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錯嫁成婚:冷少的掌心嬌寵
錯嫁成婚:冷少的掌心嬌寵 連載中

錯嫁成婚:冷少的掌心嬌寵

來源:掌中雲 作者:沈莞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冷靳宸 沈莞 霸道總裁

送個外賣,沈莞意外失身
回到家,唯一的弟弟失蹤
找弟弟的過程中,神秘男人逼着她結婚
沈莞有苦說不出
她到底得罪哪方神明?神明?呵,女人,得罪我,比得罪神明更可怕!展開

《錯嫁成婚:冷少的掌心嬌寵》章節試讀:

第5章 想要戶口本,十萬!


夜色漸深,沈莞才疲憊至極趕到沈家。
為了找弟弟,她連續一整天滴水未進。
小腹也陣陣絞痛,彷彿電鑽般翻江倒海。
她慘白着臉,如同女鬼,麻木的敲打沈家的大門。
「來了!誰啊,真是神經病……這麼大半夜的……」
陳紅嘟嘟囔囔的打開門,一見到沈莞臉色頓時耷拉了下來。
「你還有臉回來?!」
「戶口本。」
沈莞咬緊牙,隱忍倔強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我要報警!」
陳紅嚇了一跳:「你要死啊,不過是個傻子,丟了不就丟了……」
他們正打算聯繫冷家,緊要關頭,可不能因為這個死丫頭出什麼亂子。
「安安是我弟弟!」
沈莞用力咬緊下唇,忍着一陣強過一陣的眩暈,臉色也白的嚇人。
「把戶口本給我!」
連續24小時沒有找到安安,沈莞已經快急瘋了。
她顧不得其他,直接推開陳紅悶頭沖了進去。
「死丫頭,你敢推我?!」
陳紅氣急敗壞,抬手狠狠朝沈莞抽打過去。
沈莞挨打已經習以為常,卻執拗往裡沖,頓時沈家鬧作一團。
「想要這個?」
沈碧珠站在二樓走廊,手裡拿着戶口本,居高臨下的看着沈莞。
眼神宛如看卑賤的螻蟻,露出惡意嘲諷的笑容,一開口便是:「十萬,我就給你。」
十萬?!
沈莞瞬間倒吸一口涼氣,滿眼難以置信:「我每個月都給你們一萬塊生活費,憑什麼還要十萬?」
「不給就算了。」
沈碧珠眼底閃爍的惡意,隨手將戶口本扔在地上,當著沈莞的面,踩在腳底。
「不過,你永遠都別想找到那個傻子!」
欺人太甚!
渾身的血液直奔腦門,沈莞氣得渾身直哆嗦,恨不得和沈碧珠同歸於盡。
可她不能……
安安還在等着她。
黑幽幽的眸子閃過一絲堅毅,她咬緊牙,怒視着沈碧珠。
「一言為定。」
十萬就十萬,只要能找到安安,她想盡辦法也會把這筆錢給湊上!
「兩天!」
「兩天內我見不到十萬,你就永遠別想見到傻子!」
沈碧珠眼底閃過一抹猙獰之色,看着沈莞離去的背影,勾起一抹殘忍的弧度。
陳紅不甘的啐了一口,譏諷道:「賠錢貨哪還有錢?兩天湊十萬塊簡直痴心妄想!」
「會不會有點過了?」
沈長江弱弱道,心裏有些不安,「該不會出事吧?」
「我就是要逼死她。」
沈碧珠直言不諱,語氣充滿寒意與算計。
「只要她待在S市一天,曝光的危險就多一份。」
「要麼死,要麼為了那十萬,她違法犯罪。」
似乎瞧見了沈莞狼狽凄慘的結局,沈碧珠神清氣爽,語調輕鬆地彷彿捏死了只螞蟻。
怪只怪沈莞懦弱,活該如此。
————
混亂骯髒的街道,辱罵、鬥毆屢見不鮮。
沈莞站在一棟不起眼的居民樓下,手腳一陣冰涼。
兩天,十萬。
彷彿兩座大山壓在她的心頭。
沈莞已經走投無路了,除了一具還算健康的肉體,她身無分文。
一顆卵子五千。
二十顆就夠了。
重重呼出一口氣,沈莞義無反顧進了黑診所,強忍着驚慌懼怕,躺上了手術台。
半個小時後——
「我懷孕了?!」
這一句話猶如晴天霹靂,砸的沈莞頭昏腦漲。
怎麼可能?
她難以置信的瞪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嗓音微微發抖,眼神即驚慌又無措。
「要不要?」
醫生面無表情道,似乎對這樣的情況見怪不怪,冷聲追問。
沈莞訥訥的張開嘴,大腦一片混亂,最終狼狽的逃出診室。
顫抖的撫上自己的小腹,沈莞眸光滿是複雜。
只有那不堪殘酷的一晚……
要取卵,就必須把孩子打掉。
沈莞失魂落魄的坐在醫院長廊門口,心臟彷彿被人撕開一般,痙攣的疼。
她不能要這個孩子。
可是,這分明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除了安安,這也是她為數不多的血緣。
沈莞感覺自己就像被綁在天平的兩端,掙扎無助的在懸崖邊緣搖擺。
天平的指針漸漸偏向理智那一側。
如果這個孩子生下來,那她的人生基本就毀了。
用力攥緊手指,沈莞重新回到門診室,嘴唇抖得厲害。
「醫生,這個孩子……」
「我不能要。」
————
重新換上外賣員的衣服,沈莞騎着小電驢,飛快的在車流間穿梭。
她車上的外賣,比別人多出一大摞。
墜得小電驢顫顫巍巍。
而沈莞必須爭分奪秒,多賺一單是一單。
安安還在等着她。
沈莞還是選擇留下孩子。
躺在手術台的那一剎那,她突然感到濃濃的心悸與不舍,近乎逃一般離開手術室。
沒了捷徑,她只能拼了命的接單,想盡其他辦法。
「有人暈倒了!」
前面路口突然傳來驚叫,沈莞無意中一瞥,緊急拉下剎車。
「阿婆?!」
阿婆怎麼會在這裡?
她不是說去找孫子了嗎?
沈莞顧不得多想,料定阿婆肯定犯病了,當即扔下車,焦急的擠進人群。
「讓一下,我認識她!」
她快速摸向阿婆上衣口袋,果然發現了針和葯。
熟練的將葯打進腹部,唇色青紫的阿婆終於不再抽搐,呼吸也趨於平和。
一群黑衣人突然將人群驅散,高大冷峻的頎長身影大步流星走了過來。
「又是你?!」
冷靳宸眸底寒光一厲,一把將人用力拉扯開,眼底布滿了風雨欲來。
「你還真是陰魂不散!」
為了攀上他,甚至連外婆外出的消息都打探好了,等在這裡守株待兔!
好重的心機。
餘光瞥見外婆裸露在外的針眼和葯,冷靳宸臉色大變,大掌直接扣住沈莞的喉嚨,一字一頓彷彿恨不得將她粉身碎骨。
「誰准你用藥的?」
這個葯,是他費盡心思從國外引進,一直給外婆供着。
非專業人士很容易造成意外事故。
可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不知死活的對外婆用藥……
森寒鴉青色的眸子翻滾着濃濃的殺意和憤怒。
「如果出了什麼意外……」
「我要你血債血償!」
沈莞臉色憋得鐵青,旋即被一股大力直接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