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黑白熊的死亡直播遊戲
黑白熊的死亡直播遊戲 連載中

黑白熊的死亡直播遊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軟毛小肥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軟毛小肥龍 黑白熊

未知的力量將各地的參與者拉到了無人的孤島,總武高中的高嶺之花、成人插畫的天才少女、獵鬼的少年、神聖布里塔尼亞帝國的皇子、三流蹩腳的魔術師……各懷才能的人見到了遊戲的主持人
一隻很可愛的黑白熊
「歡迎各位來參與這場狼人殺遊戲哦~」 可愛的吉祥物愉快的笑着
  為了即將開始的遊戲
  為了即將開始的一切
  「死亡遊戲
」 死亡直播遊戲開始……良心的抉擇拷問、懷疑、猜忌,再者逼入絕境時綻放的人性之美
提示:純屬虛擬,請勿當真
展開

《黑白熊的死亡直播遊戲》章節試讀:

第4章 人狼遊戲(二)


「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那麼你也該做出自我介紹了吧,黑白熊。」

苗木誠站起身子,對黑白熊冷靜的發問。

「你到底有什麼打算?操縱你的又是誰?還是江之島盾子嗎?」

「哈?那個一聽就很瘋的女人是誰啊,超高校級的絕望不早就已經是過去式了嗎——現在舉辦的可是安全有趣的死亡遊戲!不要和那種沒品的死亡遊戲相提並論!Kuma!」

黑白熊認真的生氣起來,但苗木誠的眉角都沒動一下。

他很清楚,江之島盾子和其信徒,全都是這樣半瘋不瘋的樣子。再說,這不是也用了,「死亡遊戲」這幾個字來嗎?

「這一次,又是要我們自相殘殺嗎?」

「不愧是經驗者!一聽就懂,真是太方便了!」

黑白熊假模假樣的拍拍手,露出一幅開心的樣子。

但是,那副開心的樣子搭配上「自相殘殺」,還有「死亡遊戲」,就只給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戾氣。

「……那麼,這一次又是要搞什麼?」

深知和這些瘋子互相理解也是白費力氣,苗木誠直入主題。

「是學級裁判,還是模仿殺人,又或者是要搞別的什麼?」

「我不都說了嗎,江之島盾子那種老女人已經是過去式了……」黑白熊沒精打採的低下眉眼,「你要知道啊,那傢伙可是重複出現了五十三次哦?就算是你們沒有看膩,我這個一直一直陪她出場的熊,多多少少也是膩了哦?七年之癢和五十三年之癢,你們知不知道這兩者有多大差別啊?」

「那麼,操縱你的是誰?」

苗木誠繼續發問。

瘋子大多都有表演性人格,特別是追隨江之島盾子的那些瘋子。雖說他們也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露出真實面孔,可……問一問又不會掉塊肉。

「這個嘛,視聽者們都知道,我就不和你們這些參賽人員說了。畢竟,這可是強制參加的節目,你們不用管誰是主辦方,」黑白熊說著,亮出了自己的熊爪,「因為,不管你們想不想,你們都必須參加!」

「——那如果我們對自相殘殺不感興趣呢?」

這次開口的,是四宮輝夜。

她雖然不清楚這黑白熊到底是什麼傢伙,但是無論它是何方神聖,四宮輝夜都不準備在對方面前低頭。

並非是出於傲慢。

要是對犯罪者低頭的話,很容易「一退再退」,最後「退無可退」……即使是不得不對敵人低頭,也要在對抗之後再讓步。

這就是四宮家的家訓。

「如果我們拒絕互相殘殺,這次會換你來殺死我們嗎?」

「不,我們的互相殘殺可是正派的!才不會強逼你們互相殘殺呢!」

黑白熊將雙手在胸前比了一個巨大的X。

在它的背後,也燃起了一道巨大的紅色X。

「只要你們打定主意不互相殘殺的話,只要過十天,十天之後,我就會把你們送回自己的世界——童叟無欺!」

「……就這樣嗎?您大費周章的找了這麼多人,來這個荒無人煙的無人島,還在這個島上煞有其事的建起了沒有人使用的村落,就只是為了請我們在海島上來一次十日度假?」

被稱為沃爾特,一聽就是外國人的老人微微欠身,以嘲弄的語調對黑白熊開口。

畢竟,不管怎麼想,黑白熊都不會這麼簡單,就將他們解放。

「按通常的邏輯來說,你應該是還有什麼,要給我們的東西吧?」

「什,什麼東西啊?」剛剛因為突然出現的黑白熊嚇一跳,下意識躲到了士郎背後的沙都子探出腦袋,用稍顯強硬的聲音開口,「不管是有什麼東西,都不可能有人殺人吧?」

「是動機吧。」

在頭盔下,傳來了哥布林殺手那沉悶的聲音。

「譬如說,用我們的家人作為威脅,或是許諾我們財富。總而言之,就是讓我們因為某些東西,選擇『自願』進行互相殘殺。」

「嘛,要說有沒有動機,那麼的確是有的。畢竟,要是你們真的不互相殘殺,那我也會很頭疼啊。」

黑白熊先是回身,把身後火紅的X用熊爪扯碎,然後才施施然的轉過身,慢悠悠的晃了晃頭。

它慢悠悠的笑。

「我就直接告訴你們吧——如果你們就這樣回去,那你們什麼都拿不到。你們只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的意思是,如果我們互相殘殺,會有更好的東西給我們……這也太愚蠢了。」

雪之下雪乃冷漠的否定了黑白熊的想法。

在她看來,對方的說法,根本是無稽之談。

「有什麼東西,能夠比得上人的良心?你能夠拿出什麼東西,讓我們出賣自己的良心?」

「唔噗噗……在這裡的每個人,真的都有良心嗎?雪之下小姐,你是不是把別人想的太好

了?」

黑白熊依舊讓人不安的笑着。

光是聽着這個聲音,就讓人的神經緊繃,甚至讓人寒毛倒豎。

「再說,我能夠給你們的東西,也可比良心這種廉價的東西要珍貴很多呢。」

「開價吧。」

哥布林殺手,毫不猶豫的開口了。

這讓不少人的神色都為之一變。

主動開口詢問對方想要什麼,這毫無疑問是「我有意互相殘殺」的證據……只是聽他這麼一問,別人就不得不對他多加提防。

甚至於,連衛宮士郎都忍不住開口了。

「你真的打算做什麼互相殘殺?」

「……總要問問。」

哥布林殺手不置可否。

即使是不想接的委託,也總要問問,那委託價值幾何。

「每個人的價碼都不一樣……雖然,照顧到你們的**,我應該私下再給你們說的。不過,哥布林殺手先生既然現在就想知道,那我也不是不能告訴你。」

黑白熊打了個響指。

他說出了,讓哥布林殺手懷疑自己聽錯了的話。

「你會得到的回報非常簡單——哥布林,將會從你的世界當中滅絕。」

「……不可能,哥布林怎麼可能會滅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