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邪王的毒妃小嬌妻
邪王的毒妃小嬌妻 連載中

邪王的毒妃小嬌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立習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琅 古代言情 姝靈

姝靈十六歲的時候,盛國滅
國破家亡烈火熊熊中走來陰鷙少年郎,沖她魅惑一笑
自此身邊便多了一個粘人精
雪國聖殿
俊美絕倫的少年郎衣袂飄飄,抹去唇角的鮮血,笑容慘烈
「本王的命本王說了算,姝靈死了,我要你雪國陪葬!」 姝靈:「雲琅,我跟你走!」 少年靜如深潭的黑眸剎那間便盪開無與倫比的旖旎,緊緊握住了少女纖細如玉的手
直到有一日,她發現他心裏竟藏着個白月光
雲琅低聲哄着懷中哭兮兮的美嬌娘,「沒有,自始至終都是你!」展開

《邪王的毒妃小嬌妻》章節試讀:

第3章 被救


盛國都城外,烈軍駐紮大營。

「稟將軍,九皇子已經先一步闖入了盛國王宮。左校尉特命屬下前來稟報。」

三軍主帥顧南舟聞言倏的看向跪地的士兵,眼下困住盛國皇宮遲遲未動,就是在等待烈國皇帝最後的旨意。沒想到又出了岔子。

「什麼!你們怎麼不攔着,未得軍令竟然又擅自行動,簡直無法無天……」

大將軍顧南舟還未說話,一旁剛剛商議軍事的將領孟洪已經氣的吹鬍子瞪眼。

跪着的士兵低頭不敢回話,九皇子云琅這個煞神誰敢攔啊!

「大將軍,這個雲琅一路任性妄為無視軍紀,都給咱們惹多少事了,分明就是來搗亂的。如今大戰告捷,陛下聖旨又遲遲未到,雲琅分明是着急搶功,好在陛下追責的時候……」

這次出征,一開始人人都以為雲琅只是一名被寵壞的紈絝皇子,甚至連孟洪都酒後醉言,皇帝對打仗太過兒戲,竟派小兒玩鬧。

顧南舟本想着既然烈國皇帝有意讓九皇子云琅到軍中磨練,也只需讓他呆在後方即可。

直到在戰場親眼看見雲琅的狠厲手段,眾人才知道先前認知大錯特錯。

顧南舟既對雲琅的不守軍令肆意妄為感到頭痛,又有些欣賞他在戰場上身先士卒不懼生死的表現。

這次征戰盛國能這麼快速結束戰爭,其中也有一部分雲琅的功勞。

「孟將軍,陛下賞罰分明,九皇子的所作所為不該是你我考量的。」顧南舟打斷了孟洪,又繼續說道:「眼下雖未得到陛下聖旨,當務之急還是確保九皇子安全,柴通是否跟着九皇子同去?」

