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連載中

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墨衍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衍鋒 武俠修真 陳可怡

  據說墨三爺人見人怕,鬼見鬼愁,男人看了腿軟,女人見了腿更軟!
  據說墨三爺克妻命,嫁給他的女人,不是失蹤了,就是死了!
  替姐出嫁的陳可欣嚇的眼淚汪汪,包袱款款跑了
  墨三爺一生氣,整個天台市都要抖三抖
  被當眾逮住的陳可欣哆嗦着拿出身份證:「我不是你老婆

  墨三爺邪魅一笑,伸出邪惡之手:「我老婆胸前有三顆紅痣,讓我檢查下

  陳可欣哇地一聲哭出來:你混蛋,耍...展開

《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二章 不如你殺了她,我就放過你


  能不乖嗎?

  會死人的。

  我雖然不是陳可怡,可我也一樣死都不想嫁給你,但我沒的選擇,誰讓她是天之嬌女,我是一棵小草呢。

  當然這話我不能說,只是裝傻的露出怯生生的笑,狗腿的恭維。

  「三爺說笑了,您這麼厲害,哪個女人不想嫁給您呢?有幸嫁給您是我的……我的福氣……」天知道說完這句違心的話後,我在心裏流了一籮筐的眼淚。

  「我很厲害?」墨衍鋒似笑非笑地盯着我。

  我不知道自己的馬屁有沒有拍對,拚命點頭,他把玩着我秀髮的手忽然用力,拽的頭皮生疼,只聽到冷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那你倒是說說,我哪裡厲害?」

  怎麼說?

  說他心狠手辣冷酷無情的厲害,還是說跟他作對的男人都沒好下場,跟他有牽連的女人更沒有好下場,不行,這跟嘲諷有什麼區別。

  「快說!」他捏着我下巴的指尖陡然收緊。

  我雙膝一軟,若不是坐在他懷裡怕是已經跪倒在地上,各種恭維的詞在腦子裡打轉。

  「三爺您長得帥,人又……又『平易近人』,簡直就是鑽石王老五,我嘴上說不要心裏其實早就暗戀三爺您許多年……」

  他輕咦一聲,旋即黑眸暗光浮動,也不知是信沒信,滿是興味道:「是嗎?暗戀我?呵,有趣!」

  言罷他忽然推開我站了起來,對着底下那血肉模糊的男人冷然道:「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你現在想好要說的了嗎?」

  「我說,我說,求三爺饒命……」男人不停地磕着頭,肝膽俱裂,鼻涕橫流的祈求,哪有之前的硬氣。

  我早已汗濕的手心抹了一把額頭,盡量縮小存在感。

  墨衍鋒眼神不知道瞥向了哪兒,眉頭一簇,聲音里滿是嫌棄道:「霸王,別隨便亂吃東西。」

  話一說完,只見那藏獒立刻鬆開叼着的胳膊竄過來,嘴角的毛髮沾滿了血跡,冒着綠光的眼睛瞪過來,險些沒讓我尖叫出聲。

  墨衍鋒接過保鏢遞來的盤子,放在地上,白皙的手指輕揉藏獒腦袋,讚賞道:「真乖。」

  待看向地上那人時,柔和的語氣瞬間消失,「你現在想說,我卻又不想聽了,來人,把他扔進霸王的籠子里。」

  男人惡劣如同魔鬼的聲音就這麼輕飄飄地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死,他從包里摸出一支雪茄,朝我看過來,我一個激靈,慌忙拿出桌上的打火機給他點着。

