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大明星退休生活
我的大明星退休生活 連載中

我的大明星退休生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麥香格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初然 江程 都市小說

江程結束了十年的練習生生涯,終於熬出了頭出道,成為炙手可熱的新生愛豆,女粉絲無數
  某一天,卻因為與某製片公司大他七歲的女監製發生了意外情並導致她懷孕
  被曝光後,江程星途盡毀,樂隊組合解散,因為責任他毅然決定與對方結婚並生下一名女兒,結果不久後女子依舊和他離了婚
  轉眼十八年過去了
  眼看着女兒江城城終於考上大學,江程熬成了大叔,卸下了單身父親的重擔,終於可以鬆口氣的時候,卻不知,他巔峰的人生春天才剛剛開始,無論是女人,還是事業.......展開

《我的大明星退休生活》章節試讀:

第6章 聚會的目的


【遲秋】咖啡館。

章遲秋系著白色系的「HELLO KETTY」圍裙,端上一盤盤菜,圍在桌邊的,是一胖一瘦兩個中年男人。

胖男人李澤福眯眯眼,看着端上來的菜嘆了口氣:「遲秋妹子,你做的菜依舊是這麼素,都第三道菜了,還是不見肉,你不吃肉,也不能不讓我們不吃肉啊!」

李澤福委屈巴巴地摸着自己的肚子:「這要是讓我的粉絲們知道了,他們的大胃王吃的是這個,還不得給我寄十箱八箱海鮮**龍啊!」

「就該你!」

對面一直沉默的趙斌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是火藥味:「瞧瞧你,現在都胖成什麼樣子了,說話都帶着大喘氣的,再吃下去真怕你哪天四腳朝天!」

「小趙你還是別說話了,和你說幾句話我要折壽好幾年!」

李澤福一臉拒絕交流的模樣,趙斌這傢伙有個外號叫「趙懟懟」,和他說話得憋出內傷來!

「我程哥人呢?還沒到嗎?」

章遲秋打斷了兩人,泠聲問道。

「打完電話了,說正趕過來,現在該到了吧!」

李澤福看了看時間,吧唧着嘴巴,可憐巴巴地央求道:「好餓呀!遲秋妹子,咱都等了這麼久了,人還沒來,要不我們先吃吧!」

「端上來的就是給你們先吃的。」

章遲秋不住地看向這間「已打烊」的咖啡館窗戶外,在搜尋某人的身影。

「嘿!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哈,吃吃!」

李澤福招呼着趙斌先吃,他大快朵頤,嘟囔着道:「遲秋妹子,沒有酒杯啊,你幫我們拿幾個喝咖啡的杯子吧!」

「你自己去拿吧,就在櫃檯邊上!」

章遲秋心思不在這邊,掂着腳尖看向窗外,忽然眼睛一亮,似乎終於找到了目標,一直面無表情的臉上浮現濃郁的喜色,墊着腳就跑到了門口。

「程哥!你終於來了!」

章遲秋主動幫忙打開了門,迎接面前的男人,三十二歲的她,彷彿少女一般雀躍,不僅主動幫開門,還主動伸出手來,幫江程提過包:「我幫你拿吧!」

正拿幾個咖啡杯當做酒杯的李澤福看見這一幕,瞪大了眯眯眼,頓時感到無比的失落,憤憤不平道:「遲秋,你眼裡只有你程哥,我讓你幫忙拿個杯子都不肯........」

「吃菜還堵不住你的嘴!」

章遲秋回過身來,白了胖子一眼。

「不好意思,各位,我來晚了。」

江程面帶歉意:「路上堵車,讓你們久等了!」

「那就自罰三杯!」

李澤福在一旁起鬨,然後趙斌連忙讓出旁邊的位置,請江程坐下。

今天是江程和幾位兄弟的聚餐,李澤福,趙斌和章遲秋,當年都是他樂隊組合里的好兄妹,幾人關係很好,樂隊解散後,還一直保留聯繫,是最親密的夥伴。

「空腹喝酒對身體不好,程哥先吃點東西再喝吧!」

章遲秋身材並不很高挑,是一般女生的高度,但肌膚保養的很白皙柔嫩,掐一掐彷彿能擠出水來一樣,她今天扎着丸子頭,看起來清純可愛的,一點兒都不像是三十多歲的女人,倒像是十八歲的甜美小姑娘!

