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失憶後他只忘了我
失憶後他只忘了我 連載中

失憶後他只忘了我

來源:追書雲 作者:進酒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鍾沫夕 霸道總裁 顧維

為了調查母親的死因,她接近他,利用他,然後,愛上他
一年的時間,兩人從互相利用發展到情比金堅談婚論嫁,她決定坦白,他卻忽然忘記了和她有關的所有記憶,還揚言絕對不會愛上她?「打個賭怎麼樣?」她張揚桀驁又自信滿滿,「就一年,你要是不能愛上我,隨你想舊情復燃還是另覓新歡
」「……成交
展開

《失憶後他只忘了我》章節試讀:

第2章 不可能喜歡你


「根據最終的檢查結果判斷,顧先生失去了在桐城期間的記憶。」
穿着白大褂的醫生扶了扶眼鏡,同情地看着眼前面色蒼白憔悴的女人。
那就是跟她在一起的這段時間的事,他全都不記得了。
「趙醫生,那他什麼時候會恢復記憶,怎麼治療?」
趙醫生皺了皺眉,「我們會繼續關注顧先生腦部術後的恢復情況,定期為他檢查,至於恢復記憶,目前醫學上暫時沒辦法治療,只能靠他自己,可能過一個月就自行恢復,也可能永遠也想不起來。」
鍾沫夕透過窗戶看了一眼病房裡正在沉睡的男人,「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對不起。」
醫生非常誠懇地道歉。
聞言,鍾沫夕失落地點點頭,「我知道了,謝謝趙醫生。」
「應該的。」
趙醫生點點頭走了。
鍾沫夕站在窗前怔怔地看着顧維,時間已經是深夜,出去打電話的陳真回來,「鍾小姐,不如你先回去休息,顧先生這裡我來照看,明天你再過來?」
「好。」
鍾沫夕想了想,點點頭,「辛苦你了。」
轉身要走,又想起什麼似的看向陳真,「顧維家裡那邊……」 陳真非常謹慎地回答她,「是否通知京城那邊,我會等顧先生醒來,跟他商量後再決定。」
鍾沫夕點點頭走了。
回到她和顧維的公寓,看着熟悉的一切,想到他的病,眼前不禁微微濕潤。
不久前她還每晚幸福地在這裡等他下班,懷着對未來生活的憧憬,想着要跟他結婚,做一個好妻子,生一個可愛的孩子,她甚至忘記了一開始是為什麼接近他,為什麼做他的女人…… 身心俱疲,洗了澡,她剛躺到床上便立即睡了過去。
第二天是被電話吵醒的,看了眼來電顯示,「喂,小晚?」
「姐,我是不是吵到你睡覺了?」
「沒有,我已經醒了,怎麼這麼早打電話過來?」
「想你了。」
電話那頭妹妹靦腆的聲音傳來,她嘴角扯了扯,「我過幾天來看你,你好好聽醫生的話,配合治療好嗎?」
「好。」
那頭女孩的聲音有些低落,「姐,我想媽媽了。」
鍾沫夕愣了愣,喉嚨突然堵住,有些愣神,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我也是,小晚。」
「下個星期,媽媽的忌日,我想去看她可以嗎?」
女孩小心翼翼的詢問讓鍾沫夕瞬間淚崩,擦了擦眼淚,控制住情緒,盡量用正常的聲音回復她,「當然,如果到時候醫生說你身體沒事,可以離開醫院,那我們一起去看她,不過在那之前你要聽醫生的話,醫生要是跟我告狀了,你就別想我帶你去!」
「我什麼時候不聽話了。」
鍾沫晚嘟囔幾句,頗有不滿,過了一會兒,她又小心翼翼地問:「姐,媽媽的事,你調查得怎麼樣了?」
鍾沫夕皺眉:「這事你不要管,安心治病。」
「姐,要不算了吧,我不想你受委屈,你應該找一個愛你的人,而不是那樣跟着顧先生。」
「沒有,他對我很好。」
只是不記得我了,想到這裡,鍾沫夕眼神閃過一絲暗淡。
「姐……」鍾沫晚似乎還想勸。
鍾沫夕卻不許她再多說,「好了,先不聊了,我還有事,先這樣。」
說著,她掛了電話,煮好營養粥往醫院去。
? 此時醫院裏,顧維已經醒了。
陳真將這一年來工作上的事情一一向他彙報,包括當初他們來擴展子公司維京科技的原因,目前公司的發展現狀,未來的規劃等等,也許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也許是出身於豪門家族的耳濡目染,顧維對工作方面的一切接受得非常快。
「那你按照原先的計划去做。」
顧維疲倦地捏了捏眉心。
「是,那我先去公司。」
陳真點點頭,猶豫了會又道:「要不要找人來照顧您?」
顧維愣了愣,「我之前住院,沒有安排人嗎?」
「一直是鍾小姐在照顧,京城那邊也一直瞞着,您看要不要通知一聲。」
「京城那邊暫時不要說,徐姨還在嗎,讓徐姨來照顧我就行。」
「是,我這就去吩咐。」
看他說完了還站在原地猶猶豫豫沒有走,顧維微微蹙眉,「還有什麼事?」
陳真吞吞吐吐,「那鍾小姐……您是怎麼打算?」
顧維看了眼昨晚讓陳真查的資料,十分困惑和迷茫,「陳真,這個女人跟我到底是什麼關係?」
「屬下知道的全都在這些資料里,真實的情況只有您自己清楚。」
陳真實話實說,既不添油加醋也不粉飾太平。
顧維沒有再多說。
這時候剛好腳步聲響起,下一刻門被推開,鍾沫夕那張明艷的臉探進來,陳真立刻告辭離開。
鍾沫夕看他走了才走進來把門關上,站在門邊不敢過去,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着他,直到確定他真的不會突然恢復記憶,像以前一樣對她露出滿是寵溺的笑容,呼喚她的名字,她才慢吞吞地走過去坐在床邊。
「早上醫生來查房了嗎?」
她把帶來的營養粥放到桌上,「今天不需要抽血,可以喝一碗粥,不然肚子餓了打針不舒服。」
說著她用勺子盛出一碗粥,小心翼翼地吹涼喂到他嘴邊。
顧維沒有張開嘴,微微眯着眼睛盯着她,「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
「戀人,已經談婚論嫁。」
她動作頓了頓,回答他。
「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酒吧。」
「你在酒吧做什麼?」
「駐唱。」
他嗤笑一聲,「我顧維會跟一個在酒吧駐唱的女人談戀愛,並且已經發展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這話說出去你看看有誰會信?」
她砰的一聲重重地放下碗,鼓着臉頰負氣道:「愛信不信,反正是你自己做過的事情,你嘲笑這點就是在否定你自己。」
他臉色陰沉了幾分,很快又恢復了自然,銳利的眼神盯住她,「那我問你,當天晚上發生了什麼,讓我注意到你了,可別說你唱歌好聽,我被迷住了。」
「我……」鍾沫夕臉色一僵,眼神極快地閃過一抹不自然,馬上就恢復正常了。
顧維冷笑一聲,「我已經讓陳真查過你的身份了,你母親是娛樂圈過氣的女明星鍾琉璃,五年前她參演了一部電影的女配角,這部電影后來獲獎了,劇組舉行慶功宴,她參加了宴會,卻因為突發心臟疾病,被判定為心源性猝死,在那以後你輟學打工,成為流水線車間的一名女工,兩年以後你開始在酒吧駐唱,在那裡遇到了我。」
「你還有一個妹妹,也有先天性心臟病需要治療,顯然你一個人沒法負擔費用,所以你找上了我,你調查過我,知道我會去那家酒吧,所以應聘那裡的駐唱歌手,故意接近我。」
「你閉嘴……」她全身顫抖。
? 「顯然,我不可能喜歡你,所以我們之間只是單純的金錢買賣關係。」
他繼續說下去,「你看我手術失憶了,故意編造出我們是戀人,我和你相愛這種故事,是因為你還想從我這裡獲得更多利益。」
「我猜得對嗎?」
他冷酷無情地盯着她的眼睛。
他說完這句話,鍾沫夕心裏咯噔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