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亮劍,開局救下李雲龍
我在亮劍,開局救下李雲龍 連載中

我在亮劍,開局救下李雲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碼字農民黃三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雲龍 郭振東

李雲龍:「雲飛兄,老丁,孔二愣子,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就是咱老李的救命恩人郭振東,就是那個傳說中威震晉西、晉北以及黃河部分地區的郭振東!」 簡介有限,正文精彩,歡迎入坑,熱血起航!展開

《我在亮劍,開局救下李雲龍》章節試讀:

第3章 做老李的救命恩人


這時,死裡逃生的王喜奎站起身,剛想和郭振東打招呼,卻只感覺眼前寒光一閃,緊跟着親眼目睹距離自己七八米遠的郭振東宛如雄鷹一般飛撲起來。

「小心!」

話音剛落,郭振東已經在轉瞬間移動到王喜奎身後,手中那把鋒利的殺豬刀順勢往上斜撩,寒光一閃,割斷了一名中槍倒地卻並未當場死亡,還試圖爬起來開槍的鬼子二等兵的喉嚨。

鬼子兵被割斷大動脈的喉嚨有一道鮮血迸射飛濺,噴了郭振東一臉。

時隔多年,他仍然清楚的記得,小鬼子的血不僅腥,還很臭!

見狀,終於反應過來的王喜奎不禁後脊背一陣發涼,投給郭振東一個感激的眼神後,趕忙舉起刺刀對倒下的鬼子兵補刀,生怕還有漏網之魚蹦出來打黑槍。

郭振東也認出來了眼前的兩人,一邊清掃戰場,一邊詢問道:「王班長,你們警衛排不應該是和團長一起突圍的嗎?團長他人呢?」

王喜奎道:「部隊突圍的過程中團長病倒了,和尚帶着團長先撤了,我和大劉、二蛋留下來掩護團長,要不是你趕來及時,我和二蛋估計今兒個也得交代在這兒。」

「壞了,團長有危險!」

郭振東猛地一拍大腿,通過王喜奎的回答,讓他意識到根據亮劍的劇情,現在他所處的時間線,正是獨立團傷亡情況最嚴重的一次反掃蕩突圍作戰。

團長李雲龍和政委趙剛在辛庄陣地分兵突圍後,李雲龍在掩護根據地百姓轉移時病倒了,是魏和尚把他打暈後背走的,而王喜奎三人為了掩護李雲龍撤退,血染疆場,英勇就義。

是自己的出現,改變了歷史走向,救下了王喜奎。

可突圍路上的團長李雲龍和魏和尚,依然會被鬼子包圍在一處破敗的民房中,差一點被小鬼子變成了燒雞,是撤退到趙家峪的政委趙剛帶人來才救下的。

可此時的郭振東不敢確保當前的歷史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到來,而產生蝴蝶效應,導致政委趙剛沒有按計劃突圍到趙家峪,進而救下命懸一線的李雲龍。

所以,他必須行動起來!

郭振東當機立斷,道:「王班長,事不宜遲,團長身邊只有和尚一個人,但這四周到處都是掃蕩的鬼子和偽軍,我們必須立刻追上團長,決不能讓團長落到小鬼子的手裡!」

聞言,王喜奎和另外一名戰士對視一眼後,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王喜奎道:「振東,接下來怎麼干,我們聽你的。」

郭振東道:「帶上繳獲的武器裝備,順着團長他們突圍的方向追,二蛋,你替我背鍋,這口行軍鍋可是咱吃飯的傢伙什,可不能弄丟了!」

「王班長,你槍法准,就多帶兩桿步槍,我帶輕機槍,出發!」

「是!」

就這樣,獨立團團部三個被打散的兵聚集到了一起,開始在鬼子重兵包圍的掃蕩圈中追着團長李雲龍的步伐而去。

就連王喜奎自己也說不清楚,自己明明是一個兵齡、軍銜和資歷都比郭振東要高出不少的老兵,為什麼卻會對一個炊事班新兵蛋子的命令言聽計從。

也許,是因為郭振東兩次救了他的命。

也許,是因為郭振東在戰場上所表現出來的狠厲和幹練。

誰知道,誰又說得清楚呢?

