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軍神系統之縱橫九天
軍神系統之縱橫九天 連載中

軍神系統之縱橫九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天牧之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衛嘯宇 忠叔

衛希辰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越到了一個新世界青天,成為寧州慕雲山莊的小少爺
習武,這也太慢太枯燥; 權謀,我也太傻太天真
戰爭突如其來! 就在這時,軍神系統激活了! 軍神諮詢,為您定製軍師服務; 軍階提升,看我統帥三軍; 軍神貢獻值,還能兌換絕世神兵! 巍巍九天,誰能和手持巴雷特的我斗!展開

《軍神系統之縱橫九天》章節試讀:

第2章 我軍不可動


這時,只聽見路的另一邊,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閑人閃開,軍務緊急——」

眾人聽之,趕緊退到兩邊,就連賣貨的貨郎,都趕緊收拾好東西,退到一邊。這個年頭,誰也不敢惹這些兵老爺。

很快,一個身穿黑色玄甲的年輕兵士,縱馬而過。快得眾人都沒法看清他的容貌,卻只能看見他手中握着的教旗。旗上是一個大大的青字。

「是青雲衛!」不知道什麼時候,希辰身後多了一個老者,雪白的鬍鬚,凌厲的眼神。

「忠叔,什麼是青雲衛?怎麼會出現在這兒?」老人叫衛忠,就是爺爺安排貼身保護和教導他的老僕。

「青雲衛是青國最精銳的禁衛軍,一直負責保護青使冕下的安全,怎麼會到寧州來,就不得而知了,沒聽說戰事蔓延到寧州呀。」忠叔捏着鬍子,滿是疑惑。

兵士的身影消失在天邊,村莊的人們又恢復了之前的喧鬧。

「走吧,回山莊,你也應該玩夠了吧,少爺。」

「好吧,忠叔。」希辰吸了吸鼻子,悻悻地說。

半個時辰之後,希辰和老者離開了村莊,回到了城中。

寧州城,面積不大,在整個青國東部,也就算是一個小城,並不起眼,目前屬於青使的勢力範圍。內戰爆發之後,尤其是東部的幾個大州,最早聲援青使,公開向長老會宣戰。寧州作為東部的小州,也只能隨聲附和,有什麼辦法呢。

今天的寧州城似乎也與以往不同,往日人來人往的街上,今天一個人也沒有。

希辰和老者正疑惑的時候,從街口走來了一隊軍士,穿着淺黃色的軍裝,領頭的是一個大鬍子軍士。這個人,希辰和老者都認識,是寧州戍衛軍副統領陳浩。

「陳副統領,這是怎麼了?」忠叔出言詢問道。

「忠老頭,還有衛家小少爺,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你們還是趕緊回家吧,現在城裡戒嚴了,你們怎麼還不知道?」陳浩嚴肅地說道。

「這是怎麼了?我們上午出城的時候還好好的呀。」希辰忍不住問道。

「你們還是回家問你們老爺吧,我沒時間跟你們細說。」說完,就帶着軍士們走開了,留下一老一小。他們也心知肯定出了大事,只得趕緊往家走。

走了一小會,來到城西邊的一處莊園門前。此時莊園門口平時應有的迎客照應的家丁也不見蹤影,大門緊閉,只見大門上懸着一個匾,匾上雕龍畫鳳地寫着四個大字,「慕雲山莊」。

兩人相視一眼,也沒說什麼。

希辰進門直接到了正堂,看見堂上立着另一位老者,華服綢緞,氣度不凡。下首還立着一個年輕人,穿着便裝,不過黑色的軍甲還放在一邊的桌上,應該是剛剛脫下的。

希辰看見年輕人,嘴巴不由得露出欣喜的微笑,上前抓住他的胳膊。

「父親,你怎麼回來了?」

年輕人則正是希辰的父親衛戰,在希辰僅存的這個身體的記憶中,和他最親的就是自己的父親。

衛戰從小性格柔順,不爭不搶,淡泊名利。這樣的性格,使得他在庄中人的眼中是個不折不扣的謙謙君子,但是作為一個世家大族的少爺,卻是讓莊主衛嘯宇十分不滿意。

從軍之前的衛戰最是疼愛自己的兒子,恨不得花自己所有的時間來陪兒子玩,陪他成長,直到爺爺衛嘯宇親手將父親送進了軍營。

希辰在這具身體的記憶中找到了這一段,當時的希辰連續哭了一整天,不吃不喝,急得衛嘯宇把寧州城所有的大夫都請來了。

年輕人憨憨一笑,摸了摸希辰的頭,還是當初那麼溫柔。

「有軍務路過寧州,就回來看看。小辰子,你又長大了。」

「父親,你這次回來什麼時候走呀,可得多留幾天陪我好好玩玩。」希辰話說到一半,不過看到堂上老人的眼神,只得趕緊閉上了嘴。

「好了,希辰,你也太頑皮了,也不看看現在城裡是什麼情況,還老想着出城去玩。」老人責備了一句,又望了望少年身後的忠叔,微微點頭。

「幸好有阿忠在後面跟着你,我才沒多說什麼。現在退到一邊去,我還有事問戰兒。」

「哦。」

希辰應了一聲,便退後到門邊,本想回自己房間,但是又實在好奇父親此番回來會不會帶來些什麼新鮮的消息,就擅自留了下來,而爺爺也沒有理他。

「回父親,我們軍目前情況沒什麼變化,也暫時沒什麼危險,請您放心。」年輕人恭恭敬敬地說。

「你有王世伯庇護,就算到了前線,我也不太擔心,只是你的個性,我還是希望經過軍隊的歷練,能有所改變。」

「會的,父親,我現在已經變了很多,上個月還在和——額,敵軍的戰鬥中,獲得了三等功呢。」年輕人的言語中似乎遇到了什麼敏感的詞彙。

「我知道你們有保密條令,不過你們軍又不在前線,還能跟什麼敵人戰鬥呢,真是讓人費解。」

衛戰對此諱莫如深,沒有回答。

「前線的情形怎麼樣?」老人接着問。

「不太好,前線幾次向我軍求援,都被統帥婉拒了。我這次就是奉命去前線給青使冕下傳達統帥的口信。」

「前線吃緊,你們軍也不為所動,怕是和某些大州的州牧老爺們一樣貪生怕死吧。」老人沒說話,倒是身後的忠叔出言譏諷。

衛戰有些無奈,其實他此番前去前線,早已做好十足的思想準備,要蒙受多少人的白眼。因為臨行前,統帥只給了他五個字,僅僅只有五個字。

「我軍不可動!」

——

作者有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