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一路旁觀
原神:一路旁觀 連載中

原神:一路旁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結yuan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結yuan 問諾蝶

旅行者熒在海灘醒來,撿起一根魚竿,釣起一隻應急食物
然後,她突然注意到從始至終坐在山崖邊的一個人,那人也僅僅是一直看着她
熒爬上山,向著那個女生伸出手 「要一起旅行嗎」「好」 然而,分歧也由此開始產生
她面對風魔龍威脅蒙德城安全無動於衷,她看着奧塞爾攻擊群玉閣面無表情,她看着反抗軍和幕府軍的戰爭無所表示
她看着一切悲劇的產生,她看着一切不美好的事務
熒並不理解,為什麼她面對一切都這麼無所謂,她丟下少女,獨自前往層岩巨淵調查丘丘人事件,卻又看到她坐在倒掛的城市中,眼角含淚
是她從來沒看見過的表情
「你如果認識從前的我,也許你會原諒現在的我
展開

《原神:一路旁觀》章節試讀:

第3章 特瓦林


「不過說起來,風神巴巴托斯大人,為什麼要藉助人類的力量?」派蒙飛在空中看着溫迪,溫迪笑着哎嘿了一聲,試圖矇混過關。

「哈哈,怎麼說呢?人們所說的七神,更本源的稱謂是「塵世七執政」,劃分塵世,各自統治七分之一,這是我們作為神明的責任。」

不想聽溫迪說那麼大一串,問諾蝶直接開口打斷:「說白了就是太久沒管事沒什麼能力了而已。」

「不,[你們建立無人稱王的自由城邦罷]——巴巴托斯大人的理念,我們牢記於心。」琴單手搭在胸口,看向溫迪。

「真虔誠啊,琴團長。」派蒙旁邊忍不住插了嘴:「完全沒有想過可能是某人太過自由散漫,不想管事的原因呢。」

「咳咳,總之你們看,我都這麼久沒有回過蒙德了。所以現在的我,毫無疑問,是七神中最弱的一個。」

「這話說的還真是擲地有聲啊。」問諾蝶毫不猶豫的打斷,雙臂抱胸站在旁邊。

「呵,我們有這樣一位風神大人,該說是好是壞呢?不過現在就先拋開七國與七神的話題,重新關注一下人類共同的敵人吧。這一次查出的深淵法師蹤跡,就在酒庄附近。」迪盧克把話題引回重點,並且指出了這次的敵人。

「不能讓他全身而退。」琴團長神色堅定,熒剛想說什麼,就被問諾蝶打斷了。

「我先走了,這次行動我不參與 。」問諾蝶說完,轉身就想走,被派蒙攔住。

「真的不一起來嗎?可這是很重要的事啊?」派蒙飄在問諾蝶面前,被她輕輕推開。「但不是我的事,有我沒我都是沒有區別的。」

溫迪拉了一把派蒙,看着問諾蝶走遠,才回頭向眾人解釋道:「她的身份很特殊,和熒一樣來自世界外,但是在這個世界已經呆了上千年了。」

琴團長滿臉的不可置信,「可是她看起來只有十幾歲」

「邊走邊說吧,她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後,我就沒見她變化過,她用的兩把武器是她和另一個不知道來歷的靈體生物打造的,用的也是異界材料。」溫迪說著,帶着幾人向深淵法師出沒地點走去。

「她總像是知道會發生的事情一樣,沒準我們就在特瓦林旁邊看見她也不一定。」

溫迪說的是沒錯的,問諾蝶現在還在慢慢的向風龍廢墟走去。她的速度很慢 就像是清晨散步,不慌不忙。

特瓦林在她頭上飛過,,讓她感到了一絲焦急。特瓦林往回飛了,熒她們也應該快了,那麼就只能加快速度了。

劇烈的風場快速凝聚,她張開風之翼,讓風推動自己快速的向風龍廢墟飛去。導光機關太麻煩,她選擇用特瓦林的方法直接飛過去。

然而,她剛要降落,特瓦林就轉頭對着她猛然吼了一聲:「你也是,來追殺我的嗎!」

「不,特瓦林,冷靜,冷靜。」問諾蝶一邊靠近,一邊散逸身上風的元素安撫特瓦林的痛苦,特瓦林也漸漸冷靜下來,落在塔上任由問諾蝶靠近。

問諾蝶靠在特瓦林身上,坐在那裡決定小小的休息一下。雖然她知道熒她們絕對可以解決風魔龍身上的毒血,但是她也不想看着特瓦林被毒血的污染折磨。

特瓦林也是她要見的老朋友之一,是她的朋友,她就不希望看着他們痛苦。

「你,這樣真的有必要嗎?」感受着問諾蝶身上風元素散逸出來,他回頭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問諾蝶。

「對我不會有什麼影響的,只是,要麻煩你帶着我飛咯。」問諾蝶閉着眼睛靠在特瓦林身上。元素能量的消散讓她感覺到有些累,但是至少證明她成功改變了什麼。

睜開一隻眼撇向風龍廢墟的入口,幾個人影已經過來了,問諾蝶站起來,拍拍特瓦林。「你看,這麼快就需要你幫我了,送我去一下旁邊的山崖上吧。」

特瓦林沒有回話,只是讓問諾蝶坐在自己的背上,帶着她飛到旁邊山崖上的小道。問諾蝶站在山崖邊,摸摸它的頭,告訴它:「很快,這一切就都會結束了,巴巴托斯會回來,特瓦林也會回來,只有風魔龍會消失,但特瓦林永遠不會。」

特瓦林流下一滴晶瑩的淚水,再次飛回廢墟中。問諾蝶則是坐下,吹着風,看着下面熒解鎖導光機關。

「特瓦林不該是你們的目標,它的力量不能和天理維繫者對抗,甚至不能在那時候擋下一次攻擊。」

「特瓦林或許不可以,但使用深淵力量的風魔龍可以。我本以為我們的目標應該是一致的才對,為什麼阻止我?」金色髮辮的少年從她背後的小路走來 ,旁邊還跟着,兩個深淵法師。

「我從來沒說過和你的目標一致,我也並沒有想着阻止你。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的,沒有絕對的敵人和朋友。」

問諾蝶沒有起身,她依舊坐在那裡,看熒觸碰高塔孤王留下的空間入口進去找特瓦林。

「就像那位隕落在這裡的高塔孤王一樣,他並沒有完全做錯,只是他的方法讓人們無法接受。他的高塔雖然阻礙了人們的自由,但風牆也擋住了外面呼嘯的風雪。所以我不會阻止你,但因為你給別人帶來的痛苦,也不會讓我支持你。」

空聽着她的話,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們果然還是合不來。」

問諾蝶也笑了出來,微風吹過她的髮絲,她也感受着風中這個國家的氣息。

「在我們好多年前剛見面的時候,我什麼事都想插一下手,什麼人都想幫一下,而你卻專心致志,只想着找到讓自己妹妹蘇醒的辦法。」

空看着熒等人掉下去,被特瓦林接住送回蒙德城,直到視線中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然而現在,我妹妹已經醒了,也在這個世界沿着我當年走過的路旅行,你卻像是突然想通了什麼一樣,只要不關乎自己的事完全不想管。」

「哈哈哈,你妹妹對於我這種看着別人遭受災難卻坐視不理的性格也是很不滿的,像你一樣和我合不來。」

「是啊,熒總是這麼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