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看我如何發家致富
穿越之看我如何發家致富 連載中

穿越之看我如何發家致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碳烤花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綾香 魏齊 魏恆

全書無虐點,輕鬆鬼扯為主,狗血為輔
見過有人被雷擊穿越,也見過有人溺水穿越,你見過拉屎穿越的嗎? 穿越後,她以為可以像集美們一樣,遇見真命天子
斗小三、手撕渣男、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然而系統冷冷告訴她,你只是個沒有感情的工作狂,掙錢搞事業才是你的重點! 陸綾香不認命,找了個帥哥就開始談情說愛,不出三天帥哥就在大街上被馬踩斷了腿
她不信邪的又找了位神醫,不到一個月神醫就將人醫死了
陸綾香:...... 系統:還不認命嗎? 她認命還不行嗎,不就是搞事業嗎,她搞就是了
展開

《穿越之看我如何發家致富》章節試讀:

第8章 內卷


打死都不能讓陸震霆知道自己在外面打工的事。

對哦,打工!

陸綾香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今日她沒有請假啊!

哎喲,也不知道心柳姑娘會不會扣她工錢。

陸震霆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說,你說的是真是假。

「既然恆王的生辰宴已經結束了,綾香你就還是去院子里清修吧!」

汗,就這麼一句話,她又被發配到了老院子。

方氏想抽空跟她說兩句話都不行,眼淚汪汪的,着實可憐。

秀兒還跟着她。

折騰了一天,真累,她明日還得去打工呢?

秀兒大驚小怪道:「小姐,你是否欠了錢莊的銀子?」

「沒有。」

「難道是欠了府中哪個下人的銀子?」

「沒有,沒有。」

那為什麼這麼拚命掙錢。

因為她喜歡,因為她上進。

呸,還不是因為那該死的系統,逼迫着她工作。

第二日陸綾香惴惴不安的趕到萬花樓時,門口的小廝都不讓她進了。

說什麼,心柳姑娘發了話,她被解僱了。

What?

她不就曠工一日,這就被開除了?

好歹給個辯白的機會。

「這位小哥,」

「去去去,別耽誤我們做生意。」

呸,誰大早上的來青樓。

也不看看有沒有那力氣。

「我能和心柳姑娘說幾句話嗎?」

她想,再怎麼不濟,也得將這幾天的工錢算給她吧!

「你要是再不走,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不過一個青樓小廝,竟然跟她叫上板了,陸綾香氣的直翻白眼。

這是第三份工作了吧,她竟然還沒有一文錢的收入!

氣死了。

「你自己不好好上班,被炒了魷魚也是活該!」

系統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你說什麼風涼話,要不是因為你,我至於出門打工嗎?」

她現在還好吃好喝的躺在床上呢?

「我覺得,你好像不適合打工。」

廢話,她很早就發現了。

「要不你自己開公司當老闆算了!」

系統天真的說道。

「你以為開公司跟吃飯一樣簡單呢?」

她一個深閨女子的形象,還開公司。

既然工作又沒了,她就回院子里躺着吧!

系統真想點點技能,讓她吐血而亡,可,可陸綾香是系統的首選人。

她死亡了,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存活。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陸綾香又開始葛優躺了,這種日子,她只想用一個字形容。

爽!

秀兒有些擔憂,從前二小姐總是這樣不拘小節,但也沒有懶到這種程度。

一覺要睡到大中午,起來隨便吃兩口後又去床上躺着,不到夜色降臨堅決不起來。

這樣不會睡死過去吧,畢竟她還從未見過這麼能睡的人。

這樣的日子陸綾香足足過了三日,這才不情不願的再次出門找工作了。

說到底,還是系統不給力,連哄帶威脅的讓她去掙錢!

恆王府,六兒驚喳喳的說道:「哎喲,那小姐,不是吃了睡就是睡了吃,都幾日了都沒見她出過門。」

魏恆看了六兒一眼:「你藏別人床底下的,還是她伏在你耳邊親口說的?」

六兒尷尬的笑了笑:「咱們的人不是去監視去了嗎,都是監視回來的,監視回來的。」

「哼!」

魏恆覺得自己一定是被鬼附身了,才會派人盯着這麼個小丫頭。

「王爺,成王爺今日在萬花樓和王家公子打起來了,皇上知道了,發了好大一通火,將成王爺罵了足足一個時辰呢?」

「當真?」

六兒點點頭:「千真萬確。」

「父王怎麼如此偏心,我讓人打了王家小姐三十大板,他竟然一句責罵也沒有。」

六兒又道:「或許是王員外郎沒有去皇上跟前說這事?」

嗯,魏恆想了想,有這個可能。

「去,趕緊找人將消息遞到父皇耳邊去,趕緊去,說的越誇張越好。」

好個魏成,竟然想出了這麼個辦法,讓父皇生氣。

哎,他身邊怎麼沒有這樣的高人,要是可以指點他幾招,那該多好。

要是能一舉得了父皇的厭惡,他一定要奉上真金白銀,好好的謝一謝。

這些日子都沒聽見齊王的消息,還不知道他躲在哪個角落裡想辦法呢?

六兒想起在外聽來的風聲:「聽說齊王爺迷上了蛐蛐,每天都在府中斗蛐蛐,還給自己的蛐蛐取了名,叫什麼常勝。」

魏恆幾乎要恨死他們了,一個浪跡煙花,一個斗蛐蛐。

他還傻乎乎的辦什麼生日宴,這樣一對比,不是顯得他正常多了嗎?

不行,不行,萬萬不行。

魏恆冒出一身的冷汗,若是自己再這樣沒有動作,只怕父皇會將皇位的主意打到他身上。

那可萬萬不行。

一旦想起紀國的皇上有多悲催,魏恆現在就想逃,逃的遠遠的。

「快去,快去將命人打了王小姐三十大板的事大肆宣揚出去。」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

魏恆這才想起。

「幾日前我騎馬在大街上,踩斷了某個年輕人的腿。你去把那個年輕人給我找出來,讓他去衙門擊鼓鳴冤,就說我踐踏人命,在鬧市騎馬傷人。」

六兒都傻了。

「快去啊,兔崽子,那人若是辦的好,我重重有獎。」

「我上哪去給您找年輕人,他腿都斷了,難不成還能去街上溜達?」

汗,六兒的話好像也有點道理。

「去找陸綾香,她當時也在場,她肯定認識那人。」

陸家小姐?

「快去啊!」

見六兒沒反應,魏恆直接在他屁股踹了一腳,疼的他齜牙咧嘴的。

瘋魔了,瘋魔了,成年的幾位王爺為了不當皇上,已經內捲成這樣了。

陸綾香找了一天的工作,什麼都沒應聘上,好像家家戶戶都商量好了,就是不錄用她。

她精疲力盡的回到老院子,在門口撞上了一臉着急的六兒。

「陸小姐,您可回來了,小的都等你許久了。」

陸綾香看見面前的這個小廝,細皮嫩肉,白白凈凈的,長着副人畜無害的娃娃臉。用現代化來說,就是個小正太。

「你找我有事?」

不會又是去參加哪位王爺的生日宴會吧!

「幾日前,恆王爺在大路上騎馬撞了個年輕人的事,您還有印象嗎?」

陸綾香一聽他說起宋郅,就有些警惕。怎麼,難不成是宋府的人來找麻煩了?

可是不像啊,找麻煩也得派個三大五粗的人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