方覺得自己沒有惡意,並且又保證對方對自己沒有惡意,這可是一項痛苦的活,這其中要是稍有偏池,就會付出慘烈的代價。

合作經商的親人尚能隨時翻臉不認人,又何況現在已經把頭別在褲腰帶上的他們。

「我想給你講個童話故事,不妨聽完在抽」不等王虎接話,聶遠迅速掃了一眼窗戶,確認喪屍沒有動靜後,繼續低聲說道:「一隻脫離狼群的孤狼偶然與一隻前腿殘疾的狼相遇,它赫然盯上了這一隻殘疾的狼,沒有了團隊的他不需要在乎階級,不需要考慮誰先吃飯,更不需要考慮吃的是什麼飯,在他看來,能吃飽的飯就是好飯。正當他準備痛下殺手的時候,殘疾的狼卻從身後的石頭後拖出一頭半大的小鹿。它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殘疾的狼能獲得如此鮮美的食物。不,他不配,孤狼有了奪食的念頭,這個念頭佔據心中居高不下。直至他看到這頭小鹿嘴裏斯鳴着亂竄,竄到孤狼面前的時候突然地面塌陷,無處借力的小鹿,掉了進去被扎了個對穿。」

「然後呢。」

「之後,據說有兩個版本。一個版本是說孤狼死了,另一個版本是說兩個狼都死了。」

「可我聽過的版本不是應該他們最終達成了合作狼狽為奸。」

「合作,有可能嗎?」

王虎並沒有繼續接話,

說實在的他在客廳等待許久,在此期間沒有見到聶遠做出什麼奇怪的行為。心中已經在慶幸沒有遇到蠢貨。

畢竟作為一個正常人在不吃不喝減少活動的情況下生存7天完全是不在話下的。但是如果這個活力滿滿的正常人招惹到一群喪屍,哪怕是王虎自己也很難在一群喪屍的圍攻中逃生,更不要說快速擊殺7隻喪屍完成任務提交任務回歸,苟命才是第一要素。

要知道人的頭部骨骼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脆弱,有一則新聞是這樣報道的:男子頭部被砍了一刀,還能頭頂菜刀獨自去醫院就醫。

要是頭骨有影視作品中演繹的那樣脆弱,這一刀下去男子怕是早就命喪當場了。當然,如果殺人有獎勵的話王虎可以再議,畢竟劈開腦袋很難,砍脖子還是簡單的。

聶遠不僅沒有任務獎勵,任務難度係數更是王虎的2倍以上。

所以聶遠當然不會把這裡當做割草無雙的遊戲來玩。

而他們都不知道的是鹽湖鎮的另一邊真就有人把這裡當做了割草無雙的遊戲。

························

「殺人不加分,但同樣也不會減分,老東西,耗子為汁」說這話的是一位年輕人,只見他身手矯健的從窗戶一躍而出。

表情從容對準喪屍頭舉起射釘槍。

顯然,他的射釘槍是經過手動非法改造過的,只用打開射擊保險,就能發射出威力足以打穿鋼板的鋼排釘。

被鋼釘射中腦袋的喪屍,血漿四濺,頃刻間就倒成一灘,成為了真正的屍體。

「我草,···」在屋內的中年人手拿着40cm的砍刀,看着瘋狂的年輕人,唯恐被喪屍波及,十分自覺的將窗戶關好,藏了起來。

「勞資是誰,給老子一把刀,敢砍全世界。更何況勞資帶的是槍,哈哈哈。」

能來到這裡的人,儘是一些狼心虎膽之輩。這年輕人顯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三兩下就解決掉了周圍的喪屍,在關掉射釘槍保險後,藉助着地形攀爬上了屋頂。

藉助着屋頂上對下的地理優勢,年輕人更加是肆意妄為,狂到無邊。站在房頂瘋狂的收割着喪屍的性命

「去死···去死···又是一個···哈哈,爽啊。」

不知過了多久,年輕人已然沒有了之前的活力。

「還來···」

對着下面的喪屍,年輕人機械式的對準頭部扣動扳機,爆頭擊殺,整個過程顯得無比的輕鬆愜意又熟練無比。

如果,不喘着粗氣就更完美。

長時間無休息的屠殺得不到任何休息,導致他精氣神各方面都在急速下滑。

而且高頻率長時間的扣動扳機,上彈。導致雙手不僅乏,還僵硬無比,每一次的射擊,都艱難,很費力。

「我的極限就只有這麼···」

曾經這個三角房頂給年輕人提供了舒適的輸出環境。眼下屋下滿是屍體,可就算是這樣。喪屍依舊是在前赴後繼的趕來送死。

「到此為止了」

鋼排釘用光了,再呆在這裡下一個成為屍體的,將會是他自己。

「不知道剩下的人如何,反正老子是殺爽了,『副手』結束任務,回家!」

【任務完成——開啟保護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