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瘋狂心動
瘋狂心動 連載中

瘋狂心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敘夢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楠 現代言情 陸途

白切黑弟弟直球攻略高冷姐姐 江楠做夢都沒想到自己居然被發小的弟弟撩得面紅耳赤 在江楠的記憶中,陸途只是個臉蛋圓圓只知道哭的小屁孩兒 再見時,陸途目似朗星,笑若清風,向她伸出手: 「姐姐,請多指教!」 初次見面就小動作勾引,嚇得江楠拚命逃,卻逃不掉…… 攪黃了姐姐和白月光的複合 騙走了姐姐身邊眾多的追求者 臉皮厚、花樣多、借口足、裝可憐、真腹黑 不按套路出牌 讓姐姐一步步淪陷……展開

《瘋狂心動》章節試讀:

第2章 姐姐,你躲什麼


「什麼更厲害?」

江楠手隔着駕駛證扶在陸途胸口,支撐起身體,一臉認真地問。

「以後你就知道了。」

陸途勾唇,任憑她撐着,手**口袋,站着不動。

「是考進了麥城大學的王牌專業么?」

江楠繼續追問。

也許是喝了酒的原因,也許是她只把陸途當成小孩兒,江楠並未覺得自己此時的舉動欠妥。

陸途在飯桌上並沒有仔細看江楠,而現在時隔七年,她第一次近距離出現,而且就在眼前,一伸手就可以扣進懷裡。

江楠紅着臉仰頭,一雙眼含笑輕眯,細密的睫毛如蟬翼般微微抖動。

燈光下的鼻樑高挺,在一側臉上投下陰影。嘴唇上的口紅因為吃飯的原因已幾乎褪去,露出柔軟的質感。

此時,陸途像着了魔一般,在江楠微張的嘴唇上挪不開視線。

淡淡的玫瑰色,細淺的唇紋,就好像兩片柔弱的花瓣,隨着呼吸微微顫動,等待着露珠的潤澤。

夜風吹動江楠的裙擺和頭髮,微涼的髮絲滑過陸途輪廓分明的鎖骨,涼涼的,痒痒的。

陸途心口一顫,緩緩舉起手,想碰一碰那飄揚的長長捲髮。

「陸寶,你怎麼長這麼高了?」

江楠見陸途不說話,頭又仰得有些累,才突然發現陸途居然比自己高出了那麼多。

她酒後控制不住地笑,伸出手從自己的頭頂划過,直直地划到陸途的肩膀處,驚嘆一聲:「哇!比我高這麼多呢!」

「都說了,不要叫我小名。」

陸途眉頭一皺,一手抓住江楠亂擺的手扣在胸前,一手攬過她的肩,把她放進副駕駛的座位。

車內空間狹小,空氣不流通,江楠只感覺頭越來越暈,知道明天肯定會頭痛欲裂。

她很少喝酒,偶爾幾次喝完都會在起不來床的第二天告訴自己:太難受了,以後再也不喝了。

可總有避免不了或者某些原因想喝點的時候。

江楠閉着眼,用手撐起額頭,大拇指按着太陽穴。

「不舒服?」陸途坐進了駕駛座,將車窗降下一半,「把安全帶繫上,我慢點開。」

「哦。」

江楠伸手去拉安全帶,雖然頭腦尚清醒,可手卻不受控制,使不上力氣,又對不準,扣了幾下都沒扣上。

陸途靜靜地看着江楠和安全帶較勁,皺着一張微紅的小臉,還一直小聲嘟囔:「怎麼回事?」

而記憶中得江楠,留給自己的卻只有一次次高冷的背影。

想到這,陸途眸色沉了沉,歪着頭故意問:「姐姐,你是在跟我扮可愛嗎?」

「……」

「可愛」這個詞距自己十萬八千米遠,江楠手上動作頓停,不敢再動,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在訴說著無辜。

陸途輕扯嘴角,欠身欺了過來。

陸途的陡然接近,男性荷爾蒙氣息撲面而來,江楠呼吸一窒,身子極力向後躲。

陸途感知到江楠的躲避,眸中墨色翻湧,他轉頭突然湊近,一張俊臉直懟江南眼前,再進一寸,鼻尖就要碰到一起,他薄唇輕啟:「姐姐,我只是個小孩,你躲什麼?」

「我……」

江楠見陸途的臉在眼前不斷放大,那濃眉黑目帶來十足的壓迫感,只感覺渾身的細胞都在收緊,胸口緊張地起伏着,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咔噠」,安全帶被掛扣。

