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從兔符咒開始的世界掠奪戰
從兔符咒開始的世界掠奪戰 連載中

從兔符咒開始的世界掠奪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香菇貢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王衡 香菇貢丸

對自身處境不滿的十二個人被疑似神靈的存在強行拉入一場遊戲
每人根據自身生肖被賦予了一枚符咒,他們要在這座荒島上展開一場遊戲! 奪取其他人的符咒!勝者只能有一位! 主角王衡拿到了屬於他的兔符咒,從惶恐到冷靜,成功生存下來的他被那疑似神靈的存在邀請加入一個神秘組織,從此開始在各個世界打工、冒險的日子
...... 「你這次的任務是去巨人世界取得巨人之力
」 「才給我三個符咒,太少了吧!我怕被巨人一巴掌拍死啊
」 「沒事,會為你風光大葬的
」 「???」展開

《從兔符咒開始的世界掠奪戰》章節試讀:

第8章 你是魔鬼嗎


「救人也行,讓她先把符咒丟出來,否則我不會救的,嗯,你也不能救。」邪惡金航語氣堅定,不容反駁。

「好吧,那就先讓她把符咒交出來。」善良金航同意了這個提議。

兩人走出樹叢,來到岸邊,由於女生是背對着岸邊落入沼澤的,所以她並沒有看到兩人。

善良金航率先開口喊道:「這位女士,你還好嗎?需要幫助嗎?」

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人聲,白朝雨激動的撲騰了兩下,隨即發現自己陷得更深了,立刻停了下來,不敢再動。

她聲音顫抖,嗓音嗚咽的喊道:「快救我...救救我。」

善良金航露出同情的表情,咬了咬牙道:「你先把符咒扔過來,我們確定你沒有危害了再救你。」

說這話時邪惡金航一直盯着善良金航,就怕他一個良心不忍率先救人去。

我們?白朝雨以為是另外兩個參與者合作,剛好來到這遇見她,她沉默片刻,解釋道:「你們看我手裡沒有符咒,符咒在我口袋裡,我現在拿不到,也丟不了,你們先救我上去,我把符咒給你們。」

白朝雨能夠感受到隨着自己的動作,她會更進一步陷入沼澤,所以她近乎是以快哭出來的狀態懇求對方救她。

善良金航看了一眼邪惡金航,似乎是在徵得他的同意,邪惡金航猶豫片刻,拿起了鐵鏟說道:「你來救,我在旁邊看着。」

得到同意的善良金航緩緩靠近沼澤,將手裡的樹枝逐漸伸過去,他的手臂長度加上樹枝長度,剛好能夠讓白朝雨摸到樹枝的另一頭。

「你抓住那一頭,我拉你上來。」

白朝雨眼角的餘光看到一根約三指粗細的樹枝從一旁伸了過來,她立刻就拉住一頭,不敢動彈,只等對方將她拉上去。

由於她超過一半的身子都已經沒入沼澤中,因此善良金航拉扯的十分吃力,差不多十分鐘才將白朝雨從腰部沒入沼澤拉出到臀部位置,此時她距離岸邊還有半米的距離。

可是善良金航已經精疲力盡,癱坐在地上,一隻手還拽着木棍。

「我...拉不動...了,你來吧。」善良金航看向邪惡金航,有氣無力,示意接下來他來。

「切,真沒用,我來!」

邪惡金航接過木棍,面部用力,略有扭曲,他雙手緊抓住木棍,用力向後退。

泥沼中的白朝雨發出痛苦的**聲,由於下半身被沼澤緊緊吸住,邪惡金航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才能拉動她,而這股力也傳導到她的手臂上,讓她感覺到肌肉的撕扯感。

實際上白朝雨的符咒是牛,她完全可以發動牛符咒的能力以增強自己的力量,或許是因為緊張和驚慌,此刻她忘記了這件事,以至於她不得不靠自己的雙手承擔這股巨力。

隨着邪惡金航一步步將白朝雨拉出沼澤,她的情緒終於穩定了一些。

又是十分鐘後,白朝雨整個人被拉到岸上,而邪惡金航顧不上休息,急忙拿起鐵鏟,虎視眈眈看着她,防備可能的偷襲。

劫後餘生的白朝雨喜極而泣,嗚嗚的哭了起來。

「喂,你去搜身,把她的符咒拿出來!」邪惡金航對善良金航命令道。

善良金航一愣,不好意思道:「這不好吧,她是女孩子,搜身這...」

邪惡金航一瞪,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快去!別忘了我說過的!」

白朝雨聽到兩人的對話,一邊嗚咽一邊說道:「我...我來拿。」

看到白朝雨準備動手拿符咒,邪惡金航吼道:「停!你不準動!」

被這吼聲嚇到原地獃滯的白朝雨停下動作,看着不情不願的善良金航走過來,這時候她才發現這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除了說話方式和氣質有些不同。

「在我右口袋裡。」白朝雨對靠近的善良金航說道。

善良金航扭捏的將手伸入滿是泥濘的口袋中,很快掏出一個符咒,上面是牛頭的形象。

見他拿出符咒,邪惡金航喊道:「扔過來給我!」

「哦。」善良金航應了一聲,將牛符咒扔了過去。「

接到符咒的邪惡金航咦了一聲,十分嫌棄滿是污泥的符咒,接着命令道:「你繼續搜身,一寸寸摸!全身上下都不能放過!萬一她還有別的符咒呢?」

聽到這話,善良金航張着嘴巴,似乎在思考合適的話,最後說道:「你是魔鬼嗎?我為什麼會有你這樣的另一半?」

白朝雨也同樣發出了一聲哀鳴,懇求他不要這樣做,「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真的沒有別的符咒了,你們看我一個女生怎麼可能殺人呢?」

似乎是在猶豫什麼,邪惡金航考慮半天說道:「不搜身也行,你把衣服脫光丟過來,我們檢查過後就行。」

善良金航的表情幾乎獃滯,忍住了捂臉的衝動道:「你...能不能正常點?不要像個變態一樣,我的風評會受害啊。」

「哈?我們本就是一人,我只不過是把你內心想的說出來罷了!」邪惡金航不屑道。

白朝雨看着兩人的互動,大概明白了他們的符咒的能力,可以把人分為兩個,而且性格不同?

邪惡金航拿着鐵鏟逼近,彷彿邪惡boss強迫良家少女一般,逼對方選一個方案。

白朝雨那掛滿泥濘污漬的臉龐漲的通紅,只不過被很好的遮蓋住了,並沒有被人看見。

她猶豫許久,最終結結巴巴說道:「我...我...脫衣服。」

善良金航瞥了一眼邪惡金航,發現他的眼神沒有什麼變化,似乎真的是擔心對方有危險,然後默默轉過身去不再看。

邪惡金航表情不變,就這麼看着。

白朝雨甩了甩手上的泥漿,開始熟練的褪下衣物。

她的上衣是一件黃色寬大的休閑T恤,印有巨大的英文字母,下身是**的牛仔短褲,幾乎和男性的四角內褲一樣短。

實際上白朝雨並不是沒有在陌生人面前脫過衣服,表面上她是一個普通大學生,顏值較高,有一個成績很好還擔任學生會長的男友,實際上暗地裡她還有被包養,學校里的男友更多的是為了作業和獎學金而存在的工具人,而校外的那個包養者則是一個海歸精英,長得也還行,上市公司中層,每個月願意花不少錢在她身上。

一面生活,一面工作,兩不耽誤。

所以在這生死威脅的關頭,她還是很快接受了這一要求,很快脫下了衣服,畢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當她要脫下內衣時,被邪惡金航喊住了。

「停,不用繼續了,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