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婚姻!埋葬我的墳墓!
婚姻!埋葬我的墳墓! 連載中

婚姻!埋葬我的墳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色火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風 都市小說 青色火海

那一天,家中微小的變化引起秦風的疑心,也是那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他的家早就已經破碎不堪!面對妻子的背叛他又該何去何從?老實人就應該被欺負嗎?不,絕不!展開

《婚姻!埋葬我的墳墓!》章節試讀:

第8章 照顧岳父


開車將岳母王秀琴送回小區,秦風連車都沒有下,拿着飯盒說道:「媽,你拿上去吧,沈月在家,你自己上去吧,我先回醫院了。」

王秀琴看着絕塵而去秦風嘆了口氣,這心中有了芥蒂就再難消除了,也是自己女兒自作自受。

「罷了,我管這麼多幹嘛,總歸是虧欠的,不管小風做什麼都要理解。」

秦風沒有直接去醫院,而是找了一個車位停下拿出手機看起監控。

剛打開軟件秦風就聽到岳母王秀琴的罵聲。

「沈月啊沈月,你說我該怎麼罵你,你看看你乾的好事,小風那麼好的一個小夥子你還不滿足嗎!你還去偷人,你想過他的感受嗎,你想過我跟你爸的感受嗎!你這麼做不僅僅是小風丟了臉面,你是想我跟你爸的脊梁骨被人戳斷啊!」

「我現在都已經能聽到村裡的左鄰右舍是怎麼議論我跟你爸了,他們肯定會說,看,就是他們教出來一個偷男人的女兒,把女兒教成這樣真的是丟臉啊。」

「你知道嗎,我現在都不敢回村子了,我怕!我怕看到那些白眼跟嘲諷!」

「媽,求你別罵了,真的別罵了,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沈月抱着頭痛哭道。

對,就是這樣,罵她、孤立她、點燃她的羞愧心,只有這樣她才能感覺到痛苦!

接下來就沒必要再看了,秦風收起手機開車前往醫院。

來到醫院走進電梯秦風剛按上按鈕正在關門之際禿頭伸進來一隻手。

「等一下。」

隨着一聲輕柔的女聲響起,秦風面前突然多出一個長相甜美的女人,看樣子也就二十多歲。

對此秦風也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問道:「幾樓?」

「麻煩幫我按一下八樓,謝謝。」

雖然她去的樓層一樣,但秦風也並沒有覺得奇怪。

隨着電梯運轉,來到八樓秦風徑直走出電梯,從始至終除了剛開始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外他就沒有再關注過。

來到病房,秦風見沈華還沒睡便喊道:「爸,你怎麼還不休息啊?」

說罷便端着一條凳子坐在病床前。

「我睡不着,小秦,我沒什麼事,你回去休息吧。」

秦風拿過一個水果一邊削一邊說道:「那怎麼行,你這裡需要有人看着,我要是回去了,保管媽會吵着要過來。」

「可我想一個人待一會。」

秦風抬頭看了一眼沈華,道:「爸,別想那煩心事了,你還是早點休息吧。你睡了我才能睡,我都一晚上沒有合眼了,你就當照顧我一下早點睡吧。」

見秦風都這麼說了沈華還能說什麼,只能乖乖休息了。

見岳父躺下休息秦風伸手將其蓋好被子後繼續削着手裡的水果,沒過一會手中的水果被他削成一朵玫瑰,看着手裡的水果玫瑰秦風輕笑一聲後隨手將其扔進垃圾桶。

愛情,呵!我丟了!

秦風知道岳父還沒有睡着,不過他既然已經閉眼了那秦風就起身關了燈,拖過一個椅子組成一個臨時小床,秦風也沒有在意直接躺在上面休息。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

秦風睡不着,倒不是因為岳父的呼嚕聲吵得他睡不着,而是因為他本身就睡不着。

不過這也正常,不管是誰面對這種事都不能保持平靜,失眠是在所難免的,哪怕秦風很理智。

起身走出房間,秦風拿着手機來到醫院一處陽台點上一支煙,漆黑的夜色正如他的心一樣。

煙霧繚繞之中依稀還能看見秦風那鋒利如刀的眼神,如刀似劍的眼神彷彿能置人死地!

「喂,這裡是醫院,公共場合不要抽煙。」一聲女聲響起。

秦風轉頭看了一眼,眼神中的冰冷還沒有散去。

那女孩被秦風的樣子嚇到了,不過她沒有退縮,而是堅定的看着秦風。

「沒事,這裡反正沒有人,我抽完就走。」

「我不是人啊?快點把煙掐了。」

見她這麼堅持,秦風也很無奈,只能把煙掐滅。

「行了,我先走了。」

秦風回到病房,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沈華後繼續躺在自己的椅子上睡覺。

翌日,一大早岳母王秀琴就來接班,她幾乎是強硬着將秦風趕回去的。

回到家裡,秦風躺在沙發上繼續補覺。

迷迷糊糊中,秦風被開門聲吵醒,睜眼看了一眼,沈月的眼眶紅紅的,他知道她在醫院又挨罵了,也得是岳父還不能劇烈活動,不然她臉上一定會多出一道道紅痕。

沈月看着秦風露出一抹歉意「對不起老公,打擾你休息了。」

「現在幾點了?」

沈月趕忙翻出手機看了一眼道「十一點半。」

「去做飯吧,之後你去把你那個工作辭了。」

說完之後秦風又閉上眼睛開始假寐。

沈月微咬着嘴唇,秦風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讓她很難受,以前他會安慰她哄着她,現在他卻不聞不問,這反差真的很大。

但她現在也只能忍着,她相信只要自己忍過一段時間後會變好的。

沈月現在已經後悔了,她痛恨自己當初為什麼會那麼傻,痛恨自己為什麼經不住誘惑!

但悔恨要是有用的話人也不會祈禱這世上有後悔葯了!

曾經做過的事情不是後悔就能消散的,除非時光倒流,不然他就永遠是一個痛!

眼中的淚水卻無聲的滑落,沈月木然的走進廚房。

這人啊,總是想着曾經的好,卻在曾經的時候又看不見這份好!

秦風卻不會管她會不會悔恨,原諒是上帝的事,他要做的就是讓她自己去見上帝!

聽着廚房裏面的切菜聲,秦風也不想睡了,而是打開電視漫無目的的開始看劇,消磨時間。

一個多小時後,吃完午飯秦風帶着飯盒準備出發,臨走前看着沈月,就是平靜的看着她沒有任何告誡。

沈月被秦風看得很不安,身體不自然的縮着。

她是多希望秦風能夠警告她,可惜他沒有。

看着秦風離去的身影沈月頹然的坐在沙發上,她知道回不到過去了,現在她只奢望秦風能拿出過去三分之一的好來對待自己就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