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武道鬼才
武道鬼才 連載中

武道鬼才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武道鬼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周興雲 唐遠盈

我不會奇門遁甲,也不懂風水八卦,但江湖人都稱我絕世鬼才
為什麼?因為我腦子有坑!裝滿來至新世紀的現代學識!講道理,其實我是個很純潔的斯文人,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展開

《武道鬼才》章節試讀:

第3章 你一半我一半


“三師兄不寫嗎?我經常聽弗景城的百姓說,許家千金才華橫溢貌若天仙,是百世難尋的絕代佳人。如果能獲得她垂青,定能讓大家對你另眼相看!”

“我寫好了。”周興雲沒好氣地把宣紙摺疊,塞進桌上的木箱子里,據說許家千金會親自審核文章,並給每一位參加活動的公子少爺回信。

“那麼快?”吳傑文有點訝然周興雲的寫作效率,三分鐘不到他就寫好了?鬼畫符都沒他快吧。難道交白卷……

“傑文不用急,你可以慢慢寫。”周興雲原本打算儘快離開,以免讓趙華髮現,但對方已經全神貫注的投入招親活動,埋頭苦思冥想文章,壓根沒留意縮坐在酒店角落的他們。

說實話,周興雲對這樣的招親活動,根本不抱任何希望,這簡直就像記憶中的市場招聘,一群沒有實績的在校實習生向大公司投遞簡歷,錄用率不足千分之一。

不過把話說回來,許家千金真有那麼誘人嗎?整家酒樓人滿為患,幾乎連伸懶腰的空間都沒。

而且聽店小二說,新月酒樓是眾多活動場所之一,今天許家千金幾乎承包了弗景城所有客棧、茶館、飯館、酒樓等公眾場所。

時間匆匆流逝,不知不覺已過午時,周興雲和吳傑文沿路返回蜀劍山莊……

吳傑文自認寫了一遍好文章,路途中眉飛色舞,彷彿已經博得美女垂青。

“傑文,等我一下。”

“三師兄,為什麼每次路過城門的破廟,你都要進去放下半枚山桃?”吳傑文百思不得其解,周興雲和破廟裡的土地公公有仇還是怎麼著,每次經過總會將吃剩一半的山桃放至祭台上。

“你猜。”周興雲釋然微笑,幽深的眼眸,不經隱藏着難以傾述的情感,似喜悅、似惆悵、似憂傷……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失去的東西,永遠也無法挽回。

繁星零落夜空,幽谷清風逍遙。周興雲孤身躺在斷崖古樹上,平靜地仰望浩瀚穹宇。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理解他,聽他傾述嗎?

“你一半,我一半。同富貴,共患難。”周興雲翻身躍下大樹,將半枚山桃放在古藤下:“今生無緣再續,來生還做兄弟。”

晚風蕭條寂寞,月下黯然憂傷。

唯有他不厭其煩,總在他最混亂的時候,默默地聽他傾述一段又一段神奇故事,相信他,支持他、鼓勵他……

“三師兄?三師兄在嗎?師兄你果然在這裡,師父正到處找你,快跟我回山莊吧!”

吳文傑驀然尋來,他非常了解周興雲,每次從弗景城回來,周興雲都喜歡來斷崖古樹發獃……

夜幕子時,渺無人煙的城外郊區,突然傳出陣陣窸窣,三十名蒙面黑衣人如影隨形,彷彿夜間蝙蝠,風馳電逝穿梭叢林。

不消片刻功夫,幾十名蒙面男子來到弗景城南門的破廟,殺氣騰騰將一名身着紅衣輕紗的女子包圍……

“嬈月,乖乖的交出鳳凰令,今日我們可以繞你不死。”

“不是嬈月,是教主。”紅衣女子莞爾微笑,超凡脫俗的絕色容顏,在淡淡星光下,宛若天姿玉色的秋月仙女,頓時讓所有蒙面男子驚艷呆訥。

“不要被這妖女迷惑!”

“對!只要抓住她,弟兄們都能得償所願,享受我教嬈月左護法傾身侍奉!”

“大家一起上!”

三十名黑衣男子從驚艷中回神,不約而同亮出手中兵刃,步步為營嚴陣以待,將紅衣女子圍得里三層外三層。

“哼呵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真是造孽呢。”

女子悠然自樂,完全沒把黑衣男子放眼裡,甚至自顧自的從袖口摸出枚新鮮山桃,津津有味的嚼了小口。

為首的黑衣男子見狀深感憤怒,立馬喝令部下群起而攻之。

六名黑衣人眨眼逼近嬈月,刀光劍影迫在眉睫。然而,眼看鋒芒即將劃破女子冰肌玉膚,詭異的情況發生了……

三名黑衣人忽然扭轉攻勢,手起刀落斬殺身旁夥伴,三枚頭顱頹然落地,血腥一幕駭人心寒。

不過,更讓人絕望的事還在後面,黑衣人們尚未弄清楚狀況,慘絕人寰的哀嚎接二連三響起。

“你們做什麼!”

