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辛苦了,守着木魚的貓
辛苦了,守着木魚的貓 連載中

辛苦了,守着木魚的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幽洋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小余 江浩宇 現代言情

唐小余總愛罵江浩宇「有毛病」,而對方不以為然,甚至嬉皮笑臉地問她「唐小余,你知道貓有什麼病嗎?」唐小余斜眼瞪他表示不解,只見那貨慢條斯理地說「貓的病就是,戒不了魚......」唐小余像看神經病似的看着他,覺得這人真是病得不輕
只是她不知道,江浩宇後面還有一句沒說出的話,「就像我戒不了你,可你偏偏是個木魚」
展開

《辛苦了,守着木魚的貓》章節試讀:

第003章 正式認識一下


唐小余在前,江浩宇在後,兩個人亦步亦趨地走着,都沒再說話。校園裡隨處可見來來往往的人,卻不顯得喧嘩,近處只聽着江浩宇拉着的行李箱輪子咕咚咕咚地在地面轉動的聲音。

江浩宇看着前面走着的小小的人兒,好像剛到他肩頭的高度,冷不丁冒出一句「你怎麼不扎高馬尾了?」

唐小余被他突然的這麼一句話搞得有些愣神,回過頭來有些驚訝地看着他,然後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四目相對,唐小余突然覺得有些尷尬,匆匆轉過頭去繼續向前走,什麼也沒說。

她初中時候確實經常扎着高馬尾,可初一那次事件後她就把頭髮綁低了,因為頭髮太長為了方便打理,她還是會把頭髮編起來,只是一般情況下是編着兩條耷拉着的辮子,少數情況下扎個馬尾,也是不低不高走起來不會晃悠的程度。

這會兒的她,不過是把頭髮都編在了一起成了一根長長的辮子垂在身後,倒也沒太在意。那高高的馬尾,她已經好久沒那麼扎過了,至於曾經那種綁了一對的高馬尾,現在的她更不會再扎。她已經是高中生了,怎麼可能還綁那種幼稚的造型。

對於當初背鍋那事兒,她也不知這個人是否知道,不過她已經釋懷了,覺得那時的自己着實有些玻璃心了。不過這頭髮,她已經習慣了簡單地編成一條麻花辮垂在腦後。人總是要長大的,不是么?她已經不喜歡那些花里胡哨的花樣了。

總算走到了宿舍附近,唐小余遙遙一指前面的一排樓房對江浩宇說道,「那兒就是男生宿舍了」,然後微抬下巴朝着籃球場對面的女生宿舍樓示意,「我也到了」。唐小余說完看着江浩宇,似乎在無聲地問他,她是不是可以拜拜了?

江浩宇輕扯嘴角,看着她道,「我覺得我們應該正式認識一下」,然後正兒八經地,自以為很帥氣地朝着唐小余伸出了右手。

唐小余看着那隻手,覺得簡直莫名其妙,心想這人真有毛病啊。僵硬地扯着嘴角,唐小余還是伸出手去淺握了一下那隻固執地一直伸着的手,「唐小余」,簡明扼要地自我介紹。

「你的老同學,江浩宇!」那人如是說著,看起來好像心情不錯。唐小余卻突然生出了一股想翻白眼的衝動。真不知這人抽的什麼瘋,懶得再多呆一會兒,她也怕控制不住自己然後飛出一個白眼。所以她盡量冷靜地轉身,然後向自己的宿舍方向走去。

江浩宇看着她遠去的背影,覺得自己身心舒暢了許多。他覺得今天的自己確實有點當傻子的潛質,連他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真的因為是看到以前同學校的同學,突然倍感親切么?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是那種性情中人。不過現在倒是覺得,接下來的三年應該也不會太難熬。江浩宇一邊向宿舍走去,一邊想着一些有的沒的。

來這個學校是家裡安排的,對於家裡的那些人脈關係他向來不屑,所以來報到時他滿心不願,但現在的他什麼都做不了,唯有順從。只是沒想到,剛入校門時他煩躁地一抬頭,卻一眼撞見一張溫柔的笑臉。

那個女孩子的胳膊掛在她媽媽的臂彎里,巧笑嫣然,帶着撒嬌的眉眼,笑得眼角彎彎。他的心突然就不再煩躁了,甚至不由得變得有些柔軟。

他認出她來,是當初那個因為他而背了個鍋的女孩兒。他作為當時校園裡的頭頭,有關他的事情自然會傳到他的耳朵里,也自然會有人在她路過時指給他看,告訴他,她就是那個倒霉鬼。

