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修真界公敵
修真界公敵 連載中

修真界公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兔子愛吃兔子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寒曉峰 武俠修真 王城

開局成為修仙小說世界裏的反派人物? 更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魔道修士? 這裡是以修仙,御獸,劍修,煉體為主流的修仙世界! 為了能夠在這個世界裏生存下去,王城只能取走了天命之子的所有機緣
連具有旺夫氣運的天命之女,也被王城拐到了身邊當道侶…… 王城:「呵呵,信不信?我將你十六歲還在尿床的糗事,公布天下!」 天命之子:「算你狠!」 【輕小說,不反派,不血腥,爽文一直爽!】展開

《修真界公敵》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越小說世界


「不是吧?怎麼沒有後續的章節了?」

正在閱讀一本網文修仙小說的王城,很是無語的發現,這本網文修仙小說的最後更新時間,居然是在五年前……

也就是說,這是一本斷更了五年之久的爛尾之作!

「離譜……」

便就在這時,王城眼前突然一黑,像似被黑布遮住了雙眼,失去了光明!

王城嚇了一跳,閉上了眼睛,揉了幾下,方才再次睜開了眼睛,可卻目瞪口呆的發現,近前的景物,不知何時,已然物是人非了??

這是一間簡陋的木屋之內,除了一張矮床以外,便只剩下了一張破舊的桌子,以及一面擺放在桌面之上的古舊銅鏡。

而若是王城沒有記錯的話,他應該是在自己的家裡才對,可為何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出現在了這裡?

王城茫然的看向銅鏡之中的陌生面孔,竟有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王城更加的茫然了,因為他發現,不僅僅是自己的長相變了,連身體的特徵,都變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便就在王城感覺茫然失措之時,王城的腦海深處,忽然就多出了,關於這具青年身體的所有記憶。

青年姓王,名叫王祁,乃是『青陽宗』里的一介外門雜役弟子,但實際上,卻是魔道宗門『血衣門』安插在青陽宗里的內門弟子!

王城錯愕不已,「王祁?血衣門的內門弟子?青陽宗的外門雜役弟子?這不就是我之前看過的那本斷更了五年之久的網文修仙小說里的反派人物嗎?難道說……我這是來到了斷更小說里的世界了?」

便就在王城狐疑之時,破舊的木門被人推開,一個身穿青衫道袍的青年,毫無顧忌的走進了木屋之中,嚷嚷道:「王祁!徐長老叫你過去一趟!」

聽到這話,王城的臉色當即就變了,因為他清楚的記得小說里的反派人物王祁,就是被青陽宗的徐長老發現了隱藏的魔道身份,最後被徐長老一掌擊斃!

「太倒霉了!好不容易穿越了一次,居然沒有成為天命之子,反而,卻成為了一個魔道修士!我必須馬上逃離青陽宗才行!」

王城暗罵了一句倒霉,隨後才看向了那名傳話的青年,說道:「這位師弟,我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見徐長老。」

「師弟?就你還敢稱呼我李平山為師弟?」

李平山不屑的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不過就是一個外門雜役弟子,不過是鍊氣期五層的螻蟻修士,也敢稱呼我一個內門弟子為師弟?」

自稱自己乃是內門弟子的李平山,不由譏笑了幾聲,冷道:「還站着作甚?還不快隨我一起去執法堂面見徐長老!」

王城一愣,不禁想起了小說里的王祁,正是被內門弟子李平山傳喚到了青陽宗的執法堂,後又在執法堂被徐長老當眾揭露了魔道修士的隱藏身份!

換而言之,王祁的魔道修士身份,或許已經暴露了!

王城背脊生寒,後怕不已,心中難免有些抱怨,怎麼才來到這個世界,就要面對生死劫難了?

難道說,這就是反派人物的命運嗎?

王城心有不甘,卻又怎會乖乖的服從於命運的安排?