“我控制不了自己!”

“啊!頭領你……”

“不要靠近我!快走開!走開!”

混戰一觸爆發,金戈轟鳴交錯,血肉四處橫飛……

三十名黑衣人突然間自相殘殺,就連為首的黑衣男子,也發了瘋似的,揮舞手中利刃殺害同伴。

只不過,在這生死存亡的戰場上,紅衣女子卻像個局外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輕啟紅唇品味果子。

不到一炷香時間,三十名黑衣人死傷殆盡,僅剩為首的黑衣男子苟延殘喘。

“教主饒命,求教主饒命,我再也不敢了,我會成為你最忠實的部下,永不背叛!”黑衣男子手持利劍,瑟瑟發抖的保持自刎姿勢,脖頸處鮮血溢流,六神無主的看着眼前女子。

“哼呵,不作死,就不會死。”紅衣女子雙眸彎彎咪咪嘴笑,神情猶如只狡黠的狐媚子。

黑衣男子尚未明悟少女這番話的深意,便感到呼吸一窒,伴隨着痛苦與不甘離開人世。

當最後一名敵人倒下,牆檐暗處悄無聲息的呈現道人影:“恭喜教主清理門戶,您的純陰纏絲術越發精湛了。”

“不是門戶,是廢物。”嬈月冷冷目視腳邊屍首,區區三十名一流高手也敢來找她麻煩,真是可悲可笑。

“啟稟教主,三天後便是大商蘇員外的壽辰,慕雅右護法已經遵照您的吩咐,率先潛入弗景城。到時候我們即可聯合鬼罌宮、天魁派等,贈予那群道貌岸然的名門正道一份厚禮!”

“屍體埋了。”

嬈月漫不經心的說著,也不知道有沒有把來人的話聽進耳中,隨後只見一縷輕紗飄搖,少女已然消失在夜空。

吃剩一半的果子,伶仃掉落在地上。

你一半,我一半。同富貴,共患難。你是我絕望中的希望,黑夜裡的光芒,好想再次傾聽你訴說的故事……

只是,當年的小乞兒,今日的女魔頭,我還有資格坐在你身邊嗎?你還能像以前那樣,一如既往的接受我嗎?

明月悄然離去,旭日初升東方,燦爛的陽光籠罩山頭,嶄新一天如期而至。

劍蜀山莊沐浴在柔和的晨光下,庄中弟子自然而然的來到廣場練武。在這個冷兵器為主的王朝時代,拳頭是唯一的真理。

周興雲小時候不愛練武,是因為腦海的記憶告訴他,功夫是一種過去式,飛檐走壁只是吊鋼絲,任何武林高手都擋不住槍林彈雨飛機大炮。

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周興雲發現一個大問題,飛機什麼的根本不存在,武林高手才是最厲害。所以今天他和大家一樣,老老實實的站在廣場練劍……

“三師兄,都過去兩天了,許小姐怎麼還不給我們回信?”

“參加招親的公子少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光看文章都要好幾日,哪有那麼快收到回信。”

“三師兄說的有理,其實參加招親,我根本沒抱希望……”

“看開點,許小姐乃官家千金,不是我們一介武夫能高攀。”

周興雲不想打擊吳傑文,只好用委婉的方式告訴他,沒收到回信就表示悲劇了。

“後天是蘇員外壽辰,師父建議我陪他去賀壽,你去嗎?”

“去呀!二師姐都去,我怎麼能不去!”

“我聽師父說,蘇員外出身武林世家,不僅是弗景城富商,還是個大善人,經常救濟貧苦百姓,人緣廣播四海。這次壽宴他邀請了各路武林名門,場面肯定非常熱鬧。”

“可惜我娘外出押遠鏢,一時半會趕不回來吃壽宴。”

劍蜀山莊在附近的大城小鎮,都設有自己的鏢局、獵鋪、鐵器店,用以賺錢維持整個山莊的日常開銷及運作。

“三師兄,好像有點不對。”

“哪裡不對?我娘押遠鏢,最快也要下周末才回來。”

“我指的不是這個,你沒發現練武場少了很多人嗎?”

“咦。他們上哪了?”

周興雲一頭霧水的張望,晨練還沒結束,大家怎麼就散夥了?要讓師父師伯們看見,肯定會大發雷霆。

“莫師兄別練了,快去正門……”

“去幹什麼?”

“去了你就知道,不去肯定後悔。”

“你說什麼?有美女拜訪山莊。”

“我長這麼大,頭一回遇見那麼漂亮的姑娘!”

“在哪裡!快帶我去看看。”

“正門。快跟我來!”

傾城少女造訪劍蜀山莊,一傳十、十傳百,轉念間所有山莊弟子都收到消息。

血氣方剛的少年們,聽聞有美麗姑娘來訪,二話不說就放下手中工作,紛紛趕往正門看美人。

周興雲和吳傑文自然隨波逐流,匆匆趕到山莊正門,猜想是怎樣的一位佳人,能驚動全山莊男弟子‘恭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