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九煞符訣
九煞符訣 連載中

九煞符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面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天陽 懸疑驚悚 面人

爺爺突然死亡,父親也突然失蹤, 夜晚給爺爺下葬時,又遇笑面鬼,好不容易驚險逃生,又陷入一場大陰謀中……展開

《九煞符訣》章節試讀:

第七章 人心難知


那女鬼說,她叫蘭花,本是清朝大戶人家的一位小姐,而他父親為了家族的生意硬是要把她嫁給一個傻子,那傻子是她家要聯姻家族的大公子,小時候跳過井,撈上來的時候就成這樣了,

讓蘭花嫁給一個傻子,她怎能同意,無奈父親的意思很明了,就是要讓她嫁過去,在那個男尊女卑的時代,她一介弱女子又能怎樣,之後,便嫁了過去,但大婚當天新郎官卻意外死亡,所有人都以為是蘭花殺的,百口莫辯,無奈之下,蘭花第二天便上吊而死自證了清白。

因為出了這樣的事,蘭花的父親也不願領回屍首,男方本也不想管這事,但無奈是死在自己家院子里,只得草草將她埋葬,她死後怨念不消,百年之後便成了厲鬼,

蘭花說她前幾天正在墓里休息時,突然被一瘸腿老道打至重傷,他要讓蘭花幫他殺一個人,不然就讓蘭花灰飛煙滅,還會設法讓蘭花永世不得超生!

我聽到這兒,大概明白了,那個瘸腿老道應該就是讓蘭花殺了我,看樣子我是被算計了啊!

我運起符訣將蘭花超度後,就打算出門質問秦風為什麼騙我!沒想到這時屋內突然響起一陣幽幽的聲音,

「小子,有兩下子啊!不過下一次就沒這麼簡單了,哈哈哈哈……」

我連忙追問,「你是誰?為什麼要設計害我!」

「因為你們姜家人都該死!」

說罷,那聲音便消失在了房間內,我一下子打開門,卻發現屋內的秦風早已消失不見,從一開始被秦風一把推進來,我就開始懷疑他不對勁了,這個正好印證了我的想法,

但細細一想,這秦風怕只是被人利用,真正要害我的恐怕是那個瘸腿老道!我與他無仇無怨,根本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害我,從他的話里來看的話,恐怕是我姜家人得罪了他,哎!看來這因果必須要我來替他們了結了啊!

「咳,咳,咳咳。」

我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咳嗦聲,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剛才被蘭花附身的婦人,此時正狼狽的坐在地上劇烈地咳嗦着,一團黑色的液體毫無徵兆地在他嘴裏被吐了出來,

屍油!

屍油本是屍體在高度潰爛後脂肪呈油狀溢出的一種液體,但被那些有道行的人經過特殊加工後,便成了一種不僅能招鬼上身,還能控制人的一種東西,

很顯然她能被蘭花附身,恐怕是被秦風下了屍油,此時她一臉驚恐地看着我,彷彿受了什麼刺激一樣,看樣子應該是驚嚇過度,有點出魂了,

我右手捏起法印,在她頭頂寫了個「鎮」字後,她便安定了下來,我也不廢話,直接就開口問道,

「你是誰?認不認識秦風?」

她嘴動了動,但並沒有開口說話,似乎是在忌憚着什麼,我表示秦風已經逃走了,他不能再對你做些什麼了,你知道些什麼就告訴我吧,

但她驚恐地看着我身後,一直在嗚嗚嗚地叫着,糟了!

我一回頭,就看見了一把斧頭正在朝我砍來,我一下翻滾到了一邊,自從那天在老槐樹下被爺爺灌頂後,我就發現像是重獲了新生一樣,身體的各項機能早就異於常人,剛才那一擊,要是換了別人,早就死在斧頭下了,

我剛滾到一邊,就看到那斧頭又向我劈了過來,

特么的!想玩?爺爺我就陪你鬥上一斗!!