實際上他對她在還早的之前就有印象了。初一入學後的第一次摸底考試後的那次表彰大會上,她作為優秀學生代表上台發過言。那也是他難得的一次坐在會場里開會,雖然有些昏昏欲睡。

當時江浩宇正在眼皮打架時,聽到了台上傳來了一個女生的發言,而身邊有男生正在議論她。聽說她是三班的,叫唐小余。聽說她成績很好,還擔任了課代表。聽說她看起來文文靜靜的,實際上性格潑辣。聽說有不少男同學想找她一起打羽毛球,但她理都不理,高傲得很。議論到後來,那些男生還拽了句詩來形容她,說什麼「動若狡兔,靜若處子」。

他聽着這些議論感覺實在有些好笑,然後便把目光投向了台上。那個別人口中的女孩,正在熱情洋溢地演講着。圓圓的臉蛋,聲音很甜,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像會說話似的。那時的她扎着一對高高的馬尾,看起來非常的土氣,卻又有種蓬勃的朝氣。

他對這些小女孩實在不感興趣,但那次他還是記住了她的名字。或許是因為她太陽光,讓人覺得這才是初中生該有的模樣。他瞅了一眼那兩根被高高綁起的長長的馬尾辮,「嗯,果然很土」,他由衷地覺得。

後來再一次看到她已經是初二的時候了,在學校的一次文藝匯演上。他帶着他的小弟們在場地里巡邏,舞台上唱唱跳跳的甚是吵鬧。然後他就看到身邊的小馬鬼鬼祟祟地朝他使眼色,「老大老大,你看舞台上領舞的那個,是那個『鍋』不?」

那個「鍋」自然是指唐小余了,自從聽說她含冤背下一口鍋那件事後,他身邊的人津津樂道了許久,提起唐小余就會想到那個「鍋」。

江浩宇抬眼看去,那個領舞的還真是唐小余,綁着一根高馬尾,裏面還摻雜着些五顏六色的什麼鬼玩意兒。她看起來好像比演講那會兒稍微胖了點,蹦蹦跳跳的,臉蛋有些微紅,像顆誘人的紅蘋果。跳的曲子應該是叫《眉飛色舞》,曲子很動感,那人很青春。「沒想到她還會這些」,他暗自思忖。他環視一圈舞台下的人群,歡呼雀躍地男同學恨不得把自己扔上舞台,他暗自皺眉,表示實在沒眼看。

幾天後他發現坐在他身邊的趙勝在那兒暗戳戳地搗鼓着一封情書,他一時興起瞅了一眼,竟然發現是寫給唐小余的。

就見上面寫着什麼「自從你出現在窗前的那一刻,只一眼我就再也忘不掉」,「你是如此美好,我不敢貿然打擾,可又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你太優秀了,讓我感到慚愧。我想加倍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定能與你匹配」……諸如此類,看得江浩宇都快吐了。這傢伙真是煞費苦心啊,估計這些年所學都用在這一刻了。

後來江浩宇才知道,原來他們班的耿敏敏和唐小余從初一時就關係很要好,並且一直關係很親密,所以唐小余時常會到他們班來找耿敏敏。只不過江浩宇平時在教室的時間不多,在的時候也多數在睡覺,所以並未遇見過。

江浩宇看到趙勝偷摸地把情書和一份零食一併交給了耿敏敏,耿敏敏雖顯得為難但還是收下了。然而,第二天早操的時候江浩宇就看到了唐小余拉着耿敏敏一起,把一個信封塞到了他的班主任手裡。

江浩宇頓時替趙勝感到一陣皮緊。果然,再見趙勝時,那傢伙垂頭喪氣,怨聲載道,說自己遇到了一個好狠心的女子。江浩宇突然覺得好笑到不行。

只是自那以後,唐小余再也沒有出現在他們班的窗外。再再後來就是初三了,他們唯一一次正面遇見。

「你好,同學,請問高一(1)的宿舍在哪一層?」

江浩宇收回思緒發現自己已經走到宿舍樓下,轉頭看了眼身後說話的人。個頭與他差不多,戴着副眼鏡,看着有些斯文。然後他口氣不佳地回道,「沒見着我拉着行李箱嗎?」意思是他拉着行李箱明顯也還沒進過宿舍,這人竟然看不出,莫不是眼瞎!他向來不喜歡和蠢人說話,還是個眼瞎的。然後他頭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對方倒是好脾氣,一點不在意的樣子,呵呵笑着跟在後面。然後他就發現前面這個臭脾氣的人走進了一間門上掛着高一(1)班101的房間。雖然旁邊102-104都掛着高一(1)班,他們還是都走進了101。估計是因為,先到的都喜歡往前面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