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奪晏朝
奪晏朝 連載中

奪晏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滿又困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小滿 小滿又困啦

小滿 一個孤女 被捲入皇家奪嫡爭端 四面楚歌 表面溫和內心陰狠的四王 專情且權勢浩天的太子 不學無術但幽默風趣的七郡王 咿呀學語母親狠辣的稚子九阿哥 她並不貪戀權勢富貴 只願過平凡的生活 可穿梭在皇家的各種矛盾之間 該何去何從?且看她如何明哲保身又步步高升!展開

《奪晏朝》章節試讀:

第2章 入彀(上)


在顛簸的馬車中,小滿眼中帶淚。她夜闖四王府,竊取四王府的名貴藥材,挾持了四王府的管家,東陵司珹非但沒有降罪於她,反而指派了王府的醫官與她乘着馬車前往陳庄為陳伯治病。她吸了吸鼻子,對與車夫坐在一塊的管家致謝:「管家,多謝您,挾持您純屬迫不得已,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與我一小女子計較。」

「哎喲,什麼計較不計較啊。姑娘言重了,真是折煞奴才,奴才愧不敢當啊。」管家連忙接話:「我們家王爺都未曾說姑娘有何過錯,姑娘別多心才是。」

「王爺不僅赦免了小女子,而且慷慨仗義,出手相助,小女子感激不盡。」

「咱們王爺啊,是最好性子的了。」管家笑道,:「不過,奴才看您也是有些本事在身上,不似普通女子般手無縛雞之力啊。」

這莫不是在試探我?小滿心中一驚。

她擠出一抹微笑,淡淡回應:「小女子從小在深山中野慣了,與山中的猴子學會了爬樹,其他也是真不會了。」她怕管家不信,手拿帕子清咳了幾句,啞着聲音掛着哭腔道:「當時,侍衛們都進攻小女子,小女子挂念陳伯,求生的**很強,您應該也知道,一個人被逼到絕境,就會懂得反抗。於是小女子不顧一切,自然就被逼出了抵抗之技。」

見管家緊皺的眉頭變為舒展,她在心底悄悄鬆了口氣。

到陳庄後,在小滿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陳伯的屋中。

經過這麼長時間,陳伯堅持不住已然昏迷過去。醫官拉開隨身攜帶的小藥箱,拿出一根銀針,刺入陳伯的幾個穴位。又拿出參片給陳伯含着,幾個人都「呼啦」圍了過來,按壓陳伯的四肢。過了半柱香功夫,陳伯果然悠悠轉醒。

「陳伯怎麼樣??」

「幸虧姑娘及時將小臣請來了,否則這位老伯就回天乏術了啊。」

「姑娘,老人家無事變得含着參片,吊著精神,病才好的快啊。」醫官又囑咐道。

「醫官的囑託,小女子必當謹遵。」小滿深深地對醫官行了個禮,滿是崇敬與感激。

「姑娘不必多禮,小臣也是奉四王之命。四王下令讓小臣竭盡全力,用最好的藥材,努力將老人家醫好,我等不敢不遵。」醫官將小滿扶起,客氣地說:「這是擬好的藥方,請一日兩次,早,晚膳半時辰後服用。」醫官頓了頓又道:「還有,這位老人家斷不能再勞累了。精神好一些後,也不要一直躺在炕上,最好起身走一走,恢復一些體力,接接地氣,總是不錯的。」

「是,謝謝您。」小滿的喉間仍有嗚咽之聲,但臉上掛着喜極而泣的表情。醫官與管家走後,她撲到陳伯床前,激動地道:「陳伯!您聽見了嗎!您馬上就會好起來的!!」

陳伯艱難地伸出枯瘦如柴的一隻手,撫摸着小滿的頭,問:「是……四王救了我嗎?」

「是……陳伯。四王心善,帶來了充足的錢財與藥材,讓您好好養病呢。陳伯,您一定要好起來啊,等您病好了,我們一起去四王府謝恩。」

「好……好孩子……」陳伯閉上渾濁的雙目,一行熱淚流了下來。當年他孤苦無依,甚至沒有了生的希望。他走到山崖邊,本想一躍解千愁,卻看到一個被棄的女嬰。女嬰哇哇的哭着,他走過去抱了抱同是孤苦無依的她,心裏的苦楚更添幾分。誰知女嬰就不哭了,還衝陳伯咧開嘴笑了。他心中一陣治癒,從那時起,他就下定決心,要與這個孩子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日月如梭,光陰似箭。十幾個年頭過去了,女嬰也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而他,卻老了。他在忍受着病痛折磨時,她為了他出生入死,不顧一切。本來他收養她僅僅是為了做個伴,不那麼孤單。但在小滿成長的過程中,他卻發現自己對她生出了一種強烈的感情,如今他才知道這是親情。親情,竟是這種感覺。他撐不住沒關係,但小滿……是他捨棄不下的人啊。

此時的小滿,正站在窗前,面對着破敗但爬滿爬山虎的牆回憶。小時候陳伯為了養活她,省吃儉用,有時銀錢不夠時,寧願自己吃野菜,也要買好的給她吃。他雖貧窮,但他總會帶着她進京城玩兒,只要是她想要的東西,陳伯都會買下來給她。記得元宵時,她看中了個兔子花燈,但她看價格不菲,並未好意思開口。誰知陳伯竟偷偷學藝,在夜裡她睡着時,在月光下趕工為她製作。和陳伯生活在一起時,陳伯從未虧待過自己,甚至教自己識字,找了個師父教自己從醫。自己也從未感受到過無父無母的痛楚,陳伯將愛都給了她。

她抬頭望了望,天已到黎明,太陽過會就升起了。深呼吸,對着寂靜,輕輕地說:「陳伯,我這次定抓住機會,不會再讓您過上顛沛流離的生活,我要您快樂而又健康的活着。」

馬車聲隨半月後的日出而到來。

馬車上下來的男人有着比陽光更加溫暖的笑容,他一襲白衣,不緊不慢地在幾個隨從的簇擁下步入陳庄,陳庄的百姓們紛紛跪地迎接。

東陵司珹笑着,溫和的地讓百姓們起身,「諸位不必多禮,本王今日不過是來探病的。諸位各忙各的便好。」說罷,便在管家的帶領下來到了陳伯的住處。

「四王大駕光臨,小女子有失遠迎。」小滿向東陵司珹行了個大禮,東陵司珹勾了勾唇,親自將她扶起。「小滿姑娘不必多禮。」隨即抬腿便要邁進屋中。小滿搶先一步,將他攔下。「王爺萬金之體,怎可踏入這髒亂之地?」

「無妨,本王只是進去探病。」

「王爺……」

「好了!難不成讓病着的老人家拖着病軀出來見本王嗎?」東陵司珹突然將聲音抬高一個度,小滿嚇得一哆嗦,連忙給東陵司珹讓路。

小滿心中慌亂不安。一向以好脾氣著稱的東陵司珹,如何會發這麼大的火?莫不是只是做的表面功夫??她暗暗慶幸了些自己做了這步的試探,穩了穩心緒,跟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