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
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 連載中

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想養只朏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我想養只朏朏 陳昭

(沒男主!有男的也只是男配!陳昭是唯一的主角!愛情,是不靠譜的!男人,只會影響她拔刀的速度!) 地星新紀元3012年,陳昭做鬼的第2022年
末法時代觸底反彈,血月當空十二天
坊間傳聞:血月現,厲鬼出,群魔亂舞
山脈動,禁忌起,靈氣復蘇
—— 陳昭被崔胖子從被窩裡一刨出來,連哄帶攆的趕上來收拾爛攤子

穿着風衣扛着刀,她以一身高三丈二的王霸之氣讓一個又一個不服管的老六對她心悅誠服
「來來來!拘魂驅鬼了解一下?!」 「哎哎哎!別動那個惡靈!那是我的KPI!」展開

《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章節試讀:

第3章 徐艷秋2


那時的徐艷秋十六歲,正是花一樣的年紀。

身材纖長,五官清秀,雖說皮膚不是很白皙,但膚質緊實滑嫩散發著青春活力,就宛如一朵帶着朝露的水仙花!

對於一個二十歲出頭的男人來說,是有誘惑力的。

痴傻需要他照顧的時候,可能還不覺得可愛,但在醫院調理一段時間後,徐艷秋被嚇跑的魂魄逐漸回攏了身體,整個人乖了很多,可愛了很多。

李燕燕她哥是知道徐家父母意思的,剛開始他覺得讓他娶個瘋傻的媳婦兒是絕不可能,但隨着徐艷秋逐漸好轉,他對徐家父母的意圖也就不那麼抗拒了。

甚至有意無意主動往徐艷秋身邊湊。

如果這情節放在那些言情小說里,可能就是男女主感情升溫的甜蜜時光,但現實里,徐艷秋只覺得李燕燕的哥哥是個很討厭的人!

作為一個被李燕燕的惡作劇的受害者,她沒辦法對那個傷害了自己的仇人的哥哥有任何旖旎心思,她只想趕快出院回去上學!

她想考大學,她想當老師,她還有自己的夢想呢!

只恨啊,當時太年輕了沒有城府,在李燕燕來看她的時候,父母不在身邊的她竟不懂得委曲求全,做不到假意逢迎。

憑着心情痛斥李燕燕驅趕她哥哥,徐艷秋只覺得自己的委屈得不到萬分之一的舒展,卻忘了她彼時的境地是敵強我弱,她不該得罪他們的!

那天半夜,她被喝醉了找上門教訓的男人嚇壞了,那個平日里看着還挺溫和的人為了妹妹和自尊,像個凶獸一樣對她這個苦主張開血盆大口。

隨着撕裂的衣服,徐艷秋只覺得一隻大手將她拖進深淵,四周漆黑如墨,她再也看不見,聽不見。

徐艷秋再次瘋了,徹底瘋了。

李家隱瞞了徐艷秋再次瘋掉的原因,賠了更多錢給徐家,就把這件事按下了。

雖然很殘忍,但是是真的,這個世上所有的東西其實都有價位。

物品也好,感情也罷,不要覺得它無價,你覺得死活不賣,很可能只是因為買家給的價錢還不夠罷了!

當然,世事無絕對,也有父母不爭饅頭爭口氣,但徐家父母確是這樣的。

用一個女兒換那個年代的五十萬,有幾個會不動心?!畢竟就算女兒好好的,她念了書上了班,也不可能給他們賺來那麼多的錢!

更何況,事已至此,他們就算不要錢,徐艷秋也已經瘋得不能逆轉了!

有了錢,他們給兒子買了房,娶了媳婦,讓他過上了城裡人的生活。

老兩口則在小縣城裡守着瘋女兒,聽着鄰居左一句「可憐天下父母心」右一句「那徐瘋子真有對好父母」過活。

記得有句老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卻不知記不記得,有多少丟掉病孩子的。

更何況是一個會給自己丟人,被人糟蹋了還光着腿笑嘻嘻回來的瘋孩子!

