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我曾斬鬼十六載
我曾斬鬼十六載 連載中

我曾斬鬼十六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張逸 分類:都市

標籤: 張白 張逸 都市

有這麼一種人,行走於人間斬殺鬼物 有這麼一個地方,終年被黑暗籠罩成了一個鬼物的天堂 有人稱這種人為斬鬼人,稱這種地方為鬼界!展開

《我曾斬鬼十六載》章節試讀:

第五章加入靈調局


張白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孫永安。

孫永安微微一笑。

「好了,先跟你說一下,你一會是要別抹去記憶的。」

笑眯眯的說的。

張白:「禮貌你嗎?」

孫永安依舊還是笑眯眯的看着張白。

「那個,能不能不抹去?」

張白弱弱問道。

「你覺得呢?」

張白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

「我覺得可以的吧!」

「你臉呢,我就想問問你臉呢?」

孫永安此時心裏正不住的吐槽張白。

張白也是擺出一個可憐兮兮的表情對孫永安眨了眨眼。

「誒,你個大老爺們還跟我賣萌,你噁心不噁心啊!」

張白瞬間低下頭,換成了一個灰心喪氣的樣子,好似對生活失去了希望,世界失去了色彩。

孫永安輕蔑一笑。

「沒事,一會抹去記憶就又有希望了。」

孫永安笑眯眯道。

張白打了個冷顫。

「不要啊孫哥!」

隨後門被打開。

一個黑衣人手提着一個黑色箱子。

黑衣人走到孫永安身旁,把黑色箱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之上隨後轉頭就離開了。

整個過程都是低着頭,沒有看張白兩人一眼。

孫永安看了張白一眼,露出了一個陰狠的笑容。

緩緩打開箱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瓶藥水。

藥水呈現詭異的綠色,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張白嫌棄的看了一眼。

「誒,我才不要喝,像毒藥似的。」

然而孫永安豈能讓張白有這段記憶,陰笑着拿出那瓶藥水。

平靜的放在張白身前的一個桌子上。

「自己喝還是我硬給你灌進去?」

張白面露驚恐。

不情不願的拿起那瓶藥水。

在孫永安注視的目光下打開瓶蓋。

剎那間張白差點沒吐出來。

即使是孫永安這種已經聞過無數次的人也用手捂住了鼻子。

張白嫌棄的把瓶子向孫永安方向推去。

然而孫永安兩眼一瞪,瞬間又把瓶子推了過去。

「快點給我喝!」

自嘴裏發出聲音,然而嘴卻完全沒有張開。

在孫永安兇狠的眼神下,張白還是拿起了那瓶散發奇怪而又刺鼻的味道的藥水。

「誒,這是哪個大聰明研發的,這也太反人類了。」

話罷,只見張白把瓶子放在嘴邊,頭一仰。

瓶內的藥水急速減少,短短几秒就只剩下一個空瓶子了,張白也暈了過去。

「誰說不是呢,研究局的咋這麼反人類呢」孫永安呢喃道。

張白下一刻醒了。

孫永安嚇了一跳。

他可從來沒見過喝了這藥水的人馬上就能醒來的。

皺了皺眉看向張白。

疑惑開口:「你剛剛喝了什麼嗎?」

張白眼眸一轉。

隨即開口:「沒有啊。」

孫永安眉頭緊皺。

拿起自己身前的一個電話。

「喂,再送一瓶藥水了,剛剛那個好像是過期了。」

「啊?過期可還行。」

不出幾分鐘,那個黑衣人再次走入,手裡又是一個黑色箱子。

孫永安再次把藥水放在了張白身前。

「自己喝還是我給你灌進去?」

張白認為是自己剛剛演技太差了,所以才被看出來是裝的。

張白猛地拿起那瓶藥水,一口氣就給幹了。

再次暈了過去。

孫永安正想離開,一會找個人來把這小子帶走。

然而就在起身時。

眼角餘光看見了一個身影。

嚇了一跳。

「我去,咋又醒了呢?」

隨後又打了個電話,就這樣來來回回拿了三五瓶藥水,然而張白依舊沒有被抹去記憶。

張白也是疑惑,自己好像是免疫那個藥水一樣,出來感覺有些不好喝,其他的什麼也沒發生。

「我去,你咋還醒着?」

孫永安此時已經瀕臨崩潰

研究局不是說這個藥水喝完一天內什麼事都能忘了嗎,他之前也試過啊,但為什麼這個小子不忘。

兩人四目相對,大眼瞪小眼。

雖說這藥水他們還有很多,但這也是錢啊,一瓶就幾十萬。

張白根本不知道剛剛自己足足花了幾百萬,要是知道肯定會驚訝的合不攏嘴。

那時他肯定還會再找孫永安要上幾瓶的,主要就是要那種感覺。

看那個富家大少吃一頓飯要幾萬,而自己喝一口可就是幾十萬,這一頓飯不得來上個幾千萬。

反正又不是花自己的錢。

孫永安打量着張白,好像是在看什麼怪物似的。

張白看着這眼神打了個激靈。

驚恐的看向孫永安。

「你,你要幹什麼?」

隨着門被重重關閉,張白被兩個黑衣人帶走。

因為頭是被套住的。

一路什麼也看不見。

在打開眼罩時,張白來到另一個房間。

看樣子是一個辦公室,坐在對面的人是孫永安。

孫永安饒有興趣的看向張白。

默默從抽屜內拿出一張文件。

放在張白身前。

張白語疑惑看過去。

「保密協議?」

「真的有這個必要嗎?」張白不由問道。

但轉而一想,還真有這個必要,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有鬼物的存在。

然而鬼差可是沒被證實的,要是這個消息傳出去定然會引起軒然**。

張白也不猶豫,直接拿起孫永安遞過來的筆,隨意的簽下自己的名字。

微笑看着孫永安。

「可以讓我走了嗎?」

孫永安也是微笑看着張白。

但這微笑總感覺有些詭異。

沒等說話。

敲門聲響起。

還是那個黑衣人,這次手裡拿着一張紙,放在了張白身前。

張白看向這張紙,然而看見上面寫的字,張白眼神一瞪。

「加入靈調局,成為臨時員工!」

張白有些驚訝。

「就因為我不能被抹去記憶?」

其實早在今早,孫永安就已經審問過昨晚其他的普通人,在他們口中得出一個結論。

「那個鬼門關與張白這小子有關!」

雖然感覺有些不可能,但這就是事實。

孫永安依舊微笑看着張白。

然而張白有點慌了。

只因為他看見這張紙上有一條寫着。

「自願被研究,若過程中死亡會給予一定補償。」

張白瞪大眼睛。

其實張白覺得加入也沒什麼,也就乾乾後勤什麼的,但還有別研究,而且還有可能死亡。

張白眼神盯着那個條件。

伸手指着開口:「這個……」

然而孫永安眼神一瞪。

張白瞬間閉口不言。

「你接受也要被研究,不接受也是如此。」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直播在線做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