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
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 連載中

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Pisces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Pisces 巫九 懸疑驚悚

【無限流(微恐怖向)+病美人+獨美+無CP】 巫九,任務界金牌宿主,一副藥罐子孱弱模樣,因為行事乖張狠厲一意孤行遭受群眾舉報,被迫進入審查世界,當一個平平無奇的遊戲NPC
【雷:沒有相關知識儲備,但有一張嘴,輸出全靠扯,私設多出天際,別考究,不喜勿入,無CP,私磕隨意,拒絕空口借鑒抄襲,野慣了,不聽批評,非主劇情向,腦迴路跳度大,問就是學物理數學學傻了,想到哪寫到哪,賺個貓糧喂崽崽】展開

《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章節試讀:

第4章 沒有標題


女生撐起個難看的笑容,對着她搖了搖頭。

零二一瞥了零三四一眼,重新撐起臉上無害的笑容:「我這裡有幾個關於遊戲的線索。」

男生聽後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巫九:「那這樣零先生不就虧了嗎,有些人啊不願意相信您,還想着從您手裡套免費的線索。」

零二一安撫性地看了他一眼,笑的純良無害:「沒事,都是玩家,哪有虧不虧本的,我是老手嘛,我想盡我所能多讓幾個人活下去。」

「可別怕是有些人拿了線索還不領情。」

零二一拍了拍他的背:「好了好了,線索就是用來分享的,這樣才能讓更多人的活下去。」

男生還想說什麼,卻被零二一用眼神制止了,陰陽怪氣地翻了個白眼。

因為零二一的一番話,原本對他抱有偏見和不信任的新人有了些鬆動。

零三四在擺弄着她的打火機,樣式挺新奇,長長的一條盤在手上,輕擦頂端就能冒出青色火焰。

「我們只有殺死遊戲真正的BOSS才算是通關,否則離開遊戲的通道永遠不會出現。」

「我這裡有幾條線索,一是先生不喜歡噪音。」零二一故意撿着情況最真實的先說。

「二是不可以吃午餐。」

因為死了一個新人的緣故,一群人對此深信不疑。

「三是不可以上三樓打擾先生休息,四是夜裡盡量不要出門。」

這幾條線索都是潛規則里已經出現的內容,但是幾個人意識到,在被零二一指點出來之後對他更是多了一層信賴。

特別是他身邊最開始抱大腿的男生,他雙手環胸意有所指道:「零先生可是把線索都告訴大家了,就怕有些人不領情,得了便宜還賣乖。」

零二一出來打圓場:「行了,現在這情況需要我們互幫互助,我不希望有人半路夭折。」

話說的深明大義。

要不是巫九知道他是死亡率審核員他就信了。

青年搭起手,蒼白瘦削的指節交疊:「所以零先生打算怎麼找線索?」

「小兄弟你可別笑話我了,我要是知道線索在哪裡不早就結束遊戲了嗎?」

旁邊的幾人也忍不住指責起他來。

「零先生已經把線索告訴我們了,你這個人怎麼貪得無厭呢?」

「就是就是!」

219在系統空間里瘋狂閃着自己的星星。

巫九就是因為行事乖張不按套路,喜歡嘲諷句句扎心,做事看心情做人不可能,不僅不喜歡發展同事愛還喜歡戳穿虛與委蛇,最後才會被設計舉報,流放到審查世界。

果然,青年像是聽不見責備一般,臉上帶了些嘲弄:「這就是你能護住其他人的資本?」

零二一握緊拳頭:「抱歉,但是我會盡我所能。」

倒是讓幾個新人對他好感倍增。

青年長的再絕色也不是他惡語傷人的理由。

「你這個人真的是不識好歹,人家都已經讓你聽線索了你還想怎麼樣?」

巫九聞言輕笑一聲:「我以為會有人帶上腦子玩遊戲,但是好像沒有幾個人帶着腦子,不僅沒帶着腦子,連眼睛都沒帶。」

一個十三四歲的半大孩子都能發現的事情,愣是沒有一個大人發現。

說完他也不多做解釋,滿身懶散氣地離開了客廳,江北攥着他的衣角跟着他一起離開。

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女孩看着巫九離開的背影,猶豫半晌想要去安慰一下零二一,誰知道卻看見零二一一臉想要殺人泄憤的狠戾。

她頓住了腳步,退回了原來的位置。

*

巫九離開客廳之後在餐廳找到了管家,管家暗粉色的尾巴上長着稀疏的毛,有一下沒一下地拍打着地面。

他見到巫九,欠着身子叫了聲「先生」。

江北近距離看着管家,這才發現他的不同——管家的兩個門牙格外突出,手也粗糙,眼睛是典型的綠豆眼。

「還有牛排嗎?」

「先生想吃牛排嗎?廚房還有新鮮的牛排,我去吩咐廚娘。」

219在系統空間瘋狂地閃,巫九頓了片刻。

「要全熟的。」

星星這才安安穩穩地掛在系統空間。

一群玩家中午沒有吃一口飯,又因為驚嚇過度,尖叫加上哭泣耗費了大半的體力,早就飢腸轆轆了,現在空氣中瀰漫著牛排的香氣,一個個坐立難安。

但是有死去的玩家在前,他們現在根本不敢吃飯。

有個忍不住了的新人看了眼是誰在吃飯,看見是巫九之後忍不住幸災樂禍地跑回來。

吊燈上的人頭被風一吹就碰撞在一起,發出沉悶的聲響,青年坐在餐桌主座上,雖然看着病態,但是脊背直挺,滿身貴氣。

江北看呆了。

攥着巫九衣角的手到現在還沒有鬆開,不用看也知道那片衣角肯定被握出了褶皺。

青年的指尖落在少年的額頭上:「看呆了?」

不經逗的小孩紅着耳尖搖了搖頭,攥着那片衣角更加用力。

「吱吱——」

又是一陣凄厲的叫聲,時針落向了下一個數字。

下午兩點。

「回去補個覺,晚上哥哥帶你去三樓逛逛。」

少年乖乖地跟在他身後,沒有任何疑問。

這裡沒有晚飯,只有一頓早飯和一頓午飯。

所以剩下的人餓肚子就是要餓到第二天早上的。

*

巫九醒的時候剛好十二點,老鼠時鐘「吱吱」叫了幾聲,在沒人注意到的地方,它斷掉的頭朝着身體湊近了幾分。

鼻尖也微微聳動。

王佳佳和同一個房間的女生林嬌和一群人在一樓的各個角落找了一下午的線索,還時不時被整點就叫的老鼠鍾嚇一跳。