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當我有了神的能力
當我有了神的能力 連載中

當我有了神的能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桃子AJC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嘉悅 愛吃桃子AJC 都市小說

安嘉悅本是21世紀的一個普通女大學生,突然有天,家裡遭變故,深陷痛苦中的她,在夢中看見一個自稱自己是掌管這個世界的神的男人出現在自己眼前,男人整個身上散發著溫暖的光,令人不自覺想要放鬆
只聽他用如春風般的聲音,溫柔的笑看着她說道:「小傢伙,替我分擔分擔我的工作好嗎,我相信你能做好的
」 安嘉悅愣愣的看着他,還沒反應過來時,男人的手掌已附上她的額頭… 醒來後,從此便擁有了能看見他人過去未來,掌控他人生命的神靈之眼
從此開啟了不平凡的人生
安嘉悅時常在想,擁有神靈之眼,究竟是自己的幸還是不幸
看遍世間之人的善於惡,才知沒有絕對的善惡,一切皆有因果
展開

《當我有了神的能力》章節試讀:

第4章 神秘人


安嘉悅只選了米,油和一些蔬菜肉類,就準備回去了,時遠清卻選了一車零食。安嘉悅一看都是自己平時喜歡吃的,連忙說道「零食就不用了,我拿的這些食物也要不少錢…」

「誰說是買給你的了,我買給自己吃不行嗎?難不成我現在連給自己買零食的權利都沒有了?」時遠清有些好笑無奈的看着她說道。

「行吧。那走吧。」

時遠清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女孩,明明看着那些零食眼睛都在放光,還說不要,真是的,他在她眼裡就窮的連這點錢都要省嗎?

時遠清回想之前日子,突然回憶起自己好像確實為了有理由去她家和她一起吃飯,經常說自己生活費不夠用,沒錢吃飯之類…然後順理成章的蹭飯。嗯……看來以後消費的時候得經常傳遞傳遞他『爸』做生意賺到不少錢的信息,省得這小丫頭總是捨不得他花錢給她買東西。

兩人來到收銀台,安嘉悅把東西一樣樣從購物車拿出來,等收銀員掃好價錢讓時遠清掃碼付款後,就聽到收銀員小姐姐面露微笑的看向安嘉悅有些興奮的說道:「恭喜這位小姐,您是我們超市開業以來的第88888位顧客,老闆說了,我們將贈送給您我們超市三千元面額的超市購物卡。」

「哇。這也太幸運了吧。」

「就是,也太幸運了,好羨慕啊。」

「果然我這種中獎絕緣體只有羨慕別人的份。」周圍的人都在感嘆安嘉悅的幸運,向她投來過羨慕或嫉妒的目光。

安嘉悅一下呆住了……她突然想到那個神送給她的四葉草項鏈,難道是項鏈的功勞?那這可真是個好東西。

時遠清也愣住了,他讓子路安排安嘉悅中獎,居然只安排了三千元,這怎麼夠,這點事都辦不好,看來他平時訓練的還是不太夠啊…嗯,這次就只先扣他一個月的工資好了。

正在某地執行任務的喻子路突然狠狠打了個噴嚏。可憐的他還不知道,自己這個月的工資已經沒了。

兩人出了超市,一起將東西放進時遠清的車後備箱里後,安嘉悅看着時遠清說道:「是你付的錢,這超市購物卡理應屬於你。」說著將購物卡塞進時遠清手裡。時遠清知道她有些倔強執着的性格,也不跟她爭論什麼,只默默的收好。

兩人一起回到安嘉悅的家裡,就聽見安志輝正和妻子說著**說案件有了進展的事。

「老爸,老媽,我們回來了。」

「回來了呀,買了這麼多東西呢,花了遠清不少錢吧。嘉悅你也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客氣兩個字怎麼寫,還買這麼多零食……」林秀琴上前接過他們手中的東西,放到一旁。

「沒事阿姨,您還跟我客氣什麼,而且這些零食是我要買的,和嘉悅沒關係。」

「遠清,你來了。」安志輝也上前去幫忙。「感覺一段時間沒看見,你好像又瘦了一點,是不是在學校吃的不太好啊,小夥子太瘦可不好,要強壯一點,將來娶了我們嘉悅才好保護她不是?」