「天地玄黃,日月玄邦,天師助我,藍符,起!」

只見,我右手兩指間赫然出現了一張冒着青光的藍色符咒,我猛得向那斧頭打去,「砰」的一聲,藍符在碰到斧頭的那一瞬間,斧頭便落在了地上,

我向窗邊一瞅,是秦風!應該是他剛才操縱的斧頭,看來剛才蘭花身上突然陰氣暴漲也是因為這小子,但我知道他是一枚棋子,

此時,他發現事情敗露,就打算向外跑,結果我右手猛得一拽,一條巨大的黑爪便將他抓得死死的,

「牽魂爪!」

秦風一臉震驚地看着他身前的黑色利爪,

也難怪,這牽魂爪本是茅山禁術,因其威力太過強大,所以被創建此功法的茅山術士親手毀掉,此後這功法便無人見過,只在書上聽說過罷了,這是我在《九煞符訣》里看到的,沒想到在這兒派上了用場,

秦風自知不是我的對手,便跪在地上等待着我的發落,我走到門外,一把收起了牽魂爪,隨即就質問他,

「你為什麼要騙我?又為什麼要設局殺我!」

「因為有人花重金要你的命!」

「是誰?」

「抱歉,受人之託,不便告訴你。」

這人還挺有骨氣,我倒是還挺欣賞他的,當今社會這麼講義氣的人可不多了,在我的連連逼問下,他硬是死也不肯說,我才不會讓他死呢,死了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有可能我還得被抓進局子,

我折磨他,我要折磨得他生不如死,到時候,嘿嘿嘿!

秦風看我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後,明顯愣了一下,他恐怕此時還不知道我要幹什麼,但絕對能猜到絕沒有讓他死這麼簡單。

我要讓他斷子絕孫!我順手拿起剛才的斧頭,二話沒話就一斧頭劈在了他的大腿上,這一斧頭只是警告,如果他還嘴硬的話,下一次遭殃的可就是他的小牛子了!

「啊——」

隨着斧頭的落下,秦風的腿頓時噴出了一道兩尺多高的血柱,

只聽他一聲慘叫,那臉色便變得煞白煞白的,全身都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我順勢一腳踩在他那條受傷的腿上,面帶笑意地朝他說道,「這次只是警告,要是你還嘴硬的話,嘿嘿。」

說完,我眼神落在了他的小牛子上,男人寧可死,也絕對不能受侮辱,尤其是在那方面,他也聽出了我話里的意思,心一橫,便真相全都說了出來,

「別,別,我說,我說,是個瘸腿老道,他給了我十萬,讓我殺掉你,說事成之後還會給我十萬,他實在給的太多了,所以我,」

他說到這兒,沒繼續說下去,應該是怕我生氣,「那瘸子為什麼要讓你殺我!」

「我不知道,受人之託,不問緣由,這是道上的規矩。」

好傢夥,這貨還是個道上的,既然搞不明白那老瘸子為什麼要害我,那就問問屋裡那個被下屍油的婦女是怎麼回事吧,

「屋裡的那個女人怎麼回事?」

「那是我從人販子手裡買來當老婆的,為了對付你才給她下了屍油,這才讓她被那女鬼附了身。」

他不敢隱瞞,一下全都告訴了我,在這個年代,人販子的確很猖獗,這裡又偏僻,**很難抓到他們,只能是有一起處理一起,哎!不知道多少無辜的人被這人販子給禍害了,

沒想到,我第一次出手便遇到了這樣的事,我報了警,秦風這樣的人應該被**處理,他本身就是個盜墓賊,還和人販子做了交易,恐怕沒個二十幾年是出不來的。

至於秦風背後的那個瞎眼老道,我是一點頭緒也沒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這次也沒掙到錢,打開手機一看就只剩了十幾塊錢,這下我和芊百默怎麼生活啊!

「叮叮叮~」

這時一個電話打來了,我一看手機上顯示的名稱,居然是我高中同學林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