孟洪知道顧南舟說的對,若是雲琅真出了什麼事,他們也都難辭其咎。便立馬識趣的閉上嘴。

士兵答道:「是,左校尉帶了一隊人馬隨行。」

左校尉柴通並非莽撞之人,聽見士兵的回答,顧南舟稍稍寬了心,立即下令道:「備馬,命韓春,武三江二人率部同我前去接應。」

「將軍,那末將呢?」士兵已經領令下去,孟洪急忙上前問道。「末將願隨將軍一同前往。」

顧南舟淡淡一笑,「你鎮守在此,等我們回來。」

「可……是!」

孟洪雖不情願,但還是拱手應下了。

顧南舟雖然才二十齣頭,但自十二歲起便跟隨其父在軍中歷練,有勇有謀,多年來戰功赫赫。

後來其父戰死,他也順理成章的被封為大將軍。

不僅僅是孟洪,三軍之中的其他人也都是心服口服,無人敢妄自非議。

……

未等顧南舟一行人進入盛國王宮,柴通便又派人傳信告知了王宮內的狀況,顧南舟旋即命令兵分兩路。

韓春,武三江二人率領一路人馬同左校尉柴通匯合,他則領着另一路人馬尋找九皇子云琅。

士兵已經跪了許久,可就是不見高頭大馬上的雲琅發話,又不知這煞神到底什麼心思,便大氣也不敢出。直到大將軍顧南舟率眾趕來,才悄悄鬆了一口氣。

「殿下,您沒事就好。」

如今木已成舟,再去責怪雲琅也毫無意義,現在不能再出亂子。顧南舟便沒有明說這事,但語氣里也帶着些許對雲琅的不滿。

「有勞大將軍掛心了。」

雲琅面無表情的斜撇了顧南舟一眼,黑眸中暗涌的波濤已經歸於平靜,絲毫沒有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何不妥。

列國滅,皇帝亡!加上周圍越來越多的烈國士兵,被抓的宮人們低着頭啜泣不止,一個個如瑟瑟發抖的鵪鶉,就連阿碧也跟着哭了起來。

倒不是為德仁皇帝之死傷心,而是為自己的命途擔憂。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等待她們的下場怕是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低低的哭聲一片,引得顧南舟向被圍的宮人們望去。

只見宮女模樣的姝靈微仰着頭,周身氣質出眾,猶如鶴立雞群。加上獨她一人神色與其他人不同,不悲不喜。顧南舟的視線不由得多停留了幾秒。

他的這一舉動瞬間惹惱了雲琅。

雲琅立刻騎着紅鬃馬擋住了顧南舟的視線,黑眸中神色陰晴不定,陰惻惻的問道:「大將軍還有事?」

顧南舟微微蹙了蹙眉,這句話帶着明顯的敵意。

明明面前的人只是成童年紀,可甚至剛剛那一瞬間顧南舟感覺到了殺意。

他久經沙場,對危險有種本能的敏感。

顧南舟看着雲琅,雲琅也睨着他。

顧南舟心中有一股越來越強烈的感覺,眾人口中雲琅那些種種詬病,怕都是他想讓別人看見的。

這個人城府極深!

「殿下,如今皇宮守將死的死,降的降。縱使城內還有寥寥反抗者也不足為懼。這群內眷宮人手無縛雞之力,還是暫時拘押,待領了陛下諭旨再做處置吧!」

顧南舟語氣堅定,他向來光明磊落,胸懷坦蕩。

戰場上可以酣暢廝殺,拼個你死我活。可勝敗已定,欺負弱小實非大丈夫所為,為他不恥!

顯然顧南舟誤會了,以為是這群宮人惹怒了雲琅,殊不知雲琅在意的根本不是這個。

十年前,是姝靈在絕望中給了雲琅活下去的勇氣。

雖然僅僅只見了一面,可姝靈的面容已經深深印刻在腦海中。每當遇見困難的時候,就會想起姝靈的話,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了才能找出陰謀背後的那些人,血債血償。

這一次雲琅懇請烈國皇帝,親赴戰場,其中之一也是想再見一見姝靈!

雲琅和顧南舟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讓人感覺這冬日裏氣壓陡然一低,周遭士兵都不禁一顫,感到陣陣寒意,心中叫苦。

雲琅行事極端,難不成前事積累今日大將軍終於忍不住,要和九殿下為了這群宮婢打一架?

萬一真打起來,倒霉的可是他們……

勤政殿衝天的火光映紅的半邊天,姝靈凝望許久,只覺有些恍惚,她荒淫無道冷血無情的父皇,欺負過她的那些人都化成了滾滾濃煙……

姝靈收回視線。

可惜……可惜自己還是沒有逃出去啊!

下一秒姝靈忽覺眼皮格外沉重,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公!」

阿碧才張開嘴,連聲音都還卡在嗓中,眼前便有一道黑影閃過,雪地上只留下一個人形輪廓以及駿馬疾馳而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