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清穿後皇貴妃她有讀心術
清穿後皇貴妃她有讀心術 連載中

清穿後皇貴妃她有讀心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池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四爺 尹蘇

清穿+金手指+後期獨寵
尹蘇穿越了,穿越到歷史上大名鼎鼎的四爺後院了
開局也太菜了,居然是個地位低下的侍妾!還好有讀心術,四爺悶騷的內心一覽無遺
什麼?四爺性格古板?明明是個口嫌體正直的大男孩!四爺不近女色?呸!尹蘇真想給說這話的人一拳,沒看她日上三竿了都起不來么?四爺:蘇蘇,人家只喜歡你啦!【x小侍妾逆襲成為皇貴妃的故事
展開

《清穿後皇貴妃她有讀心術》章節試讀:

第6章 吉善


「奴才是舅舅......舅舅說有門好的姻緣,同家中嫡母說過了,領着我來了爺的府上,舅舅說是四爺的意思,奴才來了之後才知道,不敢不從......」尹蘇還是配合著四爺將真相說了出來。

四爺一聽,更加震怒。好個吉善,真是狗膽包天!居然敢兩頭欺瞞。

他將尹蘇叫起,「吉善可真是個好奴才。尹氏,爺問你一句話,你想回家么?」

四爺面上不顯,心中卻在想着尹氏最好乖覺點,他胤禛沾染過的女人,怎麼能回家呢?

尹蘇已經對聽到心聲的事兒麻木了,看見四爺一副『你想走就走』的表情,無語了。這位爺,真是口是心非啊。

尹蘇忙做出一副驚恐萬分的樣子,「爺,奴才不敢......況且奴才已經是爺的人了,這裡就是奴才的家。」

四爺看的直皺眉頭,到底是個小姑娘,實在不禁嚇,「好好的說。」

尹蘇停頓了下,平復了一會兒,「舅舅雖然騙了奴才,但奴才不後悔遇見爺,只是有一事相求。」

四爺被尹蘇的話安慰到了,是了,他這麼優秀,小姑娘怎麼會願意離開他呢?

尹蘇低着頭;悶騷的四爺,還有自戀的一面啊。

「你雖然是侍妾,但爺知道你的委屈,以後定會好生待你。有事就說吧。」四爺猜,尹蘇大半年沒見家人了,估摸着是想回去報個平安?

「舅舅送的急,奴才想回家一趟,也好叫家裡人放心些。不過爺放心,奴才最多去半日,哦不,一兩個時辰都行。」尹蘇說著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爺。

四爺是真心疼了,一個正經人家的姑娘,從小沒做過活計,叫那舅舅騙來貝勒府里,病了大半年的,這點子要求他怎麼會拒絕呢?

「爺准了,過幾日爺安排人送你回去一趟。」

這幾日,他要好好發落髮落吉善那個狗奴才。自己嫡親的外甥女都能誆騙來,還有什麼事不能做出來的?

只是他現在只是個貝勒,不能做的顯眼了。

見四爺答應了,尹蘇也不好在書房久留,一個侍妾,大白天的和主子爺兩個人在房裡做什麼呢?尹蘇起身告退,四爺揮手讓她走了。

末了,四爺來了一句,「晚上來前院伺候。」

尹蘇應了一聲,出門時見蘇培盛在門口,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蘇培盛覺得,這尹氏真是奇人,這才多大一會兒功夫,主子爺就不氣了?

午膳時,四爺抬腳去了正院。

烏拉那拉氏似乎是沒想到四爺會來,驚訝了一把。

忙準備了四爺的碗筷,二人坐在桌前就無話可說了。

福晉苦笑一下,他們夫妻二人年少時,感情就不好,有了弘暉後還不至於無話可說,自打弘暉沒了,四爺也不來,她這個福晉,有什麼意思呢?

四爺見烏拉那拉氏又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抬腳就想走。

可想到目的,又生生忍住了。

「福晉,爺有事要說。」

福晉一聽,果然,四爺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四爺簡單的將尹蘇的身世來歷說了一遍,福晉就露出一副同情的樣子來。

「尹氏也不是個容易的,進府就病了。哎,這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叫她正經選秀進了後院,最低也是個格格。」

後院里就兩個侍妾,陳氏是個商戶女,做四爺府上的侍妾都是高攀了,但尹氏那是正經的官家小姐,要是選秀來的,至於叫李氏壓了一頭嗎?

甚至李氏的父親,不過是個知府罷了。

四爺點點頭,「她不願回家,爺想着到底是個小姐,總不好跟陳氏一般,福晉說呢?」

福晉愣了愣,這位分......是沒辦法改的了。只不過,不提位分的事兒,就只有待遇了。

「臣妾明白了,尹氏......就住着綺羅院吧。至於別的,爺看着定。」

四爺滿意了,要的就是這一句話。早前他想給尹氏幾個奴才,尹氏不收,現在福晉這邊說過了,他選幾個人給尹氏送去,好好的小姑娘,得嬌養着。

可不能跟陳氏一般,做慣了粗活,手都長繭子了。

「還有,過幾日我許她回家一趟,福晉這邊安排吧。別太大的排場了,只是個侍妾罷了。」現在他才掌管鑲藍旗,可不想被人揪着小辮子。

福晉應聲,「臣妾明白。」

「行了,爺去看看李氏,她懷着身孕呢。」四爺得到滿意的回復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福晉怔然,四爺什麼時候才能關心關心她呢?李氏懷着身孕,她的大阿哥去了還不滿一年呢......

東院,李氏見四爺來了,立刻委屈巴巴的撲到四爺的懷裡。

「爺怎麼才來,妾身肚裏的小阿哥鬧了好久。」

到底是自己寵愛過的女人,四爺此時還是非常有耐心哄着的。

那邊尹蘇回到綺羅院,福晉就讓身邊一等的大丫頭玉玲帶着賞賜的東西來了。

尹蘇正奇怪了,玉玲就笑盈盈的告訴她緣由,玉玲走的時候尹蘇沒給賞銀,這是福晉的大丫頭呢,她這身份,賞不得。

耿氏、宋氏、武氏幾個女人聚在一堆,聽說正院賞賜尹蘇的事,紛紛猜測起來。

「好端端的,賞賜她做什麼?福晉真是病糊塗了,連個侍妾都捨得下臉拉攏。」說話的是耿氏,直咧咧的就說了出來。

「李側福晉那邊懷着孕的,四爺再不濟也個把月瞧個三五回。咱們又沒子嗣傍身,又不像福晉一樣是主母,與其操心福晉,咱們的日子怎麼過才是正經事。」宋氏淡淡的道,她是四爺第一個女人,又是第一個生育過的,雖然夭折了,到底是有幾分資歷在,耿氏和武氏都得敬他女。

「宋姐姐說的是,但福晉這麼做,我真是不懂了。」武氏相貌一般,但身材一絕。「咱們幾個入府時間比尹氏長,也沒見福晉怎麼賞賜過。」

「瞧着吧,尹氏得寵了,福晉也得捧着她。」耿氏接道。

「咱們在這干操什麼心,李側福晉還不急呢。」宋氏意有所指,耿氏和武氏悻悻的閉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