這個甜美小姑娘正從後廚,端出來一盤盤紅燒肉,鐵板魷魚,紅燒大蝦,麻辣花哈.......放在桌面上。

李澤福看了看這幾道菜,又看了看自己幹掉了幾乎一半的三盤素菜,他欲哭無淚:「不帶這樣的,遲秋,你這樣太傷哥哥的心了........」

「那也好比你一個人吃光了好,程哥來了還吃什麼?」

章遲秋一點都不心疼。

「不說了不說了,心痛的難以呼吸!」

李澤福倒了兩杯酒:「程哥,來,我先敬你一杯,此刻只有酒能撫慰我受傷的心靈!」

「等等!」

沒想到卻是被章遲秋的筷子止住了,攔下了李澤福,不悅道:「程哥剛坐下,一筷子東西都沒吃呢,你倒是吃了不少,都說了空腹喝酒對身體不好!」

「程哥,來,你嘗嘗我做的紅燒排骨!」

說著,章遲秋給江程夾了一塊色澤和大小都十分誘人的紅燒排骨。

「不公平!遲秋你怎麼不給我夾一塊!」

李澤福憤憤不平。

「李澤福,紅燒排骨離你最近,程哥又夠不着,你自己不會夾呀!」

「好像有點道理........」

李澤福愣了一愣,卻是忽然見到章遲秋又給江程夾了一隻大蝦,他立馬就瞪大了眯眯眼:「不對!那紅燒大蝦距離他最近,你怎麼還給他夾了!」

「我給他剝蝦不行嗎?」

「我......我.......」

李澤福鬱悶得要吐血了,拍着筷子:「小遲秋,你今天必須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請你說話別帶上我。」

旁邊的趙斌淡定地糾正了一聲,說出的話依舊很嗆人。

「本來也沒想帶你.......」

李澤福撇了撇嘴,繼續嚷嚷道:「遲秋,你必須給哥們兒一個解釋!」

「你要解釋是吧?」

章遲秋一雙可愛的眸子氣鼓鼓地瞪過來:「你把我愛吃的素菜幾乎全部都吃了,我都沒得吃了!」

「可是這是你讓我吃的啊!」

「我又沒讓你吃完啊!」

「我.......」

好吧,李澤福承認,和這個女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於是他只好低聲發牢騷:「這脾氣,怪不得三十幾了,還沒結婚........」

「程哥,別理他,你快嘗嘗我做的蝦怎麼樣?」

精緻的小手,纖細勻稱,白皙又緊緻,又捏着一隻剝好的蝦尾,好看的大拇指和食指上沾着鮮美的醬汁,泛着油光,誘人想要連同手指一同吞下,伸出舌頭,認真吮吸。

它湊到自己的嘴邊,像極了「喂人」的動作。

「謝謝小秋。」

江程沒有拒絕,卻是伸手自然接過,一口吞下。

看着自己那泛着油光的指尖,章遲秋目光一怔,似乎有些失落........

「來來來,喝酒!」

幾人坐下,一起碰杯,敬這十多年來未變的純真友誼。

「程哥,聽說你從那酒吧辭職了,要自己創業?」

酒過三巡,話匣子也打開了,趙斌主動提問起這次聚會的主題。

「嘿,是不是捨不得那個風情老闆娘?」

李澤福玩味一笑,對着江程調笑道:「要是我,我就在她那邊吃軟飯!」

「李澤福!」

章遲秋聽了,怒氣沖沖地伸出筷子攔下了李澤福剛夾的排骨:「老闆娘就老闆娘,加什麼風情老闆娘!那只是程哥的老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