徐家父母打了徐艷秋很多次,可瘋子嘛,她要是能知事也不至於是瘋子了。

無奈之下,他們把徐艷秋鎖了起來。

一直到她生下孩子。

徐家父母認真想過了,他們總會有死的那一天,不可能一直照顧徐艷秋。

但是帶她一起去死,他們做父母的也狠不下那個心。

既然她懷孕了,就讓她生下來養養看,他們這老胳膊老腿還能活幾年,幫徐艷秋把孩子拉扯大,她以後也好有個指望。

如果,老天不開眼,這孩子也是智力有問題的,那也不能怪他們這當父母的心狠,就只能在臨死前把這娘倆一起帶着了!

幸,也不幸,徐艷秋生了個正常的孩子。所以孩子八歲時,徐家父母沒有帶他們一起走,而且走得很安心。

也許,母性真的很偉大。

為母則剛,徐艷秋一個痴傻瘋子,卻硬生生將孩子拉扯長大。

她會幫孩子驅趕野狗,會在別的孩子欺負她兒子的時候衝上去,哪怕被那些孩子的父母打的渾身是傷,她也會護住自己的孩子。

她會給孩子留吃的。

她吃不出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只知道所有撿到的進嘴的,她都要留下一半。

她笨拙的,努力的,本能的想對孩子好。

大抵是血脈相連,哪怕她瘋的近乎不認人,哪怕這是她被欺負而來的,父不詳的孩子,哪怕生他的時候很疼很疼險些沒了命,她都牢牢記得,這是她的孩子,她要保護他。

可她忘了,哦,也可能是不知道,她是個瘋子,一個會被人嘲笑,懼怕,驅打的瘋子。

而她的孩子,因為有這樣一個連話都不會說的瘋媽,所要經歷的苦難,成長中所受到的歧視,可想而知,無法估量。

可是這些她都不懂,她只知道要跟着他,保護他。

「媽,你跟我來。」也不知是哪天,隱約間,徐艷秋聽見孩子叫她,分辨不出情緒的她只是『啊啊』叫着,她已經好久沒見孩子和她說過話了。

穿過擁擠的人群,她被領着踏上一列火車,耳邊滿是『嗚嗚』的鳴笛聲。

人好多啊,她害怕孩子會受傷害,拉着他的手不放開,想將他護住。

「媽,你在這裡等我一下。」他安撫着她,還對她笑了笑。

白白凈凈的臉上,是他兒時不懂事時才有過的可愛表情。

徐艷秋想跟着他,卻被他給了一塊兒餅。

以往他出去的時候,都是這樣的,如果這個時候她堅持要跟着,他會生氣,生好久好久的氣。

徐艷秋不敢跟,不想讓孩子生氣,她瑟縮着蹲在一個角落,慢慢咬着,剩下一半則緊緊攥着,給孩子留着。

她等了好久,好久。

久到她睡着又睡醒,久到有人驅趕她。

踉蹌着下了車,目之所及,是完全陌生的環境。

霎時間,她驚慌得難以言狀——她把她的孩子弄丟了!

徐艷秋慌了,多年的魂魄不全讓她的感知極其遲鈍,可是在發現自己弄丟了孩子的那一瞬間,她清楚的感覺到心口好疼!

她慌慌張張的遊走在站台上,哪怕被人多次驅趕,都努力爬回去。

她想找那輛將她拉來的車,她的孩子還在車上!

可是那車有好多啊,她不記得到底是哪一個,她害怕的躊躇不前,她怕自己上錯了車,就更加找不到孩子!

終於,終於有一天,她猛然想起了那車上有個8,她頓時覺得只要找到這個圖案,就一定可以找到孩子了!

可就在她聽見鳴笛聲,歡歡喜喜的想去看看這次來的車上有沒有她要找的圖案時,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緊接着就人事不省。

再醒來,又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她看見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人看着她,很兇,好像多年前她在山上遇到的那個人,也很像那個對她張着血盆大口把她嚇得跌進深淵的人。

往後的日子乏善可陳,她同那些被拐賣來的女人一樣,被折磨虐待,死無全屍。

唯一不同的是,她病的嚴重賣不出去,又因為瘋得太過厲害,慘叫都沒有很大聲反抗都不太會,讓那些魔鬼覺得她像條死魚一樣的無趣,所以很快就將她解決掉,換了新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