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扎紙禁忌
扎紙禁忌 連載中

扎紙禁忌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林震天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天 懸疑驚悚 林震天

打開那口棺材......展開

《扎紙禁忌》章節試讀:

第2章 不速之客


  我腦袋嗡地大了一圈,難以置信。

  我快速往靈堂裏面走去,只是看到棺材前面,好像恭恭敬敬地站着十二具紙人。

  沒錯,分明就是扎紙鋪里每個月消失的那些紙人,現在守在棺材兩邊。

  我還沒有看清楚那紙人的表情,只見騰空而起一道火光,紙人被點燃了,只剩下黑色的灰燼。

  窗戶外面吹來一陣風,突然那棺蓋落了下來。

  豎著的棺材裏面,爺爺居然安詳地坐在了棺材裏放着的椅子上,像是在閉目養神。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回想着爺爺在鋪子里告訴我的那些話,看來,爺爺在這一年的時間裏,就已經開始安排這一切了。

  爺爺真的去世了,我還是不敢相信。

  不久前,我還想着該給爺爺準備什麼禮物呢。

  但是現在他卻躺在這裡。

  想到這裡,我感覺到心裏空落落的,眼眶不由得一紅,眼淚掉了下來。

  我回想着爺爺這一年,每個月月底承受的痛苦,幾乎是常人難以忍受的,他居然堅持了整整一年,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腦海中回想着和爺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越來越傷心了。

  不知不覺,距離半夜十二點,還有不到一個時辰。

  村裡的那些人只是讓我節哀,安慰幾句,見時間很晚,就紛紛回家去了。

  我剛送他們到門口,還沒有轉身,突然從村口傳來了車子嗡鳴的聲音。

  很快,車子就衝著我家這邊開過來了。

  只看到一個全身古銅色的漢子,打開車門下來,他眉頭緊鎖,五大三粗,看起來像是個糙漢子。

  然而這傢伙的一身打扮,也正好相符。

  好似披着獸皮,氣勢不減,如龍騰虎嘯一般,坦然走進了靈堂之內。

  只是他走進來的那一刻,掃視了一眼四周的人,我分明看到他眼神里閃爍着一股詭異的神色,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他皺了皺眉,我這才看清楚,在他左眼上面好像還紋了一隻陰森的眼珠子。

  「六爺,抱歉,黑三來遲了!」

  這漢子雙手抱拳,隨後跪在了地上,行五體投地大禮。

  他和爺爺是什麼關係,爺爺不曾提過,我從未謀面,看來他很尊重爺爺,關係顯然不一般。

  「六爺,一路走好!」

  漢子磕了幾個頭。

  「黑三這條命,是生是死,還望六爺明示,黑三絕無怨言!」

  黑三越來越恭敬了,此刻雙目注視着那紙紮的棺材,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嘭!

  只聽到一陣陰沉的聲音,靈堂上的一支蠟燭被風吹倒了,落在地下。

  蠟油還在不斷滴落,火苗順着點燃,火焰不斷蔓延,朝着棺材前面的紙馬焚燒。

  奇怪的是,那五顏六色的紙馬好像沒有被點着,只是在火苗的炙烤下,那些顏色漸漸變得有些模糊了。

  很快,居然在紙馬的身上形成了一個五顏六色的字「生」,隨後那一道火苗不斷蔓延,到了我的腳邊,卻形成了一個「留」的輪廓!

  我有些疑惑,難道爺爺想讓他留在我身邊?

  「多謝六爺給黑三指了一條生路!」

  黑三這時候重重叩頭,剛才的一幕,他就像是在等待爺爺最後的宣判。

  我這才上下打量着眼前這個漢子,面相看起來並不友善,天庭狹窄,鼻孔外翻,眉宇之中,還透露出一絲陰煞的氣息,顯然,這傢伙看起來命格缺損,命數單薄!

  不過也能夠猜到幾分,再看這一身架勢,顯然多半也是同道中人,黑三也是做死人生意的,身上才沾染了一身的濁氣。

  看起來這人的職業,顯然也有幾分危險。

  好像這一切都在爺爺的安排之下,這個傢伙幾乎都是半隻腳踏進鬼門關的人了,爺爺居然讓他留在我身邊?

  以後的日子,還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黑三的命數註定了他的劫難,爺爺讓他留在我身邊,似乎也是為了救他。

  不過,我已經有了幾分不好的預感。

  現在距離半夜十二點,還有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了,我本以為他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

  按照爺爺在鋪子里的遺言,也就是在十二點之後,穿上他留給我的衣服,看到的第一個人,然後和我去找那一座墳。

  畢竟,家裡現在也沒有別人了。

  但就在我打算按照爺爺的吩咐,準備換上那衣服的時候,沒有想到,黑三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看他的表情,應該很着急,匆忙說了幾句之後,就掛了。

  說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去處理,然後就開車走遠。

  我這才想起了什麼,眼見那一炷香就要燃盡。

  趕緊拿着爺爺留給我的衣服,然後就往後院去了。

  我回到房間里,換上了爺爺給的全套衣服。

  幾乎分毫不差,在半夜十二點的時候剛好就換上了這一身。

  可是我看着鏡子中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

  沒錯,鏡子中的自己,分明就像是穿着死人衣服的屍體,臉色蠟黃!