與此同時,魏和尚背着李雲龍在空曠的開闊地中奪命狂奔,卻很快被一夥掃蕩的鬼子發現,將他們驅趕到一個無人居住的村莊。

魏和尚尋了一處屋子,剛把團長李雲龍放到一堆乾草上休息,屋外便闖進來幾個搜尋屋子的鬼子兵。

這時,李雲龍從昏迷中醒過來,四肢酸痛渾身無力,身子不停的抖動着,連睜開眼皮都有些費勁,手中卻仍然死死的握着自己的駁殼槍。

魏和尚將李雲龍扶起來靠在牆上,道:「團長,你要槍斃俺,也等俺先去把外面的幾個小鬼子收拾了吧!」

說完,魏和尚赤手空拳的走了出去。

屋外,三個端着刺刀的鬼子兵看到赤手空拳走出來的魏和尚後,相互對視一看交換意見,決定活捉這個八路回去邀功。

魏和尚何許人也?

少林寺當了十年武僧,習得一身好武藝,能赤手空拳打死四個鬼子山本特工隊員,還能全須全尾的從鬼子重兵把守的戰俘營逃出來的猛人。

想當初,獨立團在冀北清風店伏擊日寇尾田中隊的戰鬥中,魏和尚讓八個小鬼子圍在中間,戰友們見他處境危險便拚命的向他靠攏,想要支援他,但這小子愣是面不改色的大吼一聲:「都他娘的別過來,想和老子搶攻還是咋地?」

所以,眼前這三個二流部隊的鬼子兵,在魏和尚的眼裡,和爛魚臭蝦沒什麼區別。

這完全是一場不對等的刺殺表演,三個全副武裝的鬼子兵,對上赤手空拳的魏和尚,幾乎是毫無懸念的一邊倒。

只見三個鬼子兵呈品字形包圍過來,其中一個鬼子向魏和尚的右肋骨突刺,試圖先讓魏和尚喪失反抗的能力,再將他活捉。

面對這名鬼子兵的全力突刺,魏和尚的臉上露出了輕蔑的笑意,他既不躲閃,也不格擋,身形穩如泰山,在這名小鬼子的刺刀即將要捅穿他的右肋骨時,魏和尚的右肋骨竟然縮進去了一塊。

這可是名副其實的縮骨功,魏和尚從八歲開始就練的,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早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這名鬼子兵做夢都沒有想到他突刺的對象竟然能將肋骨縮進去,一時間沒控制住力道,整個人在慣性的作用下端着刺刀撲了上來。

魏和尚冷笑一聲,一個跨步上前,右手抓住鬼子的步槍往前一拉,左手如閃電般疾出掐住鬼子兵的喉嚨,用力一擰,活生生把這名鬼子兵的脖子扭斷,人當場就不行了。

他的下一個動作更絕,飛起一腳順勢拔出鬼子步槍上的刺刀,這名被扭斷脖子的鬼子頓時被踹飛三米外,反手對着身後的另一名鬼子就是一刀,直接在鬼子的脖子大動脈上劃開一條血盆大口,飈射的鮮血任憑這名鬼子兵怎樣伸手去捂都捂不住。

最後那名鬼子早已經被眼前的一幕嚇傻了,看着猶如從地獄中爬出來的修羅魔鬼一般的魏和尚,本能的就想要開槍射擊。

唰!

噗嗤!

一道寒光閃過,魏和尚手中的刺刀已經脫手而出,直接捅穿了試圖開槍的這名鬼子的脖子。

前後不到一分鐘,三名全副武裝的鬼子兵被徒手出擊的魏和尚一一擊殺。

隨後,他將三名鬼子兵攜帶的步槍、子彈和手榴彈全部拿走,還從其中一名鬼子軍曹的身上,翻到了一包香煙和一盒火柴,也一併帶回團長李雲龍藏身的屋內。

破敗的土牆房子中,李雲龍稍稍從打擺子的病症中緩過勁來,感覺沒那麼難受了,但還是使不上勁,自始至終,他手裡都緊緊的握着那把駁殼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