「嗯,叔叔說的是。」時遠清微微點頭,心情有些愉悅的回答道。

「老爸!你又在瞎說什麼呢,還有你,時遠清!你怎麼能亂接我爸的話呢!」安嘉悅有些氣急敗壞的抗議道。

「好,聽你的,我以後不亂接話了。」時遠清看着她無奈妥協道。

「哼,這還差不多。」

「遠清,你就慣着她吧,脾氣越慣越壞。以後遭罪的還是你自己。」安志輝一副過來人的語氣,語重心長的說道。

時遠清看着安嘉悅氣鼓鼓的小臉,很想上手捏一捏,但還是克制住了。聽見安志輝的話下意識回答:「怎麼會是遭罪,嘉悅明明很可愛……」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時遠清立刻不說了,安志輝和林秀琴都露出一副懂得都懂的表情。

安嘉悅聽見這話,只覺得臉有些發燙,想說點什麼,待看見時遠清那雙深邃漆黑的眼眸中那滿滿的溫柔。安嘉悅終是什麼都沒有說。只覺得心跳的有些快。

「對了叔叔。你剛才說**告訴你案件有進展了是嗎?」時遠清率先打破沉默問道。

「對,我正想和你們說這件事呢,余警官今天打電話告訴我說,有個神秘人破解了最終的收款賬號,而且把收款的那伙人的信息都查到了,還有楊正江的位置,他根本沒在M國。甚至都沒有走遠。就躲在隔壁縣城裡,警方已經派人去抓捕了。」

「神秘人…?」安嘉悅疑惑道,自己認識的人里根本沒有,有這等本事的人。難道是天神?不可能啊,自己沒按四葉草找他幫忙啊,他那麼懶應該不會主動幫忙吧?那到底是誰呢…

「是啊,我也疑惑,余警官還問是不是我們的朋友,如果是,能不能幫他引薦一下。他想見見這個神秘人,想了解一下他是如何悄無聲息將資料放進他們的電腦里。可你老爸我怎麼可能認識這麼厲害的人嘛。」

安志輝轉頭看向一旁的時遠清「遠清你說是不是?」

「呃…是,叔叔說的對。」突然被點名的時遠清應答道。

「神秘人幫我們到底是有什麼目的呢……」安嘉悅皺眉說道。

「我覺得雖然不知道神秘人是誰,但是從他是在幫我們這件事上看,起碼可以暫時推斷他與我們應該是友非敵。」時清遠說話時,下意識看向安嘉悅。

「那可不一定,說不定神秘人是有別的什麼目的呢?」安嘉悅推斷道。

「嗯,不排除這個可能。」安志輝認同的點點頭。

「遠清,你認識的人中,有沒有符合神秘人特徵的。」安嘉悅看着時遠清問道。

時遠清被安嘉悅突如其來的問話和她看向自己質問的眼神嚇得一時不知如何接話。對上她的眼神,騙她的話就像被什麼堵住說不出口。

安志輝見時遠清不說話,忙替他上前解釋道:「行了嘉悅,看你把遠清嚇得,遠清怎麼可能認識神秘人,他從四歲搬到這邊住就天天和你在一起玩,他都認識哪些人你還能不清楚嗎?」

「對啊,我從小到大除了睡覺大部分時間可都是和你呆在一起的,嘉悅。」以後

安嘉悅有些懷疑的看了時遠清一眼,沒再說什麼。她總感覺時遠清知道點什麼。但是他不想說,她也不好問。

就在此時,安志輝又接到余警官的電話。

「喂,余警官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什麼?這麼快就抓到他了?好的好的,我馬上趕過去……」

電話掛斷後,安志輝看向所有人說道:「余警官說已經抓到楊正江了,讓我們過去一趟。」

「這麼快?這麼過去幾個小時而已,這辦事效率可以啊!」安嘉悅感嘆道。

「畢竟就在隔壁縣不遠,而且又有準確的抓捕地點,能這麼快抓到也是正常。」然而時遠清想的是,都把最佳抓捕路線給他們安排好了,居然還用了幾個小時才抓到,這效率太差勁了。

