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我靠病嬌橫行修仙界
快穿:我靠病嬌橫行修仙界 連載中

快穿:我靠病嬌橫行修仙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問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聞 林徽

[三世情緣+瘋批大佬+輕鬆+攻略劇情流+爽文+群像文] 病嬌不懂愛男主,會暗戳戳生氣吃醋,感情戲進展很快,相信我超甜
作者文筆不佳,文風小白
反正我寫的很快樂,劇情隨時會崩
感情戲在20章之後,大家可以耐心多看幾章,前面都是伏筆鋪墊和世界設定
林徽本是快穿時空管理局的王牌,沒想到在這次任務上慘遭職業生涯滑鐵盧
林徽攻略了葉聞三次,目的要讓葉聞愛上她
第一次,她是他的貼身侍女,開局不過三天就領了盒飯
第二次,她是他的妻子,為了替他擋刀而死
面對着攻略目標毫不波動的好感值,林徽只想說我敲你咩 經歷了兩次失敗,林徽已經開始擺爛起來,只求第三次安穩度過
然後直接回歸局裡取消自己的職稱評定,從此笑看人生
沒想到一開局,隨身綁定的系統瑟瑟發抖的告知她:「宿主,你這次必須要拿下攻略目標,不然他會顛覆這個小世界
你也會因為任務失敗,而被這個時空抹殺
」 林徽:???就離譜 我本無欲無求,滿身shalu
你的到來讓我起了貪念,倘若你不如一愛我,我便毀了一切
展開

《快穿:我靠病嬌橫行修仙界》章節試讀:

第4章 必須逐出逍遙派


唐山的小弟們見老大被林徽踩在腳下,個個怒火中燒,但都忌憚於她的實力,遲遲不敢上前動手。

被唐山他們欺辱的女修名諱為白芨,是住在林徽隔壁屋的醫修,平日里最愛給林徽做飯吃。

修仙界不興口腹之事,倡導弟子辟五穀、絕六欲,方能成大事者。

白芨平日里私下偷偷開火燉菜,都會給隔壁屋的林徽留出一份,讓她遠離那洗腳水煮蟑螂味的辟穀丹。

林徽一直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白芨笑起來極好看,眼眸彎彎的,像天上的皎月一般明亮。

可這般美好的人兒,卻因她被傷的如此。林徽心中愧疚之意在翻滾,一雙美目更是寒若冰霜。

她踢開礙腳的唐山,抬腳走到白芨面前,蹲下腰身,小心翼翼的將她攏入懷中。

林徽這具身體目測將近一米六五,白芨更是矮小,怯弱的依偎在她懷裡,像只初生的雛鳥一般羸弱。

少女膚白似雪的肌膚被一群五大三粗的二世祖欺凌的青一塊紫一塊,眼睛裏因恐懼充滿了水霧。

指尖緊緊的攥住林徽的一側衣角,以此獲得片刻的安全感。

「徽徽姐、你快、走。」

「這是、陷阱。」

兩行淚珠似掉線的珍珠般,滴落在林徽的手背上。

「小心、冷莫、君…」

白芨青紫的嘴角張開困難,每次輕微扯動,就會撕裂傷口一分,疼的她幾乎失去意識。

冷莫君是逍遙派掌門之子,葉聞的直系師弟。

傳聞聽說他性情陰晴不定,劍法詭異卓絕。

如果說葉聞的劍法是最快的,那麼,冷莫君的劍法就是最卓絕的。

一劍霜寒十四州。

與此同時,暗處隱匿的人忽然現身。一股劍風破空而來,帶着些許直破雲霄之勢,直襲她的要害之處。

林徽迅速放下白芨,手拿劍身出鞘抵擋。劍與劍之間相互碰擦,發出鳴叫的興奮之音。

玄衣男子站在房檐上,他身姿如松,束髮戴冠,俊逸超然。

冷莫君!

