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少的絕美甜妻
傅少的絕美甜妻 連載中

傅少的絕美甜妻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暮小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琛 現代言情 白苓

她從小父親失蹤,母親改嫁,跟着奶奶生活在鄉下,逃課打架喝酒樣樣行,是別人眼中的混混無賴
十九歲,母親接她回繼父家
「白苓,讓你替你妹妹嫁給傅家大少,是你的福氣,你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
」 她是母親眼裡的廢物,是利益的犧牲品
眾人皆知,傅家大少生了一場病,不僅性情大變,容貌盡毀,還只剩兩年可活
自她嫁給傅少,他的病突然好了,各地風雲突變,直到有人調查幾年前的一樁案子,不小心扒出這位廢物嫂子的馬甲…… 眾人驚的下巴碎了一地
這是個大佬
展開

《傅少的絕美甜妻》章節試讀:

第4章


傅家要跟季家聯姻的消息,轟動了整個歷城。

在無數人羨慕嫉妒的議論中,季家和傅家的訂婚宴開始了。

按照傅家的規矩,為了不必要的麻煩,訂婚宴一切從簡,兩家人一起吃頓飯,就算訂了婚。

酒店訂在了豪庭酒店。

歷城最大的七星級酒店。

「一會見了傅家大少,你主動些,盡量博取他的好感,聽到沒?」去酒店的路上,孫予柔在白苓耳邊不停的叮囑。

白苓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眸,懶懶散散的,完全沒回應她的話。

「跟你說話,你給我認真點!」

孫予柔就是見不慣白苓這幅痞里痞氣的樣子,每次跟白苓說話,她的火氣就不由自主的上升,「你要是在傅家大少面前還是這幅鬼樣子,搞砸了婚事,別說你奶奶得不到醫治,你也得給我滾回鄉下,你最好把我的話聽進去,我沒有跟你開玩笑。」

孫予柔覺得這個女兒大概跟她八字不合。

對方總能把她氣的半死。

白苓側首,清冷的眸子盯着孫予柔,眉眼間都是不耐煩,她從背包里拿出一個黑色的頭戴式耳機,嗓音冰冷,「要不你去跟傅家大少結婚?」

「你這是什麼態度……」

孫予柔正要發作,白苓低吼一句,「不去就他媽閉嘴!」

吵的要死!

白苓把耳機扣在腦袋上,手機里的音樂調到最大聲,不再理孫予柔。

孫予柔只覺胸口一陣抽疼,氣急敗壞的。

白苓餘光只看到孫予柔那張尖酸刻薄的嘴一張一合,表情憤怒,十分冷漠的收回目光。

季馨坐在駕駛位,透過鏡子看了眼白苓,勾了勾唇,沒說話。

跟傅家的訂婚宴,季家自然要比傅家人早到。

白苓他們到的時候,季老太太和她大兒子一家人都到了。

全部正襟危坐,她們都精心打扮了一番。

儘管外界傳聞傅家大少容貌盡毀,但季家人不敢怠慢。

傅家動動手指就能讓季家永遠消失,原本季家私自換人的事就很有可能惹惱傅家大少,若禮數出了問題,季家可就真的毀了。

白苓她們一進門,季老太太看到她的穿着瞬間站了起來,臉上的憤怒顯而易見,「混賬!誰讓你穿成這樣來的?」

白苓還是穿着她那身廉價的黑色衛衣,戴着黑色鴨舌帽。

季老太太扭頭對着孫予柔破口大罵,「你是死人嗎?不知道這是什麼場合?讓她穿成這樣就來,你是想毀了我季家嗎!」

孫予柔本就怕季老太太,被老太太這麼一吼,身體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媽,我給她買了禮服,可這死丫頭說什麼也不肯換,你也知道,她沒養在我身邊,我說的話,她聽不進去。」

孫予柔在心裏把白苓罵了好幾遍。

出門前她無論怎麼威逼利誘,白苓就是不換衣服,季易安也不想太為難白苓,就沒讓換。

可在季老太太面前,她也不能說季易安的不是,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

「馬上帶她換衣服。」

季老太太渾身散發著威嚴的氣勢,她看了眼時間,「來不及了,傅家人馬上就到……這樣,欣蕙跟白苓的身高差不多,讓她們去洗手間換衣服。」

「奶奶,我不要!」季欣蕙跺着腳,氣的快哭了。

讓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穿她的衣服,比殺了她還難受。

「你不要?」季老太太一道凌厲的目光看過來,「難道你想得罪傅家?你承受的起後果?」

「我……」季欣蕙咬着唇,有氣又委屈,只能瞪着白苓。

季老太太淡淡的看她一眼,冷聲道,「你若承受的起後果,可以不換。」

季欣蕙是驕縱了些,但她不傻。

傅家,她們得罪不起。

若是因為她不肯換衣服得罪了傅家,那她就成了季家的罪人。

她在內心做了許久鬥爭,惡狠狠的看着白苓,「還不快跟我去換衣服?」

從進門,白苓就雙手插兜,冷漠的站在門口,看着季家這群人上演大戲。

眼下,戲看夠了,她徑直走到桌前坐下,懶散的靠着椅背,不緊不慢的開口,「不去!」

這一開口,孫予柔一下就爆發了,「白苓,你別給臉不要臉!」

孫予柔在老太太那受了氣,心裏本就窩火,白苓又很不識趣,她偽裝的貴婦形象,瞬間就崩塌了,「我接你過來,給你奶奶安排最好的醫院,不是讓你來給我添堵的,我警告你,馬上去給我換衣服,否則,我立刻停了你奶奶的葯。」

白苓倏地回頭,那雙眸子瀲灧着血色,瞳孔的光駭人,她緩慢的起身,清冷的面容下掩藏着幾許冷意,「別再拿我奶奶威脅我!」

孫予柔被她的目光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眼神?

「發生什麼事了?」季易安沒跟白苓她們一起來酒店,他中途有點事,離開了。

等他趕來的時候,發現包間里的氣氛不太對勁,詢問了一下。

季欣蕙早就看白苓不順眼了,三兩下就把事情經過告訴了季易安。

「行了,媽!是我讓白苓不穿禮服的。」季易安走到白苓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對季老太太說,「她沒在我們家生活過,對上流圈的規矩也不太懂,她也不可能一下就學會禮數,以後慢慢教。」

季老太太冷着臉,語氣冰冷,「什麼話?今天是她和傅家大少的訂婚宴,穿着這樣,我們季家的臉往哪放?」

「傅家那種格局,不會在意這些小細節。」季易安看了眼時間,「傅家人快來了,快點坐吧,別人家來了,我們家還亂糟糟的站着,這才丟臉。」

「是啊,奶奶,姐姐剛來歷城,有些事情還不太懂,你們就不要逼她了,畢竟她也是替我……」從進門就沒說過話的季馨上前挽着季老太太的胳膊,溫柔的笑着,「以後我會幫姐姐適應家裡的生活的,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別跟她計較了。」

季馨一開口,季老太太的臉色緩和了些,思慮片刻,最終沒再計較,「罷了,都坐下吧。」

季家人都入座後,白苓抬了抬眸,瞥了季馨一眼。

很有深意的一眼。

《傅少的絕美甜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