「那我現在就過去了,你們在家等我消息。」

「老爸我要和你一起去。帶上我吧,老爸,興許我能幫忙問出點什麼呢。」

「還有我,叔叔,我也和你們一起去。」

「好。那秀琴,我帶着孩子們一起過去。你就在家看家等我們消息吧。」

「好。你們去吧,我在家裡做飯等你們回來吃。」

時遠清等安嘉悅和安志輝都出門後,來到林秀琴跟前,把她拉到一旁。

「怎麼了孩子,你不是也準備和他們一起去嗎,是還有什麼事嗎?」林秀琴疑惑的看向他。

時遠清點點頭道:「阿姨,剛剛我和嘉悅在超市抽獎,嘉悅抽中了三千元的超市購物卡,但是她太粗心了,走的時候卡都忘記拿,我看見就幫她收起來了,走在路上她發現卡不見了,回去找也沒找到就算了,我沒告訴她卡在我這裡,想讓她長長記性,以後別再丟三落四,來阿姨,卡我給你,你收好拿去用,您別告訴嘉悅這件事。不然她肯定要生我的氣。」

林秀琴點頭笑着接過購物卡:「好,阿姨知道了,我不會告訴她的,遠清你是好孩子,我和她爸爸都很喜歡你,嘉悅這孩子平時就粗心大意慣了,將來你陪在她身邊,還需要你多照顧她一點。」

「我會的,阿姨就放心吧,沒其他事我先走了啊,阿姨回頭見。」

「好,快去吧。」

說完時遠清轉身朝安嘉悅他們追去。

安嘉悅三人來到警局,余警官過來接待他們。

「你們來了,坐吧。」余警官轉身倒了三杯茶,分別遞給他們。

安嘉悅看出余警官剛過來時,臉上一閃而過的煩悶表情。於是接過茶水便開口問道:「謝謝,余警官可是遇到什麼棘手的難以解決的問題?」

聽到安嘉悅的問題。余警官猶豫了一會便開口道:「確實遇到了些問題。是這樣的。我們抓到楊正江後,審問他是如何認識那幫人的,又是為什麼要給他們打錢,楊正江都拒絕交代。就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不管我們問什麼,他都是一句,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查到什麼直接給我定罪就是了,我都認。」

「那幫人?」

「是的,就是收錢的源頭,他們是一幫國際販毒組織,代號毒牙。他們除了販毒,還是一個殺手組織。上頭曾多次派人圍剿,都沒有成功,反而犧牲了很多兄弟……」談到這個話題。余警官整個人顯得有些沉重。

「國際販毒組織……那正**他又是怎麼和他們扯上關係的。」安志輝聽到余警官的敘述,非常震驚。他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從小的好兄弟會和那樣的組織扯上關係。

「這也正是我們想知道的,雖說神秘人將這次收錢的分支小隊的成員信息和大致位置提供給我們了,但毒牙太過狡猾,況且神秘人的身份也不明確,所以上級部門也不敢貿然行動,我們這次找你們來,一個是想讓你們幫忙給楊正江做思想工作,最好讓他能主動交代一些線索,再一個就是想問問你們認不認識這個神秘人,能不能幫我們聯繫到他。」

「抱歉,余警官,神秘人我們真的不認識。我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誰這麼大本事幫了我們。不過楊正江那邊的思想工作,我們倒是很願意幫忙。」安嘉悅看着余警官一臉真誠的說道。

即使她知道時遠清有可能是認識神秘人的,但是既然神秘人用這種手段傳遞信息,肯定就是不想被知道身份,她自然不會多說來讓時遠清為難。

「是啊,是啊,余警官,神秘人我們雖然不認識,但我們可以做正**的思想工作。我和他是從小到大的朋友,雖然他的背叛讓我對他很失望,但是我還是想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帶我見見他吧。余警官,拜託了。」安志輝想到能見到楊正江,激動的上前說道,這些天,他每天晚上都在想這件事,他始終想不通是什麼原因讓楊正江對他做出這樣的事情,讓他差點家破人亡。他能感覺的到,楊正江之前對他的兄弟情誼不是假的。正因如此他才會那麼相信他。

「客氣了,應該是我們該感謝您願意幫忙才對,來,請跟我來。」

安嘉悅三人跟着余警官一路來到一間審訊室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