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戰神王爺的福星小嬌妻
戰神王爺的福星小嬌妻 連載中

戰神王爺的福星小嬌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是烏龍茶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君凌 蘇爾曼

蘇爾曼一朝穿越成了個爹不疼後娘不愛的鄉下丫頭,差點被賣,還好有乾娘相助
機緣巧合下還遇見了一起出事的閨蜜
陸瑾心竟然一來就成了丐幫幫主,得知她小吃店開業,送來了一個奇醜無比的丐幫弟子,丑但很溫柔
夜君凌:「盛世美顏和絕世好男人你要哪一個?」 蘇爾曼:」小孩子才做選擇,我都要!!!」展開

《戰神王爺的福星小嬌妻》章節試讀:

第4章 縣城賣葯


李氏也出了廚房,看到自家門口那龐然大物又退了回去「當家的這是死的還是活的啊。」

她也一臉震驚 「靈脈山上還有老虎?」

劉叔點了點頭上前檢查了下繩子「活的,敲暈了,天熱,死了肉就不好賣了,活得現殺皮肉都好賣,今日晚些吃飯,我先去趟縣裡。」

蘇爾曼聽聞要去縣裡,想着藥材放久了也不行「劉叔我跟你一起去,我把藥材賣了。」

劉叔讓劉大壯看着點自己去駕車「曼丫頭,這森山老林的啥都有,你以後去採藥別往深了去。」

山裡有野獸那是得小心些了,之前帶弟的記憶里經常往山上跑, 最多就見到過蛇還有野兔什麼的 「是,以後肯定小心些。」

背上篩檢好的藥材,上了牛車,劉大壯也一道,要隨時看着老虎的狀態,快醒了就得敲暈,不能喂葯,要不肉就不能吃了。

劉叔家是村子裏唯一一家用上牛車的,打獵比種地來錢快,只是危險許多,設的陷阱多了有時候自己還會着了道,設的少了很可能十天半月都沒收穫,李氏就做些手工活,他們家屬於村子的原住民,不過因為洪災劉家也只剩他們一戶了,本來有那麼一大座山,按理是不可能那麼嚴重的,但大溪村四面環河,通往縣裡唯一的橋,被大水沖斷,村裡斷了補給,又因為洪災過後必有疫,哪怕是退了洪,縣裡也不敢派人修補橋,可以說已經放棄大溪村了,她那日正好在劉叔家,等着李氏給她娘煎藥,村長發現漲水,組織大家趕緊上山,李氏和劉叔就拖着她還有大壯小壯上了山,那時的她爹還沒有那麼不堪,所以他們根本沒想過他會丟下她娘,李氏發現她娘沒上山的時候,倒回去找已是來不及,她那還沒出月子的娘,沒來得及上山,托舉着長江,被活活淹死,長江也因此撿回了一條命。

其他好些村民,有些捨不得財產的,着急收東西,有些想出去縣裡的,橋又斷了,河水漲勢過猛,基本都送了命。

活下來的人當中陸陸續續有人發燒,村長一家子靠着山裡的草藥硬是挺了過來,老徐家兩口子見兒子發了燒,跑得飛快,躲在山裡就不出來了,病沒把人折騰死,倒是都餓死了。長江也得了疫,李氏依着村長他們吃的那些草藥,餵給長江,病情得以控制,但因為年紀太小所以落下了病根,身體一直不好。

她娘到火化的時候,那手都放不下來,而她爹一直等到疫情過了,村裡的事情都處理完了才下山。

那批死掉的村民連個墓碑都沒有,當然也包括她娘,衣冠冢都沒法做,生前穿過的衣裳早就不知道隨着河流,漂到哪裡去了,身上的總不能脫下來,又因為疫情,是一起火化的,分不清骨灰,所以後山那一片當時火化的空地,就成了大家祭拜的地方。

