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馬來西亞工作的日子
我在馬來西亞工作的日子 連載中

我在馬來西亞工作的日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城南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川 都市小說

30歲,為了車為了房,為了孩子媳婦和老娘,我獨自出國,去馬來西亞打工!書中為異國他鄉的風景和我在國外的所見所聞!展開

《我在馬來西亞工作的日子》章節試讀:

第2章 臨行前夜


晚飯過後,我獨自倚着窗檯,看向窗外的萬家燈火。

突然,我心裏的那份不舍的念頭,在萬家燈火照耀下,擴散開來,越來越大。

我想到明天就要離開祖國,去出國工作,我的心頭上像壓着一個巨石,讓我喘不過氣。

我拿起外套出門,獨自來到小區門口,點燃了一根剛從超市買來的香煙。

很少抽煙的我,坐在台階上就那樣心煩意燥的抽着煙。

我望着四周熟悉的環境,心裏出現一種念頭,想要把周圍的一切印在心底,想要記住家鄉的模樣。

我就這樣傻傻的坐着,看着周圍,抽着煙!

此時,離我不遠處,一輛行駛的汽車,緩緩停下,車上下來一個女人,下車後,女人對車上的男人說了句:

你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你走吧,三個字飄進我的耳朵。

那一瞬間,我的心突然變得很疼很疼。

眼淚不由的流下來,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難受和不舍。

我哭了,低着頭,蹲在地上,我像個孩子一樣哭泣,儘管我已經三十歲了!

白日里強裝的沉穩,理智,在這一刻爆發!

久久之後,我慢慢恢復過來!

夜裡,我躺在床上,望着屋頂的天花板,我是一點睡意沒有,孩子早已經熟睡。

妻子靠過來說:不早了,睡吧!

我知道,今夜,不僅僅是我,還有她,也是睡不着的。

我內心特別清楚,睡醒了,我就得出發,就得離開,我十二分的捨不得睡!

我要度過一個最漫長的夜,哪怕是度夜如年!

時鐘在滴滴答答的走着,一刻也不曾停歇。

窗帘縫隙處,天空已經泛白,我心裏終是放棄了,不再做那些無用的抵抗,困意襲來,迷迷糊糊間睡著了。

睡夢裡,我見到我的父親,父親還是二十年前去世時那個樣子,他滿臉慈祥,他用那隻無數次撫摸過我的臉,且是布滿繭子的大手,撫着我的頭,滿眼笑意的說:

孩子,我離開這些年,你終於長大了!

在那一瞬間,我趴在父親懷裡,我哭了。

我哭喊着,我不想出去,父親,我只想做您的孩子,我不要做誰的夫,也不要做誰的父,讓我只做您的孩子吧,父親。

父親突然一改往日的慈祥,嚴厲的呵斥道:

你長大了,孩子,養家顧家,這是你做為一個男人的責任,我替不了你,這是每個男人都要走的路,你已經長大了,也成家了,你的路要靠你自己走,父親不能幫你了!

再說,成長這條路,你不是已經獨自走了20年了,你要適應成長,勇敢的走下去,孩子,好了,我要走了,你勇敢去闖吧!

說完,父親轉身向西方而去,我趕緊哭喊着:父親,您別走,別走。我太想您了,再讓我看您一眼!

我想拉住父親的手,我的手還沒有伸出去,父親身影漸漸模糊,慢慢消失!

掙扎中,我一下驚醒,坐了起來,臉頰兩側熱淚還在,頭下的枕巾也**一片。

我想回味,剛才偎依在父親懷裡的那種溫暖,可是,我突然卻怎麼也回想不起來那種感覺。

也許,是隔得太久遠了吧,二十年,足以讓一切變淡!

這時候,妻子走進屋來,看着我滿臉的淚痕,她嗓子咽動一下,像是有些話被她咽下去!

妻子看着我,走到我的身邊,此時,我也從剛才的夢境中恢復過來。

她看着我,特別溫柔的說道:我先去上班了,我就不去送你了,我怕到時候,我,,,,,,

後面的話,她還沒說出來,淚水已經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一瞬間,她哭成了淚人。

結婚九年,這是我們第一次分開,也是我第一次出門,卻還是去遠在萬里之外的異國他鄉。

我下床來用力抱着她,看着眼前的妻子,一瞬間覺得她那麼脆弱,脆弱的像一塊玻璃,脆弱的隨時會碎開,我用力緊緊擁着她。

我控制着已經在眼圈裡打轉的淚水,安慰着她:

沒事,我半年就可以回來了。一到時間我就回來,你別哭了,家裡的事以後就靠你了。

從今天起,你就是一家之主了。

你要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孩子和母親,等我回來。

行了,別哭了,你快去上班吧,別一會上班遲到了!

把她支走,是因為,我也沒有在她面前離開的勇氣,我也沒有那麼堅強!

妻子走了,去上班了,母親要去送我下樓,我趕緊制止她。

我告訴母親:

你別去了,就在家裡吧。

我不想讓年過花甲的母親,看着我離去的背影。

我收拾好行李,獨自下樓,準備打個的士出發。

這時,岳母,妻妹,妹夫來了,她們是來送我的,我竟一下紅了雙眼。

我點點頭,一時間,一句話,我也說不出來!

我們一群人,沉默走着,剛走到小區門口,妹夫就要準備開車出發。

此時,我的手機響起鈴聲,是我的叔叔的來電,電話里,他說要我等他一會兒,他馬上到我家小區門口,他也要過來送送我!

等待着,不一會兒,街道轉彎處出現了我的叔叔,一個六十歲的人了,竟然一路小跑的過來了,有些氣喘吁吁,我放下行李,快步迎上去。

叔叔開口第一句竟然問:

不遲吧,我怕來不及,一路小跑着過來了!

我回答,不遲。

他看着我,良久,只說了一句:

行,去吧,在外面工作注意安全,家裡沒啥事!

我重重點點頭說:好,那我就出發了,叔叔!

在我正要轉頭離開的那一刻,我眼裡的叔叔和我父親的樣子慢慢重合。

我多麼想和您再見一面,在這個時刻,一個無助的孩子最想得到他父親的擁抱和鼓勵!

這一切,又是那麼遙不可及!

叔叔伸手拍拍我,他再無言,而後,他對我擺擺手,示意讓我走吧!

我坐上車,車子緩緩開動,駛向遠方。

我回頭望去,身後的城市建築逐漸模糊,再到慢慢看不到。

就這樣,我離開了武安,遠離了這片生活三十年,熟悉的家鄉熱土!

我經坐火車從邯鄲到鄭州,而後,又打車到機場,我取出機票,獨自拿着行李,懷着滿心的不舍和前途的未知,我進入了候機室。

隨着登機時間到來,人流開始排隊登機。

我隨着人群排隊,看着落地玻璃窗外的天空。

我在心裏默念:

別了武安,別了祖國,等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