便就在李平山轉身之時,王城沒有絲毫的猶豫,果斷爆發出了遠超過李平山的修為,隨後朝李平山的後心所在,打出了蘊含靈力的一掌!

『噗』得一聲,毫無防備的李平山生生挨了王城的一掌,隨後噴出了一口鮮血,向前倒在了地上,目眥欲裂的道:「你……你的修為……」

王城哪容這廝廢話?又是一掌打向了李平山的後心之處,「你也不過是鍊氣期七層的螻蟻,也敢在我鍊氣期九層的修士近前叫囂?你給我受死吧!」

「不……」

李平山奮力掙扎,卻仍是被王城又一次擊中了要害!

但就在王城以為得手之時,一道自李平山腰間懸掛的玉佩之中,所散發而出的霞光,卻是在關鍵之時,為李平山,擋住了王城的一掌?

王城皺了皺眉,又是接二連三的打出了蘊含渾厚靈力的掌法,卻都無功而返,根本就無法在霞光的庇護之下,擊殺李平山!

這個時候的李平山,完全被嚇破了膽子,居然表現出了一副哀求之色,哀求道:「求你放過我!我爹是青陽宗的宗主!你要什麼我都可以讓他給你!」

「青陽玉佩?」

王城方才記起,這廝的身份不僅僅是青陽宗里的一個內門弟子,還是青陽宗宗主李聞君的獨生子,而這懸掛在對方腰間的玉佩,正是青陽宗宗主李聞君的法寶,青陽玉佩!

「若是之前,我可能還會放過你,但是現在的話……」

王城無情的敞開了五指,使出了血衣門的獨門仙術,黑火術!

一時之間,敞開的五指掌心之中,呼的就騰起了一團形似骷髏一樣的黑色火球!

見此一幕,本就驚懼交加的李平山更是驚懼不已,幾乎是驚恐的尖叫道:「黑火邪術!你是血衣門的弟子!你是魔道修士!」

「你知道的太多了!」

王城一臉的無情之色,毫不猶豫的就將黑色的火球,砸向了李平山!

黑火在觸及到李平山的護體霞光之時,便如同是汽油碰觸到了火苗一般,一時之間,黑火大盛,幾乎是將李平山整個人都吞噬進了火海之中!

片刻之後,自青陽玉佩之中,所散發而出的護體霞光,在黑火的侵蝕之下,徹底失去了作用……

李平山根本就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嚎,就被黑火焚燒成了一堆灰燼,僅留下了一枚散發出青光的玉佩,以及一個巴掌大小的儲物袋。

第一次親手斃掉了一名修仙者,王城難免生出了負罪感與自責感。

不過,這是一個殘酷的修仙世界,若是王城心慈手軟的話,那麼早晚會死在同為修仙者的手裡!

王城撿起了地上的儲物袋,收起了地上的青陽玉佩,心道:「青陽玉佩並非是防禦型的法寶,而是一件有助於修仙者修鍊的法寶,故而,才無法抵禦住黑火術的侵蝕!」

而在這個修仙世界裏,幹掉了一名宗門少主,便等同於是得罪了一個修仙宗門!

對此,王城後知後覺,「我必須儘快逃離青陽宗!最好是能夠找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不然的話,必會遭到青陽宗無窮無盡的追殺!」

思來想去,王城不禁想到了一個極佳的藏身所在,那便是這個小說世界裏的天命之子的家族,位於東仙大陸的南州,十大修仙家族裡的寒家。

王城推算了一下時間,不禁壞笑道:「這個時候的天命之子,尚未涉及修仙一途,也就是說,那件遺落在寒家之中的逆天神物,還未落入天命之子的手裡……」

頓了頓,王城收起了笑容,心道:「雖然,我這麼做會對不起天命之子,但以我現在的微末修為,既要躲避青陽宗的追殺,還要在修仙世界裏生存自保,實在有些艱難,所以我只能取走天命之子的神物,用以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