  我現在穿着這一身出去,估計能嚇死不少人。

  爺爺為什麼會留給我壽衣?

  到底什麼意思?

  我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了。

  我深呼吸一口氣,只感覺鏡子裏面的自己,現在變得越來越陌生。

  甚至都快要認不出來了。

  可就在我準備放下鏡子的時候,突然,我透過鏡子裏面分明就看到了一道人影,窗外有人,一雙眼睛死死盯着我。

  「誰?」

  我猛然間放下了鏡子,也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推開門跑了出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的大門好像被人踢開,氣勢洶湧,像是又有人來了。

  我趕緊往門口走去。

  這來的人,果然不是什麼好鳥,外號老駝子,後面還跟着幾個混混兒模樣的人。

  這個人我再熟悉不過了,也算是吃死人飯的,不過會做生意,坑蒙拐騙,是樣樣都行,倒是也有幾個錢。

  據說這人還打算開連鎖的店鋪,什麼紙人、棺材、喪事兒一條龍。

  當時也打算將爺爺的鋪子低價收購,爺爺沒答應,這個傢伙各種手段都用盡了,但他硬是沒有啃掉爺爺的鋪子。

  他心有不甘,後來還因為做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兒子被鬼纏了,任何人都束手無策,只得求助爺爺。

  但是爺爺斷然回絕了,只是告訴他,一切都是天意,自己管不着。

  最後他兒子暴斃,這個傢伙對爺爺的恨意越來越重。

  老駝子顯然也得到了消息,親自過來估計是為了看看,爺爺是不是真的去世了。

  「你來幹什麼?」

  「老傢伙,真死了?」

  老駝子大搖大擺走到靈堂,看了幾眼,臉上分明洋溢着笑容。

  「出去!」

  我呵斥了一句。

  「老東西,什麼叫報應,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呢,現在你自己還不是翹辮子了?神氣什麼,當年見死不救,現在就是你的下場!」

  老駝子衝著那棺材發泄。

  我頓時火冒三丈,不過想着爺爺交代的事情,畢竟正事兒要緊,所以我也只好一忍再忍。

  「你爺爺已經死了。」老駝子罵完了之後,面色一沉,這才喘了口氣,上下打量着我。

  「現在,鋪子留着也沒什麼用了吧?開個價。」

  「沒有人和錢過不去吧?」

  「不好意思,鋪子不賣!爺爺特意交代過,看來,你來錯地方了!」我冷冷的回了一句,「請吧!」

  「這裡,老子說了算,別沒事兒找事兒,否則,老子掀了你的靈堂,讓你在鎮上做不成生意。」

  「別給臉不要臉!」老駝子暴怒。

  「我不賣!滾出去!」我大吼了一聲。

  「給我打!」

  老駝子身後帶着的幾個人一個個氣勢洶洶,掄起拳頭就往我身上招呼。

  「給我好好招呼這小子,我看他骨頭多硬,老子有的是時間!」

  突然,我聽到耳邊傳來了一陣慘叫的聲音。

  隨後幾個人直接被踢開了。

  老駝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怎麼回事兒,卻見到一個氣勢洶湧的男子冷不丁冒了出來。

  只是他還沒有看清楚那人長得什麼樣子,就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

  整個人被打翻在地。

  「滾!」

  一聲怒喝,嚇得老駝子他們一幫人屁滾尿流地跑了出去。

  我這才看見,進來的人是黑三。

  「好了,不要和這些人計較了,要是出了人命,可就麻煩了。」

  我趕緊勸住黑三,生怕將事情鬧大了,不好收場。

  「我這是在救他們的命!」

  「想要那個鋪子,我怕他是嫌命長了,扎紙攝魂,落地為人,陰人續命,活人亡靈!」

  黑三隻是嘆了口氣,然後看了一眼靈堂。

  只是說自己剛才走得匆忙,還忘了帶自己的東西。

  好在返回來了,不然指不定會出什麼事兒。

  說完,他就離開了。

  靈堂再次安靜了下來。

  外面漆黑一片,屋內火光閃動。

  一陣陰冷的風從窗戶外面灌了進來。

  突然,我發現爺爺坐在棺材裏的身體好像動了一下。

  我揉了揉眼睛,還以為看錯了。

  可是我仔細看去,才發現爺爺好像咧開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