林徽心下一沉,神情頓時凝重起來,握着劍柄的指腹微微發白。

既是如此,今天怕是免不了一場惡戰了。

她率先出手,欺身而上。長劍順勢而起,不過瞬息之間,劍身已抵冷莫君胸前,只待刺入皮肉。

冷莫君不過輕輕用劍鞘一擋,林徽的虎口被內力震的發麻,長劍也隨着無法控制的掌心滑下,掉落在地上,響起「嘩鐺」的響聲。

林徽神色一凜,更加不敢掉以輕心。她索性運用起靈力化劍,凝聚着實體朝着冷莫君的方向襲去。

她沒有習過劍,便自主摸索着冷莫君的握劍的手法起勢,一一自行貫通。

原本生澀難懂的劍招也在林徽揮舞中的身形漸漸嫻熟起來,她像只靈活穿梭在瓜田裡的猹一樣,狡猾機靈,讓冷莫君的巨劍無法捕捉定形。

遠處的人們雙手環抱在胸前,注視着前方愈發激烈的鬥爭。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見林徽熟練的運用着本派的基礎劍法,氣勢如虹,身姿清越矯健。陸行忍不住拍手叫好,他一出聲,連帶着旁邊二人的身形一併暴露。

……

筱七內心一陣無語,她捅了捅二師兄陸行的手臂,示意他別那麼大呼小叫。

好不容易為內山尋到一個好苗子,還是一個小師妹,她可不想嚇跑人家。

可沒想到,筱七捅錯了人,捅到了大師兄葉聞。

葉聞身體敏感易激,突然間猝不及防被人觸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邁出一小步,出現在大家的視線里。

見兩位師兄都站了出去,好像自己不站出去有點不像話。

筱七直直向前走一步,後發現超了附近師兄們半個身位,她隨即又往後退了一小步,和師兄們保持平行。

冷莫君見隨行的師兄妹都暴露出來,他稍微加快鬥爭的速度,手中凝聚出靈氣附在劍上。

不過稍一用力,蘊含著靈力的巨劍對上了敵劍。

疾光劍影間,林徽的靈劍被破碎開來,散落到地上,最終化成齏粉,靈力重新回歸到她的身上。

「師妹,承讓了!」

他微微作躬及手,結束了自己試探林徽的任務。

見主角團四人出現在她眼前,就算林徽再愚鈍也該知曉他們的意思。

身上的傷口因剛才的劇烈運動掙裂開來,肩膀上白凈的紗布此時滲着鮮血,暈染了林徽胸前的襦裙。

「我要他們幾人,對我朋友造成的傷害付出代價。」

林徽撿起被冷莫君打落在地上的長劍,直指着蜷縮角落裡瑟瑟發抖的二世祖們。

如今唐山被林徽打的昏迷不醒,剩下的幾個小跟班不成氣候。

一個尖眉鼠眼的青年領着其餘的小弟瘋狂磕頭道歉。更有甚者,為了取悅林徽,已經朝着自己的臉呼去。

清脆響亮的耳光在空中啪啪作響,臉很快被扇的腫起老高。林徽冷眼看都不看,徑直走上前去。

這還不算完,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林徽走到葉聞面前,仰頭看着他。早在他剛到這裡的時候,系統就提醒過她目標人物就在附近。

只不過她那個時候正在解決唐山,沒心思理會其他事情。

葉聞今天穿的是青藍色的長袍,頭戴玉冠流蘇。

細長的眼尾略微挑起,一雙丹鳳眼顧盼生姿。

嘴角永遠揚起讓人感到溫暖的笑容,崑山片玉,攝人心魂。

感覺到林徽的目光留在他身上已久,葉聞佯裝剛回神過來,輕輕俯下身,同她平視。

「師妹這是有話想對我說?」

眼波之間互相流轉,彼此交鋒,看不清孰勝孰負。

「我的條件只有一個,他們必須逐出逍遙派。」

好大的口氣!

這是陸行的第一反應,雖然這幾人做的是過了些,可沒道理一棒子全打死,總要留有機會讓別人去改正。

他正欲上前開口,被身旁的筱七和冷莫君攔住。筱七為了讓他閉嘴,還抽出腰間的錦帕堵住他的嘴。

「唔唔唔唔唔唔!」男主在劇烈抗議着,見沒人得空管及他的情緒,便也消停下來,靜觀其變。

林徽知道葉聞還代行執法堂長老的職責,可以說在原著小說中,逍遙派除了掌門,就屬大師兄葉聞權利最高。

她在賭。

賭葉聞對她感興趣的程度。

畢竟,獵物展現的戰鬥天賦越驚艷,捕獲獵物的獵人才更有成就感,不是嗎?

「好。」

葉聞不假思索,爽快答應。

「他們幾人無視門規,肆意橫行、欺辱同門,罪加一等,理應逐出門派。」

「這件事情我會全權處理,師妹不必擔心。」

溫和的嗓音如同和煦的陽光一樣,讓人忍不住頓感溫暖,心生親近之意。

只有林徽才知道,這幅溫潤如玉的外表下,隱藏了怎樣的黑心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