許是原主的感情作祟,蘇爾曼想到這些心情不佳,坐在搖搖晃晃的牛車上,看着烈日目光渙散。

大溪村離平塘縣不遠,小半個時辰便到了,劉叔把牛車栓在了城門口提供照看車馬服務的茶攤。

「曼丫頭還找的着路嗎?」

「嗯,劉叔我還記得,我賣完藥材就回來。」

「那行,你賣完就去春滿樓找我,現殺要點時間,別亂跑。」

和劉叔們分別後,依着記憶找到了熟悉的仁義藥鋪,輕車熟路的走進去「沐小哥,我找孫大夫。」

沐勉瞧着眼前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人想了好半天 「啊是你呀,曼丫頭,你好久沒來了,孫大夫不做了,回鄉去了。」

「是啊,我家中有事很久沒來了,那現在還收藥材嗎?」

沐勉翻看了她滿滿當當的背簍 「收,怎的不收,你等會兒哈。」

蘇爾曼在大堂等着,沐勉朝着裡間大喊着「盧大夫,撿葯了。」

盧大夫聽見叫喊聲,從裡間跑了過來,見一背簍的葯 「喲,這麼多,丫頭怕是住在山上了吧。」

蘇爾曼見他打趣,也開着玩笑 「那可不,我可把山上的好東西都搬來了,盧大夫您可要多給點。」

盧大夫把背簍拿進了篩檢藥材的房間里把藥材都倒了出來,前一秒還笑的憨厚,後一秒臉色直接變得嚴肅起來,和沐勉耳語了幾句挑選出山洞花便又回了裡間。

這一番變化弄得蘇爾曼有些局促不安。

沐勉瞧出了她的不自在「曼丫頭,別怕,那葯盧大夫也不太懂什麼價錢,進去問東家呢!你這葯是哪裡採的?」

這番說辭倒也能接受 「就我們村子後面那個靈脈山。」

「就只有兩株嗎?」

「不,還有,我不知道是什麼,就沒敢多采,而且那地方很危險,我還掉了不少好葯。」

盧大夫再次出來手中已經沒有東西了「勉,跟我進去一下,丫頭你坐會兒哈,別怕,我們對這葯不太熟,怕給錯了價錢,得多問問。」

蘇爾曼點了點頭,獃獃地坐下,心裏卻在想着,這花該不會有問題吧。

裡間的幾人正在詢問沐勉她的來歷。

沐勉把藥材登記簿和就診記錄翻出交給床榻上帶着面具的夜君凌 「 三哥,這丫頭肯定和醉夢閣沒關係,她第一次來的時候我便在了,那時候你都還沒中毒。」

夜君凌倒也不至於懷疑一個十歲的丫頭,只是醉夢閣詭計多端,上次就是找了個侏儒來冒充小孩,讓他着了道,所以不得不小心,翻看完登記簿和就診記錄,倒是真沒什麼問題 「盧大夫這葯可夠?」

「這兩株用來做口服的藥丸夠了,但是還需要葯浴,泡上七七四十九日方可完全解除毒素,至少還需要五株。」

沐勉插了句嘴 「方才我問過曼丫頭了,神靈花還有,只是她沒見過這個,也不知道是不是藥材,就沒多采,這件事交給我吧,一定辦妥,只是這價錢...她身世挺慘的,多給一些吧。 」

夜君凌擺手「她救了本王,給再多都不為過,但是如果她的親人像你說的這樣,給她,她能保住嗎?說不準還會害了她,就給她其他藥材的錢,青山去一趟大溪村調查一下是否屬實,如若屬實,不辭,你找個機會,跟着這丫頭,護她周全,本王怕醉夢閣的人會找上她。」

盧大夫一聽要把不辭分出去那還得了 「不可,您現在只有不辭和青山在身邊,我都不放心,還要分一個出去..."

「反正都不夠,之前放在暗非閣的人,應該差不多了吧?」

暗非閣是專門培養侍衛和暗衛的地方,侍衛給錢就能培養,暗衛則還需要貴籍。

盧大夫神情變得有些扭捏並且拒絕回答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