  他似乎很滿意我的舉動,把雪茄放在唇上輕輕一吸,這麼簡單的動作也做的矜貴優雅,鼻樑挺翹,嘴唇很薄。

  陳姨說過,這樣的男人最是涼薄,看到就要躲的遠遠的,可我倒霉的躲不開。

  有保鏢靠近,地上的人哀求着喊着不要,忽然爆發出驚人的潛力,手腳並用的爬過來,揪着我的裙擺,嘴裏發出含糊不清的哀求聲。

  「救我……求你救救我,我還有老婆孩子,求求您救救我……」他匍匐再我的腳下,螻蟻一般渺小,滿是驚惶的雙眸里倒映着我同樣弱小的臉。

  我心裏一痛,可卻倉皇甩開他的手,朝墨衍鋒身側靠過去。

  他求我救她。

  我又求誰救我。

  我跟眼前這人的處境沒有半分不同,都是墨衍鋒案板上的魚肉。

  保鏢沒有動,墨衍鋒也沒有發話,只是饒有興趣的看着我,「他在求你,你想救他嗎?」

  語氣溫溫柔柔,可我卻知道這是一道送命題。即便我說,我想救他,墨衍鋒仍舊不會留他。

  我更是清楚的知道,墨衍鋒發問了,如果我不能給出他滿意的回答,我的下場會跟那個男人一樣。

  後背已經被汗濕,我在心裏給自己打氣,不斷攥緊手指,長時間沒等來回答,墨衍鋒已是不耐,手在腰間一摸,那把瑞士軍刀又出現在他手裡,他握着我的手,把刀子塞到我手心裏。

  「不如你殺了他,如此,我就放過了。」

  惡魔又一次笑了,發出惑人的聲音。

  我在絕境里爆發出驚人的潛力,捏着嗓子甜甜地說:「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這人既然敢背叛三爺,就該承受被發現的後果,死太便宜他了,還是讓他發揮點剩餘價值,陪霸王玩玩吧。」

  話罷,一旁的藏敖還應景地嗷了幾聲,似乎在同意我的提議。

  墨衍鋒眉峰一挑,面上多了些驚訝,似是沒想到,我會這麼說。

  地上的人也一樣,破口大罵。「你這個毒婦!你以為你跟着他會有什麼好下場嗎?你就等着被墨衍鋒折磨死在床上吧……」

  那人忽然搶走我手裡的刀,朝我刺過來。

  我從未見過這種場面,連躲都忘記了。

  「找死!」也不知道墨衍鋒是怎麼做到的,他的手輕易捉住那人的手腕,輕易的轉了刀子的方向,刀戳進那人的大腿上,他倒在地上徹底昏死過去。

  怕的太多能讓人麻木,我盯着虛空,盡量忽略地面上那些血跡。

  有保鏢進來將那昏死的人抬了出去,墨衍鋒優雅地擦着自己的手,擦完後轉頭看向我,眉梢一挑「你,怕狗?」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他竟然觀察的這樣仔細,我以為已經掩飾的很好,沒膽子欺騙,我只能如實點頭算是回答。

  「怕成了這個樣子,怎麼沒看你哭?」他似是覺得有趣,便朝我靠進了些,壓迫感隨之而來。

  我咬着唇,仰起頭倔強地睜大眼睛。

  「因為哭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被欺負沒飯吃了,如果只會一味的哭的話,只會讓欺負自己的人更猖獗,我必須要自己想辦法才能有飯吃,所以,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都不要哭。」

  我朝墨衍鋒笑了笑,神色堅定,「三爺這般英明神武的大人物,定然也不會喜歡哭哭啼啼的軟腳蝦吧。」

  「陳家小姐沒欺負沒飯吃?」墨衍鋒掀起眼皮,語調冷冽危險。

  我眼皮一跳,該死的,怎麼說漏嘴了。

  墨衍鋒已然開始懷疑,我硬着頭皮給自己圓謊,大膽的伸出手,扯着墨衍鋒的衣擺,嘴角含笑。

  來的時候我練過無數次,康康說過,這樣的笑男人都招架不住,除非他不行。

  我語調惆悵,笑容卻越發勾人,「三爺,每個圈子都會遇到欺凌弱小的時候,也不是每次都要告訴父母的吧,忒沒用了。」

  墨衍鋒深邃的黑眸定格在我臉上,一瞬也不瞬,就那麼看着,也不說話。

  面無表情的臉沒有泄露半分情緒,我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只希望他已經發泄完火氣,別再折磨我的神經。

  更不要把那隻藏獒再牽出來。

  須臾,我似是聽到他輕呵一聲,「來人,帶她進去!」

  墨衍鋒終於開口,打破了這壓抑的氣氛。

  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終於矇混過關了。

  有女僕過來帶路,也是板著臉,偌大的豪宅聽不到一絲多餘的聲音,寂靜的可怕。

  住在這裡還沒瘋的人,真心厲害。

  我提着裙擺快速跟上,半低着頭小心翼翼打量着,忽而驚覺某個恐怖片的場景跟它的相似度。

  閻王殿,活閻王。

  不管如何,我不能把自己賠在這裡,只要計劃順利……

  只要計劃順利……

  我就能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