陸途輕笑一聲,坐直了身體,握住了方向盤。

車子緩緩啟動,江楠低頭悄悄摸了摸自己微燙的臉,偷瞄過去,陸途卻專心地目視前方,神色自然。

怎麼回事?無論是飯桌上,還是剛才,居然以為小男孩在勾引自己,真的是出現幻覺了嗎?自作多情?還是久不談戀愛的原因?

他只是個孩子啊!

發小的弟弟!閨蜜的小舅子!弟弟江北的好兄弟!媽媽好朋友的兒子!

喝酒誤事!

江楠又一次在心裏默念。

然後漸漸冷靜下來。

「姐姐,你回家,還是去學校附近的公寓?」

「回家吧!」

江楠說完,想到房子自己才買了幾天,連發小們都不知道,不禁驚訝:「你怎麼知道我在校外有房子?」

「江北說的。」

陸途偏過頭,對上江楠的視線,「你喝的這麼多,回家的話,江叔江嬸他們會擔心的。」

「也對!」

而且明天鐵定會頭疼,起不來了。

江楠想着就去包里摸索電話。

「這麼晚,別打電話了。吃飯時,我已經告訴江北,你今天去公寓住了。」

「小孩居然這麼懂事了。」

江楠輕輕勾起嘴角,她的眼尾微微下垂,笑起來似彎彎新月。

懂事?呵呵……

陸途嘴角揚起一抹壞笑,乖巧回應:「謝謝姐姐誇獎。」

車子越往前開,街道越是冷清,已進入麥城大學區域,因為正值暑假,這裡便恢復了安靜。

車子熄火停下,陸途先一步下車,打開副駕駛門。

江楠邁出右腿下車時,由於酒後動作緩慢,裙子又被座椅剮蹭而撩至腿根,一條修長筆直的腿就這樣伸至陸途眼前,夜色中更顯白皙細滑。

陸途的目光被鎖住,瞬間被點燃。

這是無數次出現在他夢裡的場景,江楠穿着牛仔短褲,來他家帶江北回去吃飯。遠遠地同哥哥和家人打聲招呼,便轉身就走,唯獨沒看見他。

一雙白嫩的長腿邁着堅定的步子越走越遠。去外省讀書,一去七年。每年回來,也只偶爾和哥哥嫂子他們聚在一起,對每一個人都笑意盈盈,唯獨沒有看向他。

感受到陸途目光的灼熱,江楠臉上一紅,慌忙拉下裙擺,跳下車來。

卻忘了腳上穿的是高跟鞋,只覺得腳踝一痛,輕呼一聲,向前撲倒,直直地撞進陸途的胸膛。

陸途悶哼一聲,伸手觸到一片柔軟,他眸色一沉,順勢把她扣緊懷中,大手按住她後頸,生怕她逃走,貪婪地在這柔軟中沉溺。

陸途的胸膛很硬,撞得江楠有些懵,當意識到身體被兩條堅實的胳膊扣着,想後退,卻動彈不得。

只感覺被炙熱的、寬厚的身體困住,聽到一陣快似一陣的心跳聲。

「嘭!」「嘭!」「嘭!」

震得江楠心口都在跟着顫抖。

陸途低下頭,埋進江楠的後脖頸,可憐兮兮的聲音傳進耳朵:「姐姐,你可不可以看看我?」

熱熱的氣呵在耳後,江楠只感覺全身似被電流穿過,汗毛乍起,又癢又麻,緊張地縮起脖子,只感覺愈來愈熱,愈來愈喘不過氣來。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江楠猛然清醒,她怒目圓睜,伸手去錘陸途的後背:「陸途,你幹什麼?你放開我!」

任憑江楠掙扎捶打,陸途卻抿着嘴偏偏不放。

少年的壓抑多年的感情爆發,不懂過渡,熱烈、直接而固執。

電話鈴聲停止,幾秒後,又再次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