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地下為人民服務
我在地下為人民服務 連載中

我在地下為人民服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滅雞大隊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宋思 滅雞大隊長 都市小說

陰暗的地下城市
宋思剛掙脫了燭龍的束縛
就再一次落入了另一個循環
這裡,為了陽光,為了資源,不死不休
展開

《我在地下為人民服務》章節試讀:

第5章 破局


不會吧,總感覺那個攝像頭看不到那裡啊。

宋思有點疑惑,但是他也不敢移開目光,在自己的印象中那塊地方應該是監控的死角。

宋思感覺着時間的流逝,最終,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

如果這就是真知之樹,那麼自己之前的理解確實是有問題的,那難道自己要像個獃子一樣,一直在這裡罰站?

張天昊?要是信他的,自己早都被燭龍里那幫傢伙吃乾淨了。

再說了,誰知道剛剛那個糙漢子是不是騙人的。

說不定有什麼時間限制呢。

「他動了,張隊」

「動了?」張天昊有點意外,他以為這根木頭會一直呆在原地。

看來燭龍的傢伙,確實不同一般。

這也算是勇於嘗試?不過他要嘗試什麼呢,明明現場什麼都沒有啊。

張天昊熟練的點燃了一支香煙,他坐在這屏幕前,仔細的看着宋思好像小心翼翼的上前走去。

手中還閃過了一絲銀光,是剛剛的那把匕首。

「喔,他好像是發現了什麼啊,」張天昊若有所思的。

然後他就看着宋思一步步走出了屏幕。

「嗯?」張天昊一臉的問號,疑惑的看向兩個文員。

「這個我們沒辦法,攝像頭固定住了不會動......」

張天昊寂寞的吐出了一口煙,看了一眼表,一個小時零五分鐘。

這個小子自己對時間有概念啊。

不過他為什麼主動消失在攝像頭中,他剛剛的反應是知道這邊有攝像頭的。

那他現在是在幹嘛?自己走了出去?難道那邊有什麼危險?

雖然這裡是深林,但是現在還是在這麼邊緣的地帶......

妖族是不會在這裡活動的啊。

難道是什麼猛禽......

「給他五分鐘,不回到攝像頭我們就過去吧,人不能沒了,畢竟......」他又指了指上面。

「九品那」

宋思小心翼翼的往前摸着,手中翻出的匕首已經在不經意間橫在了胸前。

他其實覺得自己已經暴露了,畢竟誰都不是瞎子,自己剛剛在那片空地上站了那麼久。

就算他再怎麼隱匿氣息也都是於事無補。

但是他認為自己一手敵不動我不動,讓對面的東西也沒有做出什麼。

這一波,平局。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破局!

宋思猛的刺出一刀,凌厲!

沒有預想中的噗呲聲。

宋思皺了皺眉,用刀小心的扒拉着和自己一邊高的草。

緊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個蒙面少年躺在草叢中,睜着眼睛正努力的看着他的方向。

宋思沒有多想,一個箭步就沖了上去,匕首照着那少年的脖子就順勢扎了下去。

在馬上挨到少年的時候,他突然頓住。

「殺人犯法,殺人犯法」

要是真在這裡殺了人,再被身後的幾位官爺發現了,估計自己又要被送回燭龍了。

他把手中的匕首抵在了蒙面男的脖子上。

用手拍了幾下躺在地上的少年。

少年只是用驚恐的眼神看着他。

宋思有點疑惑,這人,看來不是睡著了,眼神中還能透露出一定的信息,但是為什麼不說話呢。

他一隻手拿着刀抵着他的脖子,另一隻手一個翻掌,不知道從哪裡又摸出來了一把匕首。

沒有絲毫的猶豫。

照着大腿就是一刀下去。

一聲悶哼也隨之響起。

「誒?你們聽沒聽到什麼聲音」張天昊撓了撓自己那雞窩般的腦袋問。

「沒得」

我怎麼隱約間好像聽到了一聲痛苦的悶哼?

難道是我的錯覺?

宋思很及時的用不知道哪裡找來的一塊破布捂住了蒙面男的嘴,沒有讓他繼續哼哼。

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鬢角流淌下來。

「我問,你答」宋思沒有多餘的話語。

他知道,就算是因為什麼不確定的原因,剛剛這一刀也足夠刺激神經,眼前的這個人說話的能力肯定是已經恢復了的。

蒙面男此刻已經也確實清醒了過來,但是身為一個殺手的本能讓他並沒有屈服的意思。

儘管剛剛的一刀在半睡半醒中給他扎醒。

緊接着恢復意識就是個暴徒拿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是,自己是中毒了不太能動,但是這麼威脅......

沒有絲毫的猶豫,宋思鬆開了捂着的手緊接着就又照着大腿上又是一刀。

還沒等慘叫聲發出來,就又捂上了嘴。

「我問......你答......」

蒙面男此刻的表情已經從剛開始的不屑變為了驚悚。

宋思滿意的點了點頭。

「名字,性別,哪裡來,做什麼的,要幹什麼去......」

蒙面男疑惑的看着宋思。

宋思嘆了一口氣,蒙面男嗚嗚的呼喊。

「你放心,時間已經過去了1分鐘,我保證3分鐘之內你的傷勢不會有大問題,開刀我是專業的」

波瀾不驚,好像他捅的不是一個人,是一個牲口。

宋思好像只是在闡述一件事情而已。

「嗚嗚嗚嗚......唔.......」

隨着第三刀落下,蒙面男流出了不爭氣的淚水。

哪有人這麼逼供的啊,你倒是把堵嘴的布拿開啊。

老子還戴着面紗那,你那破布都把面紗給我懟嘴裏來了啊。

白白多挨了兩刀啊......

宋思看着流淚的男子頗為不解,再次詢問後發現還是沒得什麼反饋。

殘忍的再次舉起了手中的小匕首。

仔細的思索了一下,往常在燭龍逼供的時候,這套流程下來基本上可以了啊。

快、准、狠、

難道自己遺漏了三要素?

忽然,他恍然大悟,是嘴中的東西耽誤了他講話!

「不好意思哦先生」

他拿下了那人嘴中的布。

「龍且男印城神偷偷真知果實被果實反噬暈了」

一口氣就說完了,甚至還說出了為什麼自己躺在這裡。

真知果實?被反噬了?

宋思想了想,自己曾在書中見過的那個樹。

還真有這個樹啊,沒想到這個樹真的在這裡,還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哦。

熟練的拿起來了剛剛用過的那塊破布。

再次塞上了他的嘴巴,在他的身上一頓摸索後。

果然,有一塊發光的果實。

宋思拿在手心中,聽着一旁蒙面男嗚嗚的叫喊。

這個是個好東西啊,嗖的一下就把它就放進了自己的兜里。

龍且睜大了眼睛,明搶啊。

「還有什麼說的么」

他拿下了堵嘴布。

「我爸是......」

很快就又塞上了。

「沒有就算了」

按照在燭龍的規矩,這種情況下他肯定是要不留痕迹,但是在這邊殺人這件事情是犯法的。

宋思有點為難了起來。

手中的匕首也一遍遍的在龍且的脖子上划過。

龍且也是一臉的煞白,他當然知道眼前的男子是想要幹什麼。

殺人越貨......

可憐了自己這一世英名,還想着拿回去給自己那老子好好炫耀一番。

沒成想卻栽在這裡......

可悲啊......

眼看着五分鐘的時間就要到了,宋思嘆了一口氣,照着龍且的腦袋瓜子就是一榔頭下去。

龍且翻着白眼就再次暈倒了過去。

嗯,這一下應該不會死,但是.....

宋思看了看蒙面男子腿上的幾個窟窿。

這洞洞在這荒郊野嶺的會不會出問題,那咱們就不知道了。

五分鐘整

宋思滿意的離開了這裡。

這一波自己好像是有大收穫啊。

很快,他就又回到了攝像頭能看到的地方。

這次,輪到張天昊意外了。

這小子把自己的時間算里了?

什麼情況這是?必須得去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