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醫妃在上:落魄皇子難伺候
醫妃在上:落魄皇子難伺候 連載中

醫妃在上:落魄皇子難伺候

來源:追書雲 作者:智慧女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清 葉清遠 穿越重生

什麼,她穿越了?爹不疼,娘早逝,還要背葉家被貶的鍋?沒關係!看她21世紀醫術世家傳人,如何靠這門手藝在古代發光發亮
展開

《醫妃在上:落魄皇子難伺候》章節試讀:

第4章 懷疑


葉夫人臉色頓時極為難看,說話也有些口不擇言。
「好你個葉清煙,給遠兒下毒不說,還把下了瀉藥的粥做解藥,坑害遠兒!
你不得好死!」
葉賢頓時眉頭一皺,乾咳一聲。
葉夫人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言語過激,轉而又是一副哭哭啼啼的模樣。
好好的看着她,葉清煙慢慢說道:「我看姐姐身體明明好得很,葉夫人說我給姐姐下毒,可有證據?」
此言一出,葉夫人立刻想起她之前與自己說的話,頓時傻眼了。
便見葉清煙微微搖頭,似有些失望的開口。
「我還以為,葉夫人當真公正,沒想到竟會屢次污衊於我……」 「求爹爹為女兒做主!」
說著,葉清煙對葉賢深深一拜,楚楚可憐的模樣,讓葉賢立刻就信了八分。
「你們母女兩個,是怎麼回事?
!」
皺眉看着二人,葉賢語氣也冷了下來。
眼看事情不妙,葉夫人立刻不死心的繼續說道:「老爺,就算沒有下毒之事,可那粥里被下了瀉藥,是千真萬確的啊!」
「粥里有瀉藥,你不去找伙房的丫鬟對峙,找我做什麼?」
葉清煙似笑非笑的插話,「若你沒有去偷拿我的粥,如今中毒的,就是我了。」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醒悟。
這毒,怕原本是下給葉清煙的!
「幾個丫鬟,竟敢放葯謀害小姐?
來人啊,去徹查瀉藥一事!
一有結果,馬上告知於我!」
怒哼一聲,葉賢當場下了命令。
這樣的結果,讓葉夫人也無話可說,只得閉口不言,看向葉清煙的眼中,怨恨更多。
直到葉賢等人都離開,房間內只剩下母女二人,葉夫人才遲疑着開口。
「遠兒啊,是不是我們都想錯了?」
「什麼?」
葉清遠微微一怔。
深吸口氣,葉夫人這才將自己的想法緩緩道來。
「你看,那葉清煙,只是隨口說了你的幾個癥狀,可那些癥狀,細細想來,娘也曾有過,根本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啊!」
「隨後,她暗示那粥可以解毒,八成也只是順口胡說,而我們卻誤打誤撞的替她吃了那份粥,中了瀉藥……」 「如此看來,我們都被她耍了啊……她根本不會下毒,也不懂什麼醫術!」
聞言,葉清遠愣了很久,終於慢慢反應過來。
心裏頓時更為氣惱。
「不行!
娘,我們絕不能就這麼算了!」
此刻,葉夫人心裏也極為惱恨,眼珠一轉,便計上心來。
「待我跟老夫人說上一說,此事……」 …… 再說葉清煙,回到院子中,立刻取出慕林給她的解藥,查看一番後,又捏起一點,放在鼻尖聞了聞。
「人不怎麼樣,解藥倒是真的。」
心裏暗暗的吐槽一句,葉清煙便開始自己動手煮葯。
她中的毒,雖然嚴重,但只要有解藥,想要完全祛除,不過是兩日的功夫。
這時,蓮兒也拿着食盒過來了,有些欣喜的開口。
「小姐,中午那伙房丫鬟,已經不在了呢。」
到底還是個小丫頭,心中對傷了她的人,總是有些懼怕。
葉清煙自然清楚,那伙房丫鬟八成是被查出了什麼,帶走發賣了,便也笑道。
「那不正是好事一樁?」
蓮兒頓時笑了,迅速將飯菜擺好。
用了晚膳,葯也煮好了。
葉清煙喝了葯,燒水沐浴後,便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便有丫鬟過來叫她。
「二小姐,老夫人有請。」
這丫鬟名為柳兒,是老夫人眼前的紅人,葉清煙不疑有他,起身便隨着去了。
房間內,老夫人坐於主位,葉清遠乖巧的立於一旁,見她來了,嘴角立刻勾起一抹冷笑。
「妹妹來了啊?
那日妹妹精準的說出姐姐癥狀,想必也是會些醫術的……」 見狀,葉清煙立刻出言打斷了她的話:「確實如此,讓姐姐多想了。」
她本還有些奇怪,自葉家被貶的事情之後,老夫人跟她一直不咸不淡的,怎麼會突然要見她。
在看到的葉清遠瞬間,她便明白了大概。
此事,八成又是葉清遠搞出來的幺蛾子。
但,老夫人在葉家地位不低,若是能引得她心喜,日後也能少很多麻煩。
聞言,葉清遠目中頓時掠過一抹不屑之色,心底更是暗暗冷笑。
不是會耍她嗎?
到了老夫人面前,還不肯承認,當真是沒有眼力見!
見她不再出言擠兌,葉清煙這才回頭看向老夫人,款款行禮。
果然,行禮後,便聽老夫人開口說道。
「清煙啊,清遠說你懂得醫術,可是真的?」
「略知一二。」
葉清煙微微頷首,姿態謙虛。
老夫人頓時露出笑容,「那,清煙能不能為老身看看,老身這是怎麼了?」
不動聲色的瞥了葉清遠一眼,葉清遠恭敬的上前,問道。
「老夫人最近可有什麼不適?」
「老身最近,總是覺得頭痛發暈,也沒什麼胃口,唉……只是一直覺得是小事,還是不便叫大夫來。」
老夫人唉聲嘆氣。
上前大致檢查一番後,又為老夫人把了脈,葉清遠鬆了口氣,這才抬眸看向老夫人,笑道。
「老夫人身體並無大礙,只是可能最近心思繁重,需要調養一番。」
說罷,便回頭叫丫鬟送了筆墨,小手一揮,迅速寫下一紙藥方。
恭敬的將藥方遞給老夫人,葉清煙淺淺一笑。
「只需要按着這個藥方調理一番,三日後,便可痊癒。」
這種小毛病,若是以針灸之術治療,當場便可見效。
但如今她根基未穩,還是選擇了留一手。
一旁,葉清遠看得眉頭緊蹙,心裏再度遲疑起來。
難道這葉清煙,真的會些醫術,她什麼時候學的呢?
那她豈不是無意中幫了她?
不對,不可能的!
二人自小一起長大,葉清煙會不會醫術,她還不清楚嗎?
三人各懷心思,葉清煙告退後,葉清遠便也趁機提出離開,跟了上去。
直到離老夫人的院子遠了些,葉清遠這才開口冷笑。
「你這麼胡亂寫藥方